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爸爸吗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1-22

“你是我爸爸吗?”当我把车停在沃尔玛超市停车场,打开车门刚走下车,还没来得及关上车门时,一个稚嫩的女孩声音突然在我身后响起。

我诧异地回头一看,一个大约四岁的小女孩手里拿着一叠小卡片,正眼巴巴地盯着我。在看到她的一瞬间,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多么水汪汪的大眼睛呀,还有一张好让人心疼的小脸,粉嘟嘟的脸颊上还有两个微微凹陷的小酒窝。

“叔叔怎么会是你爸爸呢?天都这么黑了,你怎么还不回家呀?是找不到你爸爸了吗?要不叔叔带你去找吧?”我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有点担心地对她说道。

“叔叔你又不是呀?刚才我都问了好多叔叔了,都说不是我爸爸。呀!奶娘喊我呢,我得回家了,再不回家,妈妈又要说不要我了。爸爸已经不要我了,妈妈再不要我了,我就没人要了。喏,这张小卡片送给你吧,上面是我画的爸爸样子,是我每天白天在幼儿园画好了,然后晚上出来找爸爸用的。如果你见到我爸爸,麻烦你告诉他,我都四岁了,他怎么从来都不来看我呀?他真的不要我和妈妈了吗?我和妈妈每天都好想好想他的,让他快来接我和妈妈回家吧。如果他今天晚上还不来,以后就永远也见不到我们了。我要去找奶娘了,叔叔再见。”

小女孩非常遗憾和伤感地对我说道,正说着呢,远处突然传来一阵老太太的喊叫声,小女孩连忙将手里的那张小卡片塞到我西服口袋里,又极其认真地叮嘱了我一番,然后转身就跑了。

听了小小年纪的她说出如此伤感的话,一时之间我也忧伤得都忘了回答她。因为一直以来,我真的很喜欢小女孩,尤其是如此乖巧懂事的小女孩,我实在不忍心看她如此难过。

那一刻,我突然有种奢望,那就是如果此生真的能有一个这样的宝贝女儿,就是让我放弃现在所有的一切,我都愿意,而且毫不犹豫。

也许是在听了小女孩的话后让我想起了许多伤心的过去吧,直到她跑得都看不见了,我才回过神来。

“嘭!”地一声关上车门,我又按下自动锁车按钮,伴随着“吱吱”两声锁车提示音,以及一闪一闪的车灯,我有些心情失落地向超市入口处走去。

一路上,我的脑海里始终在回味刚才看见那个小女孩的一刹那,她那天真的容颜真的令我惊叹不已,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精致的娃娃脸,精致到像是橱窗里的顶级玩具娃娃。唯一不协调的就是,在她的脸上写满了她这个年龄不应该有的哀伤。

走着走着,我突然间非常好奇这个纯真的小女孩的爸爸会是什么样子呢?于是我停下脚步,从口袋里掏出她给我的那张小卡片,借着停车场里昏暗的路灯仔细欣赏起来。

卡片上的画面很简单,只是一个看上去有些邋遢的男人头像,脸上的五官比例都严重失调了,甚至猛一眼看上去,都感觉不像是头像,更像是一副简单的抽象画。

以前我也看过一些小孩子画的画,大多都是如此风格,没有什么能让我印象深刻的东西在里面。可是这张卡片上的男人头像,却让我越看越觉得有意思,似乎有一些难以理解的含义在里面,让我有一种想一探究竟的冲动。

首先是在这个男人头像的黑色头发里有两个旋转的黄色风车图案,很形象也很生动,看上去给人一种很滑稽的感觉。

接下来头像上的两只眼睛画得非常搞笑,居然是一大一小两个表情丰富的女人头像,左边的大眼睛是在笑,而右边的小眼睛明显是在哭。

两只眼睛上方的眉毛画得更是可爱,像是两个人的胳膊伸出来紧紧地将手拉在一起的样子,左边胳膊是蓝色的,右边是粉色的。

再往下的嘴唇形状也很特别,有点像是两个红红的卡通辣椒顽皮地抱在一起摔跤的样子,周围还有许多褐色的卡通小圆虫子,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像是在呐喊助威。

在嘴唇上方有两撇像是胡子的东西,我仔细一看,左边是黑色细细长长的两根胡须,有点像是猫的胡子,而右边两根就粗很多,更像是两根奇形怪状的骨头一样,非常的不可思议。

最让我忍俊不禁的是,这个男人头像上的鼻子竟然画成了一个大大的卡通啤酒瓶!绿色的酒瓶轮廓里还装满了许多黄色的泡沫状液体,更有意思的是,在酒瓶里还画了许多小雪花。

当我看到左右两边紫色的耳朵时,不得不佩服这个小女孩的丰富想象力了。虽然她画的外形有点像是耳朵,但如果用心看的话,更像是一对画家专用的调色板。

看完卡片,我一边手里把玩着卡片,一边胡思乱想着继续向沃尔玛超市入口走去。一路上,我越想越觉得有意思,更加好奇这个小女孩的来历了,到底是怎样的母亲才能培养出如此优秀的孩子。只是我有些疑惑不解的是,听小女孩的意思她爸爸似乎自从她出生后就没来看过她,这又是为什么呢?

