村屯里的“潘金莲”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7-23

小说和电影里的潘金莲,世人评价是个非常贱与淫荡的女人。其实,潘金莲原本是封建社会的一个典型封建妇女,足不出户,一手好的针线活,和武大的日子平淡却幸福。然而,渐渐被环境变化驱使,欲望的膨胀使得潘金莲渐渐走向了迷途致于死亡。今天我要说的是小镇村屯里现实版的潘金莲,又名潘佳女。她的命运如何,是不是和潘金莲真有一拼呢?

——题记

【一】

话说家住在离县城四十里的幸福村,村子有户人家姓潘,叫潘福生。单说这潘福生有个女儿潘佳女,如今可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可是奇怪的是,十里八村却没人敢做媒。不是因为潘家家境不好,原本村里大多都是种地的,谁还会嫌谁?更不是因为潘佳女长得丑,因为她长的如农村人讲话,大姑娘那可是水灵着呢!一米六八的高挑身材,不胖不瘦,白皙的瓜子脸,柳叶弯眉、丹凤眼,要是不知内情的一准以为是被韩国整容师做了手脚,才会如此的俊俏。走起路来轻飘飘,自带三分浪。偏不说男人看了动心,女人见了都会多瞄几眼。潘福生一家在村里和别人家大体相似,一年下来剩几个钱,可是娇惯女儿可有一套。这个女儿天生爱美,不打扮都美上七分。要是稍微那么一捣扯,简直是一天仙。原来如村子里人讲话:这女孩太不安分,单瞧那眉眼,就跟狐狸精似的。眼门前看人都勾魂,将来有一天要是勾三搭四的,谁娶家去谁都不会省心,会伤风败俗的。

村里的游手好闲的孙三就不认那个邪,他早就看中潘佳女了,心里琢磨还用啥说媒提亲,自己主动去找。约潘佳女看电影,村里赶大集给潘佳女买围巾、买糖果,就这么一来二去,还别说,两个人真就粘合得八九不离十了。就在两人如胶似膝的档口,却出现了小偏差,让孙三的心正八景悬一阵子。

这一年的暑假,潘家邻居郭村长家来了个小青年。村长老婆和左邻右舍显摆着,自己的侄儿张诚在黑大读书,假期来乡下体验生活。潘家和郭村长家就一围墙之隔,潘佳女近日经常能听到村长家的院子那边爽朗的笑声。潘佳女出于好奇,顺着围墙的缝隙向村长的那面张望。原来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小伙子,坐在村长家樱桃树旁的长条凳子上,正在给邻居们再讲城里高校的生活。此刻潘佳女猜到那个帅气的新面孔,一定就是她爸说的村长老婆的侄儿张诚。潘佳女翘脚张望了好一阵子,因为穿着凉拖,脚垫久了有点麻。远远的听到一阵阵雷声,怕是要下雨了,潘佳女收起了自己的目光,极不情愿地返回自己的家门。村长院子的笑声也被雷声取代了,没多大会的功夫,雨点真的就砸下来了。这临晚黑下雨叫关门雨,看样子又要下一夜了。

潘福生屋里的的灯熄了,雨打窗棂取代了寂静。要是以往,孙三会风雨不误地往这跑,直到潘佳女下逐客令才离开。可是早上孙三来说他要去县城,说他舅父的腿疾犯了老毛病,他想去舅父的豆腐坊帮几天,所以大清早拎两条活鱼跑来,告诉潘佳女自己先去城里呆些日子,等回来一定给她买两件新衣服。临走时孙三拥着潘佳女好一会,潘佳女催着孙三快走,别错过点,赶不上去城里的大巴。孙三一步三回头的,身影渐渐在潘佳女的视线里消失。

这个夜只听到雨打玻璃窗的声音,潘佳女失眠了,她满脑子里晃悠的都是郭村长院里的那张新面孔,孙三似乎早已经在他的心里没了踪影。

爬满了爬山虎的绿墙,串串的喇叭花竞相开放。潘佳女穿着白色的布拉吉倚在绿墙下,那张新面孔笑眯眯地向她走来牵起她的纤手。天蓝蓝的,稀薄的云彩慢慢地移动着。两个人就在云下面奔跑,一阵阵笑声在天际边回荡。村头有棵大柳树,柳枝尖滴着亮晶晶的柳露,两个人巧妙地躲闪着,生怕柳露滴在头发上滴脏了衣裳。方才还在潘佳女身边耳语的小伙子一转眼就不见了,潘佳女绕过大树以为小伙子藏在树后,任凭自己怎么着急也不见人出现,急得潘佳女蹲在地上流泪……

当潘佳女醒来枕边真湿了一片,原来是一场梦。

这个早晨潘佳女细心地打扮了一番,腮上擦了点胭脂,在镜子前照了照。朝镜子里的自己微笑着,潘佳女寻思这副模样就可以了,因为今天她盘算如何找理由去见见郭村长家来的小青年。有了,门口水盆子不是还有两条红鲤鱼么?一会出门捞一条送过去。炖鱼时要是放点把蒿就会提味,自家后院不是有一堆把蒿么?以前村长老婆从她家要过。潘佳女拿好一撮把蒿,又从门口的水盆里捞起一条头天早上孙三拿过来的大红鲤鱼。

