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痕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7-27

我自以为是名牌大学会计专业毕业的,找个像样的工作很容易。令我沮丧的是,投了五六十份简历,东奔西走跑了三个多月,半点动静都没有。我着急了,就在电脑上发了数百份求职的帖子,过了好多天不见一个回帖。坐在出租屋的电脑前,眼盯着电脑屏幕,我失望之极。

家在农村的爹妈用大把大把的血汗钱供我上完大学,指望我能出人头地,可我偏偏不争气,大学毕业都几个月了,还是找不到个像样的工作。人总得张嘴吃饭啊!我不得不降低求职期望值,在朋友的帮助下,总算找了一个推销医疗器械的差事。

因为医疗保健品行业利润大,一台医疗器械动辄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只要你能推销出去一台,就能获得二三十万元的提成费。因此,这行业的推销员极尽其能事,使出浑身解数推广公司的产品。听说不少女同事为了能卖出一台产品,连身子都搭进去了,跟大老板、大医院的院长睡觉不是个什么行业秘密,再平常不过了。做这行的女人就跟涂红嘴的小姐一个样,和“鸡”没有多少区别。

进了公司后,我才知道没有底薪,也就是没有起码的生活保障金,得靠本事吃饭,卖的产品多,自然提成大,钱挣得也多。有本事住有房,行有车,食有肉;无本事就是个穷鬼,眼睁睁地活活饿死。

干这行也得讲个排资论辈,对于新进来的人,那些老员工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他们把你看成竞争对手,千方百计挤兑你,打压你,想把你赶走。我刚进来谁都不认识,也没有自己的客户,多半月一台产品都没推销出去。眼看着女同事们穿着名牌时装,开着豪华轿车,出入高档酒店,我心里不免酸溜溜的,嫉妒得要命。

好在我的命不该绝,那晚在网上聊天时,我加了个叫天涯的网友。我们聊得很投机,海阔天空,东西南北,无所不谈。无意间,我向他诉说了自己目前的处境,他表示一定会帮助我。

他告诉我他是一家大医院的院长,我听后体内所有的激情都点燃了,火苗呼呼往上蹿。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绑住他这棵大树,将他拿下来。以后,我每天不是给他打电话,就是和他在网上聊天。他已经五十多岁了,说话的声音有些嘶哑,吐字不很清晰。我跟他交流不费劲,尽量跟着他的思路走,佯装很高兴,让他觉得我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

渐渐地,我们彼此混熟了,就开始聊生活上的事。但我并没有急于和他谈生意上的事。在大学选修营销学这门课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们:要想让客户掏腰包不能表现得很直接,得哥啊姐啊叫着多绕几道圈子,弄得他们浑身舒坦后才能下手,这样成功率比较高。

那天,我正在办公室整理客户资料,“吱吱吱”,手机叫了几声,一条短信来了,一看是天涯发过来的。他说想和我聊天。我忙打开电脑,登上了QQ。一个秃光头脑袋的窗口反复闪烁,不用说准是天涯。我打开窗口,两句话映入眼帘:“这几天听不到你的声音,我心里痒痒的!”我打着哈哈,开玩笑说:“谁让你不坐飞机来到我的身边。”他发了个小孩子戴着雷锋帽子,跨了个书包,哈哈大笑的动态头像过来。小孩的帽子上有个五角星,他的牙齿特别大,掉了一颗。他这般捉弄我,我有些生气,就朝他扔了一个炸弹。他见势不妙,立即发了个日本兵举着双手投降的人头像过来,自我检讨说:“都是我不好,惹你生气了!”想着还要从他兜里掏钱买东西,我连忙改口说:“没什么,都怪我一时心情不好。”

这以后,我们每天都要聊天,一天不聊,我心里就空荡荡的,仿佛丢了什么东西似的,我也说不清这是为什么。天涯有时候会给我讲个荤段子,据公司的女同事说,到了说荤段子的地步,就说明事情成功在望了,得好好把握住机会。不然的话,煮熟的鸭子就会飞了。这天,天涯给我讲了个荤段子:在某偏远的山区,一女人生性水性扬花,婚后不久,她的男人外出做生意,女人便在屋中与情夫偷情。事到一半,听屋外一阵脚步声传来,女人慌忙让情夫穿上羊皮大衣躲到后院的羊圈里。她的男人从外边赶了回来,没说几句话就拉过女人欲行房事。女人拒绝,男人饥渴难耐就到后院抓了一只羊,碰巧这羊就是女人的情夫假扮的,一翻云雨过后,男人满足回房,半夜起来又去抓只羊发泄一番。早晨,男人起床,回想昨晚,觉得别有一番滋味,便又去后院,把羊抓住正准备行事,羊突然站起来说话了:“妈的屄,是不是疯了,羊圈里就我一个羊吗?”

