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瘸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12

村里人明面上不说,但背地里传得沸沸扬扬:龙芝怀孕了!

雨后的街道泥泞不堪,这个时候村里人是不会外出的,可李二瘸不管,他走在大街上,深一脚浅一脚,溅起的泥水弄脏了他的女人给做的裤子。在此之前,裤子只穿过一次,是在他的女儿龙芝出嫁那天。出门前,李二瘸执意要穿上这条裤子,他的女人硬拽着不让,要是放在以前,他一定顺从了她的意见,再争执下去,他的女人便要扒光了衣服一丝不挂跑到大街上。可今天不行,他要体面,他就要穿上这条裤子体面地去找何三理论。

女人开始一件件撕扯衣服,纽扣一颗颗掉落下来,较之刚才,她像是变了个人。李二瘸裤子穿到一半,又脱了下来,在女人脱光衣服前,他小心翼翼地把裤子叠好放到了衣柜里,关上衣柜门,才拖拽着女人到了西厢屋,锁好门后再次拿出了裤子穿上。

李二瘸站在镜子前不断打量两条穿上新裤子的腿,他努力让自己站直,保持姿势一动不动,这个时候的他最得意,因为现在的他看起来与常人无异。可李二瘸明白,他还有路要走,并且有很长的路要走。一旦走路,他就是个瘸子,不容置否。李二瘸这个名字便是村里人对他的形象称呼,叫得久了,连他自己都对自己的真名“李宝生”感到陌生,每次村里大喇叭喊他的名字,他都要反应许久。他习惯了李二瘸这个名字,却痛恨自己的瘸腿,要不是腿瘸,就算家境再不好,他也不会讨个疯女人作老婆。

李二瘸是外来户,三岁丧父,母亲带着他和他的大哥改嫁到了现在的村子,后爹是独门的穷汉子,无钱无势,无依无靠,母亲大抵是图个人老实、图个头婚才肯嫁过来。在村里人的眼中,李二瘸头脑聪明,当年读夜校时成绩优异,但他读了一年便辍学打工;李二瘸是干活的好手,在采石场同工中数他到手的工资多,可偏偏腿被石头砸瘸了。后爹与母亲在他还未讨到老婆前便去世了,种种不幸,让村里人一度认为他就是个灾星,这让已经是瘸子的他讨老婆更加困难。他大哥整日求人给弟弟介绍对象,甭说家境怎样,单就是他那两条瘸腿就让人家看不上。所谓“门当户对”,身有残疾的李二瘸也应找个身有残疾的女人,这是他大哥的想法,可李二瘸不这么想,他偏要找个正常的女人。

李二瘸想找个正常女人的想法在他大哥看来就是天方夜谭,等李二瘸把女人带回家时,他大哥以及村里人都说:“这个女人怕是个骗子,无非是想骗些彩礼钱,正常女人才不会嫁给李二瘸。”可李二瘸并不这么认为,他相信这个女人定是真心实意对待自己。李二瘸终是和女人结了婚,并且生育了一个女儿,恩爱有加,让人不敢相信。女人洗衣做饭家务活样样都行,可就是一旦受了刺激便要发疯,便要脱光了衣服一丝不挂跑到大街上。李二瘸曾以为自己捡了个宝,可往后的日子里,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娶了个“疯婆娘”。

走过的岁月是不幸的,未来的日子也必将是坎坷的,李二瘸屡次失去了生活的信心,但看着逐渐长大的女儿龙芝,他还是要深一脚浅一脚坚定地走着。

在得知自己的女人是个疯婆娘之后,李二瘸最担心的是这病会不会遗传给女儿龙芝。上小学前的龙芝看起来与其他孩子无异,只是反应力有些差,有时叫她几声都不答应,整个人看起来稍显木讷。可能年纪太小,又可能是她的性格的原因,李二瘸一直这样安慰自己。然而一切的问题在龙芝上小学后有了答案:龙芝不疯,但确实实在在得少个心眼儿!

