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落红尘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12

(一)

在学校,她工作兢兢业业,爱生如爱子,是学生尊重的好老师;在家中,她赡养公婆,哺育儿女,任劳任怨,是典型的良妻贤母;在社会上,她热情大方,温柔善良,是大家公认的好女人。她本应该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一个疼爱她的老公。然而,四年前的她,却遭受了情感的伤害。她的善良,让她失去了原本温馨的家,让爱落红尘,痛彻心扉......

在学校,她有一个好姐妹,名叫如雪,人长得很清秀,肌肤像雪一样晶莹。她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儿子聪明,老公很体贴她,把她捧在手心儿里。在办公室,雪儿的脸上始终洋溢着甜甜的笑,这让姐妹们既羡慕又妒忌,都说她命好,嫁了一个知冷知热的老公。然而,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在一次酒后驾驶中,如雪的老公从车窗内甩出,重重地落在硬硬的柏油路上,当场毙命。真的是红颜薄命啊!她听到这个消息,心也觉得痛,为如雪,也为她的老公。放学后,她未进家门,就急匆匆赶往如雪的家。当她看到如雪伤心欲绝的样子,心也碎了。本想安慰雪儿几句,没有想到她也泣不成声。几天后是如雪老公下葬的日子,她陪着如雪,为她擦去腮边的泪。

过后,她常常在课余时间去如雪家中陪她说话,也陪着她流下了许多泪。每逢节日时,她都把如雪邀请到自己家中,让她坐在自己的饭桌旁。她还使眼色,让老公把好菜夹到如雪的碗中。这样,过了些日子,她在一次洗衣服时看到了一封情书,是老公写给如雪的,字里行间写满了对如雪的同情和怜爱,字字含情,句句带意。她一下子跌倒在地上,脑子里一片空白,过了好久,才慢慢醒来。

晚上,她平静地说:“如果你真的爱如雪,真的能给她幸福,我想从中退出,我们离婚吧。”听到“离婚”两字,他理直气壮地说:“急什么急?哪个男人没有情人?这么多年我都不找,就对得起你,对得起这个家。我就要如雪儿一个情人,你不是说自己是如雪的好姐妹吗?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如雪没有人疼,没有人爱,多可怜?你不是说让我帮助如雪吗?她在情感上需要我,你明白吗?”她无言以对,是啊,如果不是当初自己可怜如雪,经常请如雪来自己家,怎么会让老公迷上如雪?这是引狼入室,还是自作自受?

她安慰自己,这是他的一相情愿,如雪怎么会接受自己老公的爱?然而,她错了,完全被自己善良的心所蒙蔽。在一天夜晚,他久久未归,她坐在电视机前傻傻地等,一直到凌晨四点,她才听到门铃声,赶紧为他开门。细心的她,闻到了另一个女人身上的味道,那是每个敏感的女人都能感觉到的。她咬紧嘴唇,欲言又止。

看出她脸上的不快,他告诉她和朋友在一起搓麻了。第二天,她去了他说的那一家,旁敲侧击,却知道,昨晚,他根本没有搓麻。她真的感觉到心一点点儿被撕裂,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让她感到了窒息。终于,她病倒了,心率失常,连走路都觉得困难,更别说上楼梯了。她休假在家,几个月的时间就变得很憔悴,原本红润的脸失去了光泽。

如雪来到了她的家,看着病床之上的她,泪悄然落下。也许是良心的发现,也许是因为她的宽容,如雪彻底醒悟,果断退出。如雪主动要求,调离了原来的工作单位,与她的老公彻底断绝了关系。如雪是善良的,只是在自己最孤单、痛苦时,一时意乱情迷,伤害了自己的好姐妹,她怎么忍心再伤害曾经真诚帮助自己的人?

(二)

她努力忘记,忘记曾经的不愉快。原以为经过这次情感的劫难,他会彻底悔悟,然而,她又错了。如雪离开后,他变得沉默寡言,迷上了搓麻,每晚深夜才归。他的一位近门的嫂子是山东人,是个离了婚的女人,嫁到这里时已经近四十岁了。他的那位大哥长得很不出众,没有什么本事,新开了饭店,他经常去吃。这位嫂子经常把好吃的留给他吃,她也没有在意。