尽管这个段子不怎么样,却让我笑得直打咯咯。我也给他讲了个女同事给我讲的荤段子:一个家庭主妇听到有人在敲门,当她开门时,一个壮汉站在门外凶狠地问:“你有屄吗?”主妇气得脸色铁青,愤怒地关上了门。第二天,那位壮汉又来敲门问同样的问题,于是主妇告诉了她的丈夫。她的丈夫说:“明天我不去上班,如果他再来问,你就说有,我站到门后,看他想干什么。”第三天,壮汉又来了:“你有屄吗?”“有”,主妇回答。“好,那就回去告诉你得丈夫,别他妈的再来搞我的老婆了!”

天涯在那头笑得前仰后合,连连夸奖我说:“你这个小丫头真不简单,懂得蛮多嘛!”关系到了这个地步,说话就比较随便了,我便开门见山,直接切入主题。我说我手上有一台医疗设备,物美价廉,让他考虑一下。我原以为他会打马虎眼推辞,谁知他很爽快地答应了。他声音洪亮地说:“看你一人出门在外不容易,人又挺实诚的,这台设备我要了。”我嫣然一笑说:“太谢谢你了,那我什么时候把货发过去呢?”天涯语气肯定地说:“别急,过几天我会过去验货。”

挂断电话,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激动得手舞足蹈。这笔生意成功的话,意味着我将有二三十万的提成费进账,届时我要用这笔钱好好武装一下自己,买好多好多的名牌时装,再去美容院做皮肤护理……

天涯果然是个守信用的人,过了一星期,我接到了他打来的电话,说他已经登上了飞机,估计三个小时后就会赶过来。我听后不由得喜笑颜开,立即来到更衣室,精心打扮自己,抹口红,打粉底,眼睛沾了假睫毛。我换上了一套“依芊莲”品牌装,迫不及待地对着试衣镜照了半天。魔鬼般的身材,匀称的线条,再配上靓丽的时装,越发显得美丽,十个男人见了十个爱。

我在机场接到他时,多少有些失望。他一米七左右个儿,背有些驼,胖得像个獾,走起路来活像辆坦克轰隆隆开过来,把地震得咯吱响。彼此打过招呼,他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我多少感到有些不自在,脸上一片绯红。

我们一起乘出租车来到了喜来登大酒店,走进了“梦巴黎”包间。女服务员把菜单递上来,天涯顺手交给了我说:“小杨,你点吧,想吃什么点什么。”我接过菜单,开玩笑说:“天涯,我喜欢吃的东西可多了,只怕你舍不得!”天涯接过话把子,十分诙谐地说:“你只管点,我今天豁出去了,大不了连我也卖了。”我笑了笑,翻开菜单,专点我从来没有吃过的鱼翅、燕窝、鲍鱼和龙虾,菜价一个比一个高。今天我算是大开眼界了,以前听人说社会上的大款们一顿饭花几万元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当时只觉得不可思议,现在我全信了。我偷偷地瞥了天涯一眼,发现他满不在乎,丝毫没有挨宰的神情。看来这位糟老头资金实力雄厚,钱多得很。

几杯酒下肚,我的脸孔涨成猪肝色,不过我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开始把话引上医疗设备上。“天涯,听说你这次来是专门验货的?”天涯端着酒杯眼睛直勾勾盯着我,仿佛要把我吞下肚里。他搓了搓手,色迷迷地说:“急什么,咱们吃饱喝足了再谈不迟。”尽管我很讨厌他,也知道他想干什么。句实话,我恨不能将杯里的酒泼向他的脸上去,然后拂袖而去。可想着那二三十万元的提成费,硬忍了没有发作。我端着酒杯,赔着笑脸说:“那自然了,能和你在一起吃饭,我正求之不得。”

我感到晕乎乎的,酒桌上的盘子、碗在跳动,椅子和酒桌也跟着在跳动。天涯搂着我的腰,我搂着他的脖子,他的手不停地抚摸我,他抱得我很紧,很紧。猛然间,我清醒过来,双手轻轻一推,他坐在了椅子上。

天涯抽了根牙签,用手捂着剔牙,自嘲道:“真难为你了,你年纪轻轻的,跟我这个糟老头子,呵呵。”我像木偶一样呆坐在椅子上,天涯站起身,笑着对我说:“这样吧,你拿着合同到我登记的房间签字,我还有话要对你说。”我摇了摇头,脸上显出一丝失望的神色,不高兴地说:“好吧!”