龙芝是个傻闺女,可李二瘸一点不嫌弃,反而更加疼爱。同村的孩子总是欺负龙芝,李二瘸一次又一次找上家门;别人家孩子有的,龙芝也必须有。在李二瘸的脑子里:龙芝是我的闺女,无论怎样,只要有我在,谁都别想欺负她。

自己和疯婆娘终将老去,可龙芝不能没有人照顾。龙芝刚满十八岁,李二瘸便忙活着给她找婆家。虽然家境不好,虽然龙芝傻,但李二瘸心气儿高,他要给女儿找个好婆家,就像当年自己不愿意屈服找个残疾女人一样。李二瘸拖着两条瘸腿跑遍了周围十里八村,可有意愿者一打听便知龙芝的情况,纷纷拒绝。但同村王木匠家对龙芝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屡次托人提亲。王木匠家有一独子王大正,近三十岁的年纪仍旧没个老婆,李二瘸印象中,王大正从二十岁到现在谈过的对象不止五个,有两三个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最终还是散了。家境殷实的王木匠、健健康康的王大正为什么要娶自己的傻闺女龙芝,李二瘸怎么也想不明白,但能想到的是问题肯定出在王木匠一家人身上。

一边是为闺女谋取亲事的一无所获,一边是王木匠家三番五次地上门提亲,李二瘸心里的算盘拨了无数次,此时已经不是他心气儿高的问题了,是权衡其中利弊的问题。知道这件事的村里人大都劝说李二瘸:“多好的事情啊,还不赶紧把龙芝嫁出去,你看看王木匠家多么殷实,你闺女嫁过去也就是传宗接代的活计。”李二瘸不是不明白,就算他给龙芝找一个自己认为好的婆家,婆家的人也就是把她当作传宗接代的“工具”,与其都一样,嫁给王大正倒是个最好的选择。可李二瘸仍旧纠结、担心、不解,王木匠家到底为何会看上自己的傻闺女?

王木匠家给出的彩礼钱一次次增加,势要攻破李二瘸这道关卡。村里人似乎比李二瘸更着急,如同自己要是有个女儿必定第二天就亲自送到王木匠家一样。又都说李二瘸傻,傻得跟他的婆娘和女儿一样。他大哥更是气愤,直骂李二瘸装清高。

在一片怂恿声中,李二瘸没守住最后的心理防线,他答应了王木匠家的提亲,收到彩礼钱的时候,他并没有兴奋,虽然这辈子他第一次见那么多现金。此时的李二瘸努力让自己不再去想王木匠家执意要龙芝作儿媳妇的原因,他想美好的以后,龙芝生了个大胖小子、生了个俊丽的姑娘,他抱着外孙、外孙女悠闲地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

王大正与龙芝的婚礼大操大办,比村里任何一家人的婚礼都强很多。有人说,看,王木匠家就是有钱,婚礼那么大排场;有人说,娶个傻媳妇还那么大排场,真不知道王木匠家是怎么想的;还有人说,李二瘸苦了半辈子了,这下可要扬眉吐气了,一个傻女儿出嫁胜过所有人家正常女儿的出嫁。无论村里人七言八语怎么说,婚礼上的李二瘸和他的疯婆娘已笑得合不拢嘴,还有那两条穿着新裤子的瘸腿,站得笔直!

结婚一年后,一切都极其正常,唯独不正常的是龙芝至今未怀孕,李二瘸当初向往的抱着外孙、外孙女在院子里悠闲晒太阳的美好生活似乎遥遥无期。此时的李二瘸又开始考虑王木匠家执意要龙芝作儿媳妇的原因,现在考虑,似乎更容易发现其中的端倪。李二瘸想,要是王木匠家真心实意的话,必定待龙芝如自己的女儿,百般照顾;如果只是单纯把龙芝当作传宗接代的“工具”的话,必定忽略了对龙芝的照顾。从李二瘸一年来的观察看,王木匠家是把龙芝当作了传宗接代的“工具”。既然如此,李二瘸也认,毕竟当初他就认为必定是这个原因。可奇怪的是,一年多了,龙芝没怀孕!