一天傍晚时分,她去那位大嫂家找他。当她推开门时,看到了最不愿看到的一幕,他和他的嫂子紧紧挨在一起,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边看电视边说笑。屋内就他们俩人,这种亲热劲只有夫妻才有,她一句话未说,夺门而出。在那一瞬间,她感到了心碎。爱上如雪,她觉得可以理解,毕竟,如雪长得美,又温柔可爱,而她呢?比他大了整整四岁,可以说是又老又丑,没有文化,经常在家里打骂她的老公,是出了名的泼妇。一个是文化人,一个是农村妇女,这样大的差距,他们怎么可能走在一起?她百思不得其解,她的心再次感到了疼痛。她知道,这是报复,是他对自己的报复。她的心由疼痛到绝望,由绝望到麻木。这次,她没有争吵,觉得不肖与他争吵。

他变本加厉,回家的时间更晚,甚至彻夜不归,她理也不理,问也不问,似乎他已不存在。在苦闷之余,她学会了上网,偶尔与同学聊聊天。完全不再关注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礼,一个很有素养的同龄人。礼说话总是那么好奇,爱向她问些自己不懂的问题,每次,她都耐心解答。礼是一个生意人,经常出差,但每次回家时,只要上网就为她留言。他告诉她,自己也曾经加过几个好友,也与女士聊过天,可聊过几次就再也不想聊了,只有与自己有说不完的话,觉得很投缘。她何尝没有这样的感觉?有的男士第一次聊就要求视频,可礼从来没有提出视频的要求,且说话彬彬有礼,她很愿与礼交往。有一次,礼问她名字,她毫不犹豫得拒绝了,他呵呵一笑:“怕我欺骗你啊,那我告诉你我名字得了。”礼发来了自己的名字与家庭住址,她抿嘴一笑:“我才不上你的当呢,谁知你的名字是真是假,再说,有必要知道名字吗?”就这样,他们聊起来,一直交往了几个月。

一天深夜,她心情很糟,想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礼和她聊天,她支支吾吾,觉得无话可说。礼仿佛猜出了什么,第一次要求视频,她拒绝了,而礼不厌其烦,一次次打开视频的。她打开了,在那一瞬间,她惊呆了,没有想到礼长得那么帅,高高的个子,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在调皮地望着自己。她惊慌地关掉了视频,礼再次打开。“月儿,你长得好文静,是我心目中的样子。”接着,礼告诉她,曾经做过许多自己的梦。什么?在梦中见过自己?才不信呢。她情不自禁地说出了自己曾经的遭遇,泪水滴落在键盘上。礼惊慌失措,忙安慰她,可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痛苦。许久,礼发来了一束鲜红的玫瑰。并深情脉脉地说:“月儿,你是这么善良的女人,怎么遇到了这样的男人?他太不懂地珍惜你了。月儿,我想说句话,但怕吓着你。”她擦干眼泪,礼呆呆看着她,看了足足几分钟,然后下定决心,打来这样一句话:“月儿,我喜欢你。喜欢你的文静,喜欢你的多才,喜欢你的善解人意。知道吗?当我打开视频时,真想吻吻你。”听到这样的表白,她真的傻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喜欢自己。

分别后,她还是呆呆地坐在电脑前,想着他刚才的话,心怦怦直跳。尽管这是虚拟的网络,可她依然能感觉到他爱的气息,是那样亲切。难道自己也爱上了礼?这怎么可能呢?不行,必须删去礼的号,要不,自己真的陷入情网,那可就糟了。自己的生活本来就够糟了,怎么能再横生枝节?她拿着鼠标,几次想删,可舍不得,觉得拿刀子在割自己的肉。但,还是咬咬牙删去了他的号。

(三)

为了躲避这段情,她整整两个月没有上网,可实在太闷,就重新上网。当她打开自己空间时,无意中看到了他的留言,一条条的留言写满了对自己的牵挂。她再次心动,原来,在她离开的日子里,他始终在牵挂着她。真的有缘,她很快被他发现,就聊起来,不过,这次,他的头像出现在陌生人中。他责问她:“为什么删去我的号?是不是躲着我?可你躲得过自己的心吗?”他再次问她的手机号,可她还是拒绝了,他气得离开了,没有说再见。

她心想,这次,礼肯定伤透了心,再也不会理她了,不过也好,再也不用躲他了。一周后,他再次出现在陌生人中,向她道歉,求她谅解。他们聊了好久好久,他再次要她的电话号码,糟拒绝后,他打来了这样一行字:“月儿,你好狠心,难道只有我死了,你才肯打电话吗?”不知怎么得,她的心像针扎了一样痛,马上把电话打过去。他没有接电话,而是打开了视频。视频中的他笑了,笑得好开心。他告诉她:“月儿,我们明天再通电话,记住,一定要拨打我的电话。”第二天中午,她犹豫了几次,终于拨通了他的电话。“月儿,是你吗?”一个男士的声音,很陌生,是礼吗?她犹豫了,久久没有回话,礼连问了几声:“月儿,我是礼,你为什么不说话?我想你。”真的是他?她回话了,因为紧张,声音颤抖着。“月儿,你终于开口了,我真的很想你,真的想马上跑到你的身边,把你抱到怀中吻你。”