在酒店四楼的走廊里,我心里万分紧张,脑子里闪现许多奇怪的想法。他会不会强奸我,会不会杀了我,会不会欺骗我……天涯在前边,我小心翼翼地跟在他的后面。因为地上铺了红地毯,所以我的脚步声一点声音也没有。我听到的是自己急促的呼吸声,预感到自己这次肯定死定了,就像可怜的小鹿难逃猎人的手掌。

天涯来到405房间门口后,插磁卡打开门,站直身体用手做了个请的动作说:“到了,杨小姐请进。”

我战战兢兢地走了进去,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张粉红色席梦思床,上面铺着粉红色的被褥,散发着一种温暖的气息。就在那一瞬间,我忽然后悔自己懵懂走了进来,想跑出去,可是双腿像灌了铅一样迈不开步。尽管我在心里反复告诫自己,不要在乎一切,大不了不就失了节吗?现在社会上未结婚的女人,有几个处女身,可我发现自己并没有做好思想准备。我想一走了之,可我走不起,几个月的努力不能付之东流。更何况这事成功之后,我可以得到二三十万元的报酬。

天涯将门锁上,邀我在墙角的沙发上坐。他开了一瓶张裕干红,给两个杯中倒满了红酒,高脚水晶杯里的红色液体泛着妖艳的光芒,如同玫瑰色宝石般。天涯挨着我坐下,瞥了我一眼说:“看来你很紧张?”我不知如何回答,勉强笑了笑,说:“哪里的话,我高兴还来不及!”说完,我站起举起酒杯和天涯丁丁碰着,当我把酒杯递到嘴边准备一口喝完,天涯拉着我的手说:“小丫头,红酒可不能这样喝呀!”我愣了一下,他轻轻地晃动酒杯,红色的酒液像夜上海舞女的裙摆一样飘荡,一股醇厚的酒香从鼻子底下弥漫开来。一会儿,我的脸颊像熟透的富士苹果一样,红扑扑的。天涯的手搭在我的肩上,似笑非笑地说:“这酒就和美女一样,越喝越香。”他的温暖气流钻进我的鼻孔,顿时我觉得一股电流横贯全身,麻酥酥的,眼前模模糊糊的。

忽然天涯将我抱了起来,我的酒杯落了下来,红色的液体洒在了地毯上。我知道此时自己别无选择,只有顺从。我有一丁点不配合,没有满足这位糟老头的欲望,将鸡飞蛋打一场空。那一晚,我把咸咸的泪水咽在了肚里。去他妈的,什么节操不节操,赚钱才是硬道理。有钱走遍天下,无钱寸步难行,地球上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除非你是个傻子。

第二天,我把签了字的合同交给了公司销售部王经理的手中,他接过看后眼睛瞪得牛蛋大一样,连连夸我了不起,没费吹灰之力,就销售了一台医疗器械。他并没有留意我憔悴的容颜和落寞的眼神。背转身我才明白,原来自己失去的一切,在别人的眼里算不得什么。

月底发钱的日子到了,我领到了二十万元的提成费。大伙让我请客,我不假思索就答应了。我们围着一张大桌子坐下,面前的锅子沸腾了起来,女服务员端上了一盘盘涮菜,摆在了我们的面前。我忙从竹签上摘下一串串菜放入热气腾腾的锅中。大家目光相碰,脸上浮动起会意的微笑。我们同时举起啤酒杯,金黄色的啤酒在杯中冒着一串串的气泡,乒乒乓乓杯子碰响,全仰起脖子干杯,然后夹起菜,在油碗中一蘸,立即填进了肚里。不知怎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用餐巾纸擦了擦,含在嘴里舔了舔,咸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