潘佳女敲开村长的家门,正好出来开门的是村长老婆的侄儿张诚。屋里传出村长老婆的声音:“诚儿呀!你看看是谁?是不是来找你姑父的,要是找你姑父的话就告诉你姑父不在家。”

“姑妈,不是找我姑父的,是……”

还没等张诚说完,潘佳女就接过屋里的话茬:“婶子,是我,我是给你家送鱼来了。我爸老说咱们邻居住着,没少给你家添麻烦。你家来了客人,正好有新鲜的活鱼就拿过来了。我爸还说炖鱼放点把蒿有味道,我就掐一撮。”

张诚一听这话就把鱼接了过来,眼睛却一直盯在潘佳女的身上。心里想:“原来这个小村子还有这么漂亮的姑娘啊!”

“进来坐一会,不用换拖鞋。你吃过早饭了么?过来一起吃口。”村长老婆招呼着。

潘佳女看见屋里餐桌后面郭村长也在,寻思方才村长老婆还拉话说不在,寻思寻思可真有意思。

“郭叔吃饭呢!婶子,我吃完了,我爸着急下地,老早就吃完了,我进院看你家的樱桃结的可真厚,我们家的那棵就没结多少。”潘佳女和村长打着招呼同时在寻找着聊天的话题。

“一会你走摘些回去,我家这棵树可是外来品种,樱桃大还甜,诚儿,你吃完去给摘些让她尝尝。”村长老婆有点为她家的那棵樱桃树骄傲。

张诚很愿意的站起来拿起餐桌上的一个大碗走了出去。

“婶子,一会我自己去摘一把尝尝就好了,别麻烦您家客人。樱桃汁弄衣服上还不好洗。”其实潘佳女是想出去和张诚一起摘樱桃。

村长老婆怎么知道潘佳女的心思,扬扬手意思是默许了,站起来自顾收拾餐桌。

潘佳女观察樱桃树旁的张诚,越看越觉得不眼生。对了,太像在电视剧里看的韩国明星谁谁来着,一时叫不上那明星的名字了。当张诚撞到了潘佳女炽烈的眼,似乎有点招架不住,赶紧把目光移向手里端的半碗樱桃。

“听婶子说你在黑大读研呢,真羡慕你能上大学,我初中勉强读完,上学那会学习一点不好,就盼着放假,现在可后悔了。”潘佳女一脸的幽怨,可是并未影响到她漂亮的面孔。

“上大学也是很辛苦的,有句话不是说的好么!行行出状元,不是考不上大学的人就没出息的,你完全可以借着在村里的优势勤劳致富的。”张诚安慰着潘佳女,看碗里的樱桃已经满了。

就在这会,村长老婆走了过来:“诚儿,你进屋换双鞋子,陪你姑父去地里转转。潘丫,你把樱桃带回家,有空过来玩。”其实村长老婆是在下逐客令。张诚答应返回了屋子,潘佳女看得懂刚才村长老婆的那个眼神,明明是瞧不起自己,潘佳女揣着对村长老婆的一肚子怨气离开了村长家。

“诚儿,以后要是再看到刚才这丫头,你可躲远点,她已经有对象了,咱们也免得生事。听姑妈话没错,知道不?”村长老婆叮嘱着张诚。

张诚口里答应着,心想这丫头挺可爱的,一脸的单纯,一脸的稚气,就是好看的容貌让稚气成熟了那么一点。张诚此刻都在笑自己,为何从内心想替这丫头说话,他没有去顶撞姑妈,而是换好鞋跟着姑父出了院子。

【二】

潘佳女回到家里看着水盆里剩的那条游来游去的鱼发呆,端着的碗已经倾斜,樱桃已经顺着碗边缘滚落到水盆里,樱桃汁殷红了盆里的水。

“丫儿,做饭了么?没做把盆里的两条鱼杀了。”潘福生拿着镰刀进了院子远远的就看女儿蹲在水盆边。

“那鱼有啥看的,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等下午也跟我去地里拿大草,我看前院的丫蛋都跟她妈上地干活,你也别再闲在家里了。”潘福生把镰刀挂在屋檐下的草把上去洗脸了。

“真是的,这才几点就回来了,多干点就把我的那份干完了,至于用我下地么?”潘佳女看看手表自言自语着,顺手抓起水盆子里活蹦乱跳的鱼往地上使劲一摔,鱼在地上翻腾几下就再也不动了。

吃饭的时候,潘福生见盘子里就一条鲤鱼:“丫头,两条鱼咋不一起炖了,吃不了晚上热一下,要不等晚上剩多少添瓢水喝汤,就着两个饼子吃一顿还省事了。”

潘佳女怯生生的:“爸,那条早上我就送给郭村长家了,我寻思孙三不来,咱们两也吃不了,送个人情挺好。爸,郭婶子还夸咱家想得周到呢?”

