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一张破碎的脸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7-23

1

那个早上,毫无预兆的,陈康对着正大口喝着牛奶的苏雅说:“你有一张破碎的脸,它暴突着血肉,青筋,看起来非常恐怖。其实这张脸已经晃在我眼前很久了,我想我足够爱你,所以宁愿自己恶心着也不愿去说穿,可是我再也没办法说服自己继续忍受下去。这张破碎的脸让我噩梦不断,我的每一天都过得无比灰色,我不快乐,一点也不快乐!”说完这些,陈康一副很难受的表情,然后他拉着门背后早已准备好的行李箱近乎逃似地快速旋出了门。

苏雅追出去好远,她眼睁睁地看着他绝情离开,快速招手上了出租,甚至车子开过她身边时他别转了头,似乎连在她身上多停留一秒都觉得恶心。

苏雅无助地蹲下身子,手在脸上不停地滑动着,她触摸到的是手感很好的润滑肌肤呀,化妆镜里的她容颜娇媚,皮肤更是白皙水润,完全看不到陈康所说的破碎恐怖的痕迹。苏雅狠狠地扔掉了化妆镜,把脸埋在了手心里,双肩耸动着哭了,她觉得自己仿佛受了诅咒一般,一次次地被男人所抛弃,理由都是他们看到了她那一张破碎的脸。没有一个男人能忍受这张脸,最后他们只有选择离开,陈康已经是第四个这样对她说的男人了。

2

无数个夜里,苏雅泪流满面,她双手抱紧自己还是觉得冷,觉得周遭似乎涌动着一股阴郁的风。难道再也没有人爱自己了吗?可是在镜子里她完全看不到自己那张破碎的脸,她看到的自己始终美丽优雅,无论从哪个角度观望,都完美得无懈可击。

苏雅把自己关在屋里很多天,她很怕一走出这个门,人们会把她当怪物一样看。

她的邮箱里躺着一封邮件,很久很久之前的了。她打开,每个字一一浏览过去,泪便更汹涌地流出来。那是一封张牧天写给她的情书,他的文笔优美极了,把她夸得比仙女还美。他说他爱她,即便现在不能给她向往的生活他也会逼迫自己努力起来,尽量朝苏雅向往的那样光鲜的生活靠近。最后他说,她的父母不同意他们交往那就一起私奔吧,去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城市,找新的工作,过新的生活,一切都是新的。他能想象他们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一直幸福下去的。

苏雅想起来了她的初恋,曾经他们花前月下浓情蜜意,恨不能好成一个人,只是当苏雅的父母了解到张牧天是个穷小子后,就对苏雅下命令马上分手。很多次他们哭成一团,觉得美好的爱情遭遇了严重的雾霾,后来,苏雅哭着跪求着,她的父母都不允许她继续跟他交往。他们警告苏雅,如果她违背命令,他们从此将不认她这个女儿。苏雅难受得快要死去,一边是生她养她的父母,一边是最爱的男人,这两者她都难以舍弃。

当苏雅无奈地哭倒在张牧天怀里时,张牧天两眼灼灼地对苏雅说:“我们私奔吧,我不能没有你。”伤感的情话,热烈的亲吻,仿佛生离死别一样缠绵。面对着这份坚贞的爱情,最后说考虑考虑的苏雅一咬牙答应了。那个晚上,两人拖着行李箱兴奋地坐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

3

苏雅的回忆越来越清晰,北京城并不是每个年轻人的梦想之地。张牧天找工作连连受挫,苏雅跟他住潮湿的地下室啃硬硬的冷馒头,那方便面的味道更是令她连连作呕,可是生活毫无起色。苏雅的脸苍白着,渴望新生活带来的激情逐渐丧失,张牧天更是怨声连连自暴自弃。当张牧天把身上最后十元钱掏光时,他拥着苏雅说:“怎么办?我们的爱情怎么办?”然后又说:“苏雅,我们一起殉情吧!”苏雅的心瞬间被震碎了,死这个念头她从来没想过,张牧天疯了吗?