带着这些疑惑,我也无心逛超市了,再加上我看见入口处顾客特别多,顿时心里莫名地感到有些烦躁,索性扭头就出来了。

出来后我也不知道去哪里好,恰好看见附近有一家烧烤店,略微犹豫了一下,又打了个电话后,还是进去了。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我知道要是进去喝了酒就无法开车回家了,所以我提前给姐姐打了个电话,让她打车过来陪我聊会,等我喝完酒由她开车送我回家。

坐下后,我点了半打冰镇啤酒,要了五十串烤羊肉,两串变态辣烤鸡翅,还特别强调要加麻加辣。考虑到姐姐不爱吃烤羊肉串,我又给了服务员一百元小费,让她帮我去旁边沃尔玛超市买了一只蜜汁烤鸡回来,因为姐姐最爱吃沃尔玛的这种烤鸡了。

这么多年来,我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吃些又麻又辣的东西,再喝上许多冰镇啤酒,摇摇晃晃地回家睡一觉,醒来后心情就又好了。

在我正吃得满嘴流油,辣得满头大汗时,姐姐终于到了,指着满桌子的啤酒和烤串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呀你,姐姐我都不知道该说你啥好了,你说你好歹也是有名的大律师,算是公众人物,注意点形象好不好?要是让最注重养生之道的老爸知道你又在吃这些伤胃的垃圾食品,一准气得胸口疼了。你……”

“得了吧!打住!”我用两串烤肉比划成“丁”字型,打断了姐姐的唠叨,“爸会不会胸口疼我不知道,但如果你再这么唠叨下去,我倒是铁定会气得胸口疼,胃疼,牙疼,甚至上火吐血而亡也不好说。”说完我还故意装作一副胸闷,气短,又是翻白眼,又是在吐血的样子。

“少跟我装蒜!你再这么又麻又辣地吃下去,不爱惜你的胃,迟早得上火,牙疼,大吐血啦!居然还敢嫌我唠叨,别忘了是你打电话求我来的,我今儿个还就……咦!蜜汁烤鸡!臭弟弟,算你有良心,今天看在烤鸡的面上,暂且放你一马。”姐姐鄙视地瞪了我一眼说道。

说着说着,还越说越来劲了,正准备好好教训我一番时,突然看见我一脸讨好地将服务员刚刚送来的蜜汁烤鸡放在她面前时,她惊喜地迅速变换成笑脸夸了我几句后,就拿起烤鸡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算是放过我了。

在三瓶啤酒下肚,一口气吃了三十串烤羊肉,又吃了两串变态辣烤翅后,我已经是辣得嘴里跟火烧似的。此时剩下的二十串烤肉已经凉了,于是我吩咐服务员拿走重新烤一下,一会再接着吃。

闲着无聊,我又拿出小女孩给我的卡片研究起来,边看边乐得不行,还一边大口大口地喝着啤酒。姐姐风卷残云地消灭那只烤鸡后,抬头擦嘴时才发现了我的异常举动,一脸的不可思议,仿佛很久没有见到我笑得如此灿烂了。

其实我自己也不明白怎么了,尽管我也看不明白卡片上的男人头像到底包含了什么意思,但我就是想笑,在笑过之余,又有一丝难以言表的忧伤在心里来回地游荡。

“看什么呢?笑成这样?来,让我瞅瞅!”姐姐趁我不注意,一把抢走了我手里的卡片。

“对了,姐,你不是在我面前经常显摆你能读心,又总是冒充心理医生的,还吹嘘能帮人算卦什么的,不如你帮我分析一下这个四岁小女孩的爸爸可能是个什么样的人。就用这张卡片算上一卦,要是真让你算准了,不但这辈子我认你这个姐,下辈子就算你是个男的我也照样认你是我姐!”我突然想起姐姐上大学时选修过心理学,又酷爱占卜,就打算忽悠她帮我分析一下这张卡片上的含义。

“什么叫显摆!吹嘘!还冒充!你又皮痒了是吧?我告你,在这方圆百里就数你姐我算的最灵啦!每天求我算卦的人,比你这辈子吃过的烤肉串都多!真是的!谁稀罕你这个破弟弟呀,再说了有男的当姐的吗?我告你,少忽悠我!姐没空!哼!除非……”姐姐从餐桌上拿起一根串羊肉的铁签指着我的鼻尖威胁道,说了一半又用眼神瞄了瞄烤鸡的骨头,那神情分明是在提醒我应该明白她的意思。