“你这丫头,人家村长家啥也不缺,你就多余,他家可是无底洞,谁送啥都是百搭人情,捞不下啥好,以后别干这傻事了,吃饭,吃完下地干活!”

潘佳女看看父亲没太指着她,伸筷子夹了一块鱼背肉放在她爸的碗里。潘福生怎么会知道这个鬼精灵的女儿送鱼是为了哪一出?

吃完午饭,潘佳女戴顶草帽很不情愿地跟着潘福生后面去地里干活。忽听身后有熟悉的说话声音,原来是郭村长和张诚也刚从家门出来。潘佳女故意放慢了脚步,等待身后的张诚。

“你也去地里干活呀!今天这么晒,不怕塞黑么?”张诚算是和潘佳女打招呼。

“我爸非得让我去。我爸说了,这六月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别看大晴天,没准一下雨就会成连雨天,田地就进不去人了。草长得比黄豆秧快,营养都让草吸收了,草嘚赶快拿掉。嗨!没办法,谁让俺是农村人了,干活的命。”潘佳女慢悠悠的回答。

“去干活还穿这么好看,你的这顶草帽还挺时髦。哎!一会到地里歇气的时候咱们去那边玩好么?”张诚指着不远处的一条小河。

“行,我家的地儿和你姑家的地隔不远,在地里咱们互相能看见,我爸说今天会老早干完活,干完我喊你。”潘佳女有点小兴奋。

他们这话同时也灌倒了郭村长的耳朵里了,但是郭村长不是喜欢生事的人,回到家也不会把话捎到老婆那里,他知道老婆是爱搬弄是非的,况且早就看出老婆讨厌潘家这丫头,他心里看明镜似的,老婆的侄儿对这个丫头有意思,年轻人,折腾去吧!况且妻侄儿也待不了几天,有学问的人不会惹啥事端。随他们去好了,在妻侄儿面前当个老好人挺好。

太阳西斜了。

潘佳女取下草帽坐在河沿上,脱下鞋子,双脚搅着河水,张诚弯下腰去捧了小河里的水往自己的胳膊上撩几把,看表情就知道很舒服。

“你以前不经常来你姑姑家吧!我以前可没见过你,还次来会住些日子么?”潘佳女一边用手指顶着草帽一边摇着。

“恩,以前放假只顾着学习再学习,现在读研了,假期就轻松多了。母亲劝我来姑妈家小住,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母亲告诉我小时候姑妈最疼我,等长大了一定要好好孝敬她,我希望以后能为姑妈多做些事情。对了,早上姑妈和我说你有男朋友了,我感觉你比我年纪要小几岁!我真不理解现在农村的女孩子还是老规矩。大多都早早的急着嫁人。”张诚一脸的不解。

“呵呵呵!没啥不理解的。早早的处对象,处的好就结婚,有的也有交往好久黄了的。如果等年纪大了就没有太合适的,挑来挑去会变成老姑娘的,说真的,我不希望自己变成老姑娘。”潘佳女说着眼睛里带着一丝幽怨,这是她很少有的表情。

“你没发现你很漂亮么?你自身的条件好,会嫁的好,我要是没有女朋友一定会追你,你信么?”张诚说话的时候表情很认真。

“你可别拿苦恼人开心了,你就是没有女朋友也不会和我好,我可是农村人,而你是研究生,门不当户不对的,我可不做那美梦。还别说,当我远远地看到你时候,感觉你身上有独特的魅力,村里男孩子没有的味道。我笨,不知道用怎样的词形容,就是一身的文化气息吧!你特别像我喜欢的一个韩国明星裴勇俊,我感觉你就是他的再版,瞧你戴的那副金丝眼镜,看着就斯文。记得我一次远远的看到你,那天夜里就梦见我和你牵手,真是灰姑娘在做梦,说出来你可不准笑,好么?”当潘佳女话音落下,眼睛却湿润了。

她清楚,听到张诚有女朋友的时候心里就已经酸酸的了,只是自己想做掩饰,原本倔强的自己一时变得好没骨气。

张诚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潘佳女,不知为啥,他心里感觉一种莫名的疼,像有种无形的东东再扯着他的神经。张诚从兜里摸出纸巾替潘佳女擦拭那串晶莹。这一擦不要紧,潘佳女彻底崩溃了。一见钟情惹得祸,该如何收场?

张诚扶起潘佳女,弯下腰替她穿上鞋子。

“诚哥,能借你的肩膀给我靠一下么?我知道这是电影里的台词。”

“你这是傻丫头,我的肩膀可不宽,但完全可以借你一靠。”张诚说完揽住潘佳女,并且低下头用下额在潘佳女的秀发上摩蹭几下。

张诚嗅到天然的发香,潘佳女的身体软软的部分就在他胸前。张诚有意把搭在潘佳女肩上的胳膊收了收,他怕自己掩饰不住内心的冲动,可是,身体还是零距离的在接触着眼前的这个单纯的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