张牧天是疯了,接下去他天天在苏雅耳边念叨一起去殉情,只有这条路才能让他彻底解脱恼人的烦恼。

张牧天念叨的多了,苏雅也动摇了,苏雅面对现状的确也万念俱灰。本来她找到了工作,可是因为报表上写错一个数字被上司骂得狗血淋头,这样的羞辱让她难以承受,她也没脸回去找父母要钱,当然她的父母这辈子也永远不会原谅她了,当初的潇洒私奔如今看来是多么的讽刺啊!

两杯毒酒搁在桌上,两人分坐两旁,屋里静得可怕,仔细看,苏雅发现张牧天经过这么些日子的折腾整个人憔悴得不像样子。他抬头对她凄然地笑,他说:“我无能,是孬种!”他先端起了杯子,然后示意苏雅也拿起杯子两个人一起喝,从此黄泉路上结伴不孤单。

杯子是同时端起的,张牧天一仰头就喝了,苏雅却害怕地放下了杯子,最后的最后,张牧天致残瘫在了床上,而苏雅把张牧天撂给了他家人后又一次逃了。

4

这些记忆苏雅一直是忘记了的,她辗转了很多城市,她现在有房有车职位很高,属于她跟张牧天的那段不堪过往,她不想再忆起,此刻的她却不得不想起,是报应吗?一帆风顺的背后情路始终不顺,那张破碎的脸究竟预示着什么?

一大早,苏雅买了水果补品坐上了动车,这趟车是开往张牧天的家的方向。

张牧天的母亲似乎经历了太多苦难折腾整个人麻木掉了,面对苏雅的到来沧桑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更没有谩骂,她只是把苏雅带到张牧天的床跟前。

那一眼,苏雅无比心酸,张牧天的眼睛闪了闪,然后燃烧起怒火来。看起来他被照顾得挺好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即便躺在床上,衬衣也洗得干干净净的,只是脸瘦了,眼睛显得更大更空茫了。那双燃烧着怒火的眼令苏雅局促不安,愧疚悔恨更令她一时手脚无处安放。

苏雅终于被张牧天逼视得受不了了,她跪倒在他跟前,忏悔,痛哭,她希望他原谅她,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演变成这样一个惨痛的结局。

张牧天的眼角也流下泪来,说:“爱真是一场沉痛的行程,我以为你会跟我一起上路,没想到你从来没跟我一条心过,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苏雅摸上了自己的脸,然后声泪俱下地问:“你是不是给我下了咒,我的脸为何在别的男人眼里会破碎掉?为何会这样?”她摇撼着他,她要答案,她简直要被这可怕的魔咒给逼疯了。

张牧天笑了,笑得很诡异,他说“你关心你的脸作甚,我的心早已碎成千瓣,你为何到今天才来看我?”

苏雅说不出话来,说实话,她根本没有承担一切后果的勇气,就如此刻她只是想知道答案后快快地逃开。看见张牧天,便看见了当初那个丑陋的自己,她要甩开那个自己,可是她需要解药。

张牧天继续说:“苏雅,有些事做错了没有回头路,你当初狠心抛弃我扬长而去,是不是应该受到惩罚?而无论怎样惩罚,我永远比你遭受的更重更重。”苏雅猜得没错,是张牧天对她下了怨咒,让她永远得不到男人的爱。如果说当初是她狠心,那现在他看到落寞绝望的她是否感到畅快。张牧天哈哈大笑,笑得眼泪再次流出来,他说:“你想解咒的话就留下来照顾我,弥补当初亏欠我的,否则你一辈子休想得到幸福!”