“你要是现在有空帮我算一卦的话,别说是小小的蜜汁烤鸡了,就是蜜汁恐龙我也照样给你买来!”我自然是将忽悠进行到底了,反正吹牛不上税,怕啥呀。只要能哄姐姐高兴了,帮我分析一下卡片,就是因为瞎忽悠被雷劈焦了,我也绝不眨下眼。

“拉倒吧你,你想撑死我啊!连蜜汁恐龙都出来了!你当我才四岁啊?这么好骗!嗯,不对,你说这是个四岁小女孩画的吗?她是谁啊?看你这么上心,莫非是你的私生女?难道说我已经当姑姑了吗?”姐姐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脸坏笑地盯着我问道。

“姑你个大头鬼啊?居然敢毁我清白!我女朋友都没有,至今未婚,哪来的私生女呀!我可是年轻有为的知名大律师,小心我六亲不认,告你诬陷罪!哼!”我立马装出一副比窦娥还冤的表情矢口否认了,说到最后还“恶狠狠”地也威胁了她一回。

“我的好弟弟,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可是著名的苏飞扬苏大律师,哪能跟我这小女子一般见识呢呀?自从四年前,你打赢了那场全国瞩目的商业诈骗案官司后,就成了律师界的一匹超级黑马啦!谁都想不到这场连很多金牌大律师都接连放弃的官司,居然被你这个无名小辈给打赢了,还一夜成名!现在想起来,姐姐都替你觉得骄傲!”姐姐故作害怕状地回答道,在提起四年前我成名的那场官司时,一脸的仰慕和自豪。

“行啦!少拍马屁啦。快点起卦!我等着结果呢。”我迫不及待地催促道。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知道吗?你总得让我先仔细看看这张卡片吧?你不是还有二十串烤肉没吃吗?接着吃你的,喝你的,我边研究边慢慢讲给你听。”姐姐说完拿着卡片仔细看了起来。

“行,我的半仙姐姐,慢慢算吧,只是你尽量快点吧,别等到那个四岁小女孩老得你见了都得叫奶奶时才算出来,那就黄花菜都凉啦。”我又打开一瓶啤酒,边喝边坏笑地说道。

“切!她再老我也不可能叫她奶奶吧?你有没有一点常识啊!讨厌!不理你了!”姐姐白了我一眼就不理我了。

大约五分钟后,我已经消灭了所有烤肉串,又喝了两瓶啤酒后,姐姐终于指着卡片开始给我分析了:“考虑到你是我亲弟弟,没那些客套,我就免了不必要的招魂念咒,以及繁琐冗长的起卦仪式和开场白了,什么天灵灵地灵灵的,什么芝麻开门的,我就不一一细说,直接说重点了……”

“打住!你这不还是啰里八嗦说了一堆吗?下回这一句都能免则免,否则我有权告你谋杀罪!”我不耐烦地打断了姐姐的话。

“这跟谋杀什么关系?”姐姐不解地瞪着我问道,似乎不说明白的话,休想再让她开口一般。

“因为你在浪费我的时间,而时间就是生命,你说你是不是在谋杀我?”我嘴角微微上扬得意地说道。

“你……”姐姐嘴角抽搐了一下,无语了,似乎对我恨得极其牙痒痒,“好了,不跟你斗嘴了,言归正传,你刚才说这个小卡片上是一个四岁小女孩画的吗?”

“是啊,说是白天在幼儿园画了好长时间才画完的,我看她手上厚厚一叠小卡片呢,好像每天晚上都出来发卡片找她爸爸呢。至于画的这个头像就是她从未见过面的爸爸。”我如实回答道。

“从未见过面?那她怎么可能画的如此有特点?而且我能看出来她画的时候的确很用心,如果真没见过面的话,那么在她画的时候,肯定身边有人在告诉她这些特征才是。”姐姐分析道。

“那肯定是她妈妈经常在她面前说起她爸爸的特征,所以她印象很深了,就画成这样了吧?”我推测道。

“不仅仅是特征,我还看出来,这张卡片里应该还包含着小女孩的某种期盼和愿望呢。我厉害吧?”

“少臭美,快说!”我有点不耐烦了。

“别说这头像画的还真的挺有意思的,你听我一样样给你分析下去。首先我说说头发上的两个黄色风车吧,给人感觉很有灵性,和很聪明的感觉,所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爸爸应该和你一样,头上也是双漩涡。”姐姐指着卡片上的两个风车图案说道。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有点意思!姐姐你接着往下分析。”我恍然大悟地说道,心想头上两个漩涡的人不多,倒也算是一种独有的特征了。只是没想到她爸爸居然和我一样是两个漩涡。

“接下来头像上的两只眼睛画得太搞笑了,居然是一大一小两个表情丰富的女人头像,左边的大眼睛是在笑,而右边的小眼睛明显是在哭。这个呢我觉得应该是表示小女孩期望爸爸的眼里只有她和妈妈,那个大的头像表示她妈妈,而那个小的头像就表示她自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