情人节那天下午,她又突然接到了礼的电话:“月儿,我想见见你,已经来到你们的县城,在广场上。”什么?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在聊天时,她早就告诉他,只通电话,是不可能见面的。他再次请求,一连打了九个电话。慌忙中,她碰掉了桌子上的一只茶杯,电话那端的礼担心地问:“月儿,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她哭着求他回去,他伤心地说:“月儿,如果你不来,我是不会离开的。”她狠狠心,对他说:“我根本就不想见你,你还是快走吧,不然,天就黑了。”他没有答话,关掉了手机。

她傻了,心想,他也许会离开。可在晚上九点多种,他再次打来电话:“月儿,你好狠心,难道你真的不喜欢我吗?我想你。”她这才知道,他没有回家,住在县城的宾馆中,喝醉了酒。她很担心,说了许多好话。天亮后,她拨通了礼的电话,他已醒酒,马上向她道歉。她这才告诉礼自己的真实住址。礼苦笑一声:“一直以为你和我临县,每当开车路过这个县城时就想起你,没有想到你是另一个县的,怕我拐跑你啊?!”

礼告诉她,自己开车出来一次也不容易,见一面怕什么?还会吃了她?她想了许多,本不想见他,可被他的真情打动。昨天,他在寒风中站了三个小时,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等着自己,与心何忍?何况是在白天,他能把自己怎么样?不过,她还是叮嘱了一句:“就在车上和你说说话,哪儿也不去,如果不答应,我是不会去的。”他笑了:“放心,就在车上说说话,不过,你得让我抱抱。”她没有回答,他呵呵一笑:“还害羞呢?”

就这样,他们约好了见面的地点,然后,她乘车去见他,那个曾经在梦里出现了许多次的他。一个小时后,她从公交车上下来,刚站在那里,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停在她的面前,车门打开,露出了那张熟悉的脸。她坐在他的身旁,一点儿也不觉得陌生,真的是一见如故。他把车停在一个工厂后面,拉着她的手问:“月儿,冷不冷?冻坏了吧。”说罢,拉开羽绒服,把她轻轻拥入怀中。她想逃离他的怀抱,可那有力的臂膀却使她无力逃离,也许,她根本就不想逃离。他把头贴近她的脸:“怕了?放心,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月儿,想我吗?我是真心的,不然,为什么会跑这么远的路?”

他不停地说着,她认真地倾听,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她想离开,可他还是有说不完的话。她好奇地问:“礼,你的妻子什么样?一定比我年轻漂亮吧,你怎么可能喜欢我?”礼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悦:“月儿,我们好不容易见个面,别问这些好吗?”她只好不再提起他的家庭。但告诉他一定要好好待她,千万别欺负她。

时间过得飞快,分手的时间到了,她要离开时,他突然用唇吻了她一下,她想躲,却无法抗拒自己渴望爱的心。这深深的一吻,醉了她的心,泪滴落在他的脸上。他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连问了几声:“月儿,你怎么了?为什么不敢抬头看我?是不是吓着你了?”

她从车上下来,脸还绯红绯红。到家后,她站在梳妆镜前,看到的是一张含羞的脸,是那样美。恋爱中的女人是最美的,爱的滋润让她容光焕发,脸上散发出一种圣洁的光泽。突然,她看到了自己的全家福,看到了那个曾经给过自己爱的他。而今,他已背叛了自己的家庭,深深伤害了自己,才会让原本传统的自己也叛逆了一次。她感到深深的自责,自己曾经受过情感的伤害,怎么今天扮演了同样的角色?这是一个好女人的行为吗?她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

这一掌打醒了自己,她在无意中伤害了另一位无辜的女子--礼的妻子。很难想象,礼是怎样对待自己妻子的,如果也像自己的老公那样,那么,那个女子岂不像自己一样痛苦?她的心被刺痛了。马上坐在电脑前,删去了他的号。本想删去他的电话号码,可在没有分手之前是不能删去的。等礼安全到家后,过两天再拨通他的电话吧。她下定决心,一定要从爱的泥潭中勇敢走出,为了自己,也为了那个远方的女子。

......

几天后,她波通了礼的电话,在电话中,她说了许多话。但却没有说出分手两字。挂断电话后,她眼含泪水,发了一条短信:感谢你曾经在自己最孤单无助时陪我走过一程,我会永远把你铭记在心里!就让这爱落在红尘之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