5

苏雅选择留了下来,她要刻意甩掉的记忆不可能凭空消失掉,必须面对的真相也不可能一时逃避掉,转个圈,欠下的债依然要回来还。

当张牧天睡着的时候,苏雅细心地观察他,她很难想象平庸简单的他何时具有了下咒的超能力?而她在他眼里也是破碎的吗?张牧天说她在他眼里很美,皮肤光洁,额头饱满,甚至连小雀斑都没有一颗。这样的她跟她在镜子中看到的自己是一样的,完美的无懈可击可击,可是就这样让她一辈子伺候瘫在床上的他时,她不甘心,她不想让自己光鲜的青春从此如同一部老机器蒙了尘埃,然后永远感受不到生命的新鲜,这比杀了她还难受。

可是张牧天规定她服侍他到什么时候她才能得以正常?所谓的正常是以后她在别的男人的眼里再也不会出现一张破碎的脸,她将重新拥有新生活以及爱。为了这个梦想,接下去她将细心照顾张牧天,希望能感动他感化他,快快解脱她心堵的心结,可张牧天似乎不满意,怎么也不满意。她已经做得够耐心够好的了,可他还是不满意。苏雅知道,张牧天根本在存心刁难她,他的怨恨是解不开了,他视她为不忠贞的女人,在他眼里,不忠贞的女人永远得不到原谅。

苏雅渐渐地失了耐心,张牧天越来越难伺候了,羞辱她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他重复那些过往,不停地重复苏雅的绝情,这样下去,苏雅知道自己不死也会被逼疯的,终于有一天,苏雅开始攻击了,当他羞辱她时,她也回击他:“你只是个无用的瘫子,只是比死人多口气,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那天两人口舌大战后,张牧天出奇地沉默了,苏雅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呆在这里无比苦闷烦躁,她想不通当初自己怎么会那么迷他?如今,他的形象在她眼里无比的猥琐,他自私至极,在自己无法获得幸福的情况下也下咒折磨她,而她是真的失了快乐,她的脸得了一种很严重的病,而这病的解药在他的手里,他却面对她的苦苦索求始终闭口不谈。直到有一天他莫名其妙地说:“或许只能等到我死的那天才能找出真正的答案。”

6

苏雅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她想如果张牧天消失了,诅咒就会消失,她也会跟着解脱了吧。

那天晚上,月明星稀,苏雅颤抖着把一剂管药水推进了张牧天的肌肉里,没过几天,张牧天便高烧不退,他的血液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医生摇头说感染了一种可怕的病菌,繁殖很快,没救了。

张牧天是睁着一双不甘的眼才上路的,他的母亲哭昏了过去,苏雅在那一刻感到身心剧痛,何时起她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毒妇,可是怎么办?她要怎么办才能找回原来那个单纯的自己?一步错,步步错,如今已经刹不住车了。

7

没人提出怀疑,只是觉得张牧天这样快速死去也是一种解脱,既解脱了他自己,也解脱了他母亲,似乎是个不错的结局。

苏雅再次地鲜活了,果真,张牧天消失后,诅咒也跟着消失了,她再也没听到男人对她说她有一张恐怖破碎的脸。

然,有天早上苏雅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得尖叫起来,身旁的男人搂着她问:“宝贝,怎么了?”

苏雅抓住他的肩膀不停地追问:“我的脸,你看到了什么?”

男人说:“很完美呀,皮肤细瓷,五官端正,很正常呀,究竟发生了什么?”苏雅觉得这次的报应比上次来得更凶猛,这张破碎的脸恐怖又血腥,眼球暴突,血肉模糊,即便她身边的男人看不见了,但渴求完美的她无法容忍自己的残缺,更难以忍受自己每天像个鬼一样安然地睡在男人身边,接下去她将注定孤独终老,这惩罚够残忍!

张牧天在镜子里哈哈大笑说:“自私贪欲造就私心,还原给你的也是自酿的苦酒,这便是答案,你将永远背上自己恶心自己的沉重枷锁!”

从此,苏雅的黑夜将更漫长、更黑暗,而这一切的推手,源于她失了本真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