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亮清明扫墓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10

徐亮生长在农村,幼年丧母,是他爸老徐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的。当初,村里好几个单身女人想和他重组新家庭,老徐硬是火烧竹子——不变节,横竖不同意。他是担心儿子有了后妈后会受苦,毕竟儿子不是后妈生的。

为了把儿子抚养成人,他又当爹又当妈,吃了不少苦头。省吃俭用供他读书,上大学,又高高兴兴帮儿子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娶进了家门。

老徐这回心里可亮堂了,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以后只管跟着儿子儿媳享清福,算是功德圆满,也可以告慰妻子的在天之灵。

徐亮和新婚的女孩是大学同学,受过高等教育,算是村里有文化的人。婚后,小两口就来到距村里一百多里地的县城,开了个网店,也算是自主创业,做起了卖服装的生意。由于市场不景气,半年下来,眼看网店生意还没多大起色,徐亮和妻子冥思苦想,竟然想出了一步“妙棋”——把普通服装经过技术处理贴上名牌标签,然后假冒名牌产品,以低于市场价百分之二十出售。这样一来,网店生意红红火火,日进斗金,忙得不亦乐乎。

为了躲避工商税务的检查,他们一会打“游击战”,一会“躲猫猫”。为了钱,昧着良心经营着游走于违法边缘的生意来。

再说老徐,自打儿子儿媳小两口进县城做生意后,三年没见过他们的身影。虽然生活费儿子能按月打到自己银行卡里,用不着自己发愁,可随着年龄的增长,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年轻时为了儿子闹下的风湿性心脏病越来越严重。每次打电话叫儿子回来陪自己去医院看病,儿子总是借口忙,忙,忙。说这是富贵病,不是一两回能治好的,等以后有时间再陪他去看。可这等得起吗?当初指望着儿子长大了有出息,自己跟着享清福,如今老徐想起这些心里可凉透了。

尤其是老徐一个人孤身在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一种少有的孤独感阵阵袭来,且终日缠绕在他心头,每到逢年过节,家家户户,老老少少团团圆圆,那是老徐最羡慕又是最伤心的时候。有时,他只能望着已故妻子的遗像喃喃自语。他心里清楚:要想儿子儿媳回来和自己团聚,那是做梦抱金元宝——想的美。

可有时老徐又会自我安慰道:孩子们在外头也不容易,反正自己只剩一把老骨头,生死由命,就随它去吧。

终于有一天,老徐带着自己已完成的历史使命,带着对人世间美好的眷恋,静静的,永远的走了。他去见他一辈子都放不下的妻子了。他终于有人陪他说话了,他终于有人关心他了,他终于可以在另一个世界享受天伦之乐,他终于可以不再孤独……

徐亮小两口自打卖冒牌服装赚了第一桶金后,生意也做上了正规,因为他们也清楚,违法的事是不能做的,尤其现在对假冒产品,市场打击力度越来越大。只是当初网店不多,监管不到位,自己钻了市场不健全的空子而已。

清明已到,徐亮开着自己的宝马,带着老婆孩子一家三口,回村为父母扫墓,引来了村里人一阵羡慕的目光。徐亮也自得其乐。

他安排妻子和孩子在家,自己带着一袋纸钱直奔父母的墓地而去。来到墓地,他从袋子里倒出纸钱,整整十捆,父亲墓前五捆,母亲墓前五捆。他一边烧,一边自语:现在的人真不是人,怎么这纸钱做得跟真的一样?他烧的有点手软。要是真的这可是十万啊。但他很自信,想当年,自己卖假冒名牌服装,又有几个能分得清楚真假。

想到这,他不由得一阵苦笑的摇了摇头。手中加快了焚烧的速度。烧完后,他向父母墓地鞠了三个躬,正准备离去,妻子突然打来电话问:徐亮,你不是去扫墓了吗?怎么柜子上的纸钱没带去?还有我刚从银行取出来的十万块钱那个袋子不见了......

徐亮一听完,双腿发软,噗通一声跪在父母墓前,嚎头大哭起来:爸妈呀,你们咋就不睁开眼看看我啊,我怎么这样命苦啊。这凄惨的哭声惊动了旁边扫墓的人,人们都投来同情怜惜的目光,纷纷过来劝他,人死不能复生,不要太过悲伤。他痛哭流涕的抬起头,双手捶着自己的胸脯说:你们谁知道我心里有多苦啊?站在他旁边的一位本家兄弟实在看不过去,气愤得大声说:你们走后,只顾自己,撂下你爸一个老人在家,你心里有多苦,可你知道你爸心里有多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