李二瘸曾想当面催促女婿赶紧和龙芝要个孩子,几次话到嘴边都憋了回去。后来,他便指使自己的女人询问龙芝她和王大正被窝里的那点事。龙芝虽傻,但也说得出来,直言王大正根本没有下面的家伙什儿。此时的李二瘸恍然大悟,当初王木匠家不惜重金彩礼娶龙芝回家,原因就在这,王大正与龙芝婚后一年仍未怀孕的原因也在这,自己认为娶龙芝回家当作传宗接代的“工具”也是错的……一时间,积压在心里的所有疑问被解开,李二瘸却更加不知所措,究竟要怎样收拾这个局面?

从王大正和龙芝结婚那天起,王李两家的这段特殊联姻就成了村头村尾妇女们的谈资,也因其特殊性,给予了更多的关注。一年多了,龙芝没怀孕这件事早已被她们八卦了几百遍。然而这些人的一致口吻是:龙芝不光傻,连生育能力也没有!

妇女们的八卦深深地刺痛了李二瘸的心,知道真相的他真想对着那群吃完饭没事干的老娘们们大吼一声:你们知道个屁,是他王大正没生孩子的家伙什儿,干吗赖我们家龙芝!可李二瘸明白,他不能这样说,就算说了,又有谁会相信呢?

一切的流言蜚语矛头都指向了龙芝,村里人都认为,王木匠家之所以重金彩礼把傻女龙芝娶回家无非是想借龙芝的肚子生个一男半女,现在生不出来,肯定是龙芝的问题,殷实的王木匠家、健健康康的王大正是没有问题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没出半月,谁见了李二瘸都用眼剜他一眼,心底里思忖:闺女不止傻,还不能生育!而对于家境殷实的王木匠一家人,村里人反而投去了同情的目光,甚至关心起了那些彩礼钱。

李二瘸心底里想,事态不能再这样发展下去了,再发展下去,半辈子都没抬起头的他有可能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了。他考虑让龙芝与王大正离婚,早日脱了这层干系,并且是越早越好。但他又不得不考虑,如此一来,似乎就坐实了村里人“龙芝不能生育”的谣传,龙芝再要找个婆家就难上加难了。此时的李二瘸纠结,可一想到村里人看他的眼神,他便一咬牙作了决定:离婚!

龙芝提出与王大正离婚这一消息像个天大的笑话,似乎只有王大正不要龙芝的份儿,没有龙芝不要王大正的份儿一样,但无论怎样,事实就是:龙芝提出与王大正离婚。王李两家都承担不起村里人舆论的压力,这场本来就被看作是笑话的婚姻此时更增添了笑料,王大正还要再娶,龙芝也定要再嫁,李二瘸如数退还了彩礼钱,王木匠家果断同意了离婚请求。一切的一切,似乎比结婚时还要顺利许多。

任何一场风波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也会从妇女们的谈资中消失,王大正与龙芝的婚姻似乎只是一时的娱乐,一年后已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没有其他意外,断是不再提起的。

龙芝与王大正离婚后,李二瘸并没有急着给龙芝寻求下一个婆家,他想先过了这个风头再找不迟,毕竟龙芝还小。对龙芝而言,之前所发生的一切根本与她无关,傻有傻的好处。平常时日里,龙芝也会挤在街口的妇女人群中傻呵呵地笑着,没有别的谈资的时候,龙芝仍旧是取笑的对象。言语间,傻并不是龙芝最大的悲哀,不能生育才是她作为一个女人最大的悲哀。龙芝虽傻,亦懂得反驳,大声嚷着“我能生孩子,我能生孩子”,可大家听了,不过是对视一笑罢了。李二瘸异常反感龙芝扎在那些精明的、嘴毒的女人堆里,除了受尽欺辱,并没有好果子吃,可无论李二瘸怎么教训,哪怕是把她关在小黑屋里,只要一有机会,龙芝还是扎了进去。

离婚后的王木匠一家一改当初离婚时的口风,将离婚的理由全都归结到龙芝不能生育的问题上。李二瘸明白,对于他所提出的离婚,王木匠家答应得爽快,为的就是一分不少地收回彩礼。他们家打的算盘是:反正你李二瘸家的龙芝是个傻子,我们家的王大正是个健健康康人,村里村外现在传着的都是龙芝不能生育,你李二瘸就当个冤大头吧!

虽然李二瘸家族门户小,虽然李二瘸穷苦,但这个冤大头他不当。眼下,对于王木匠一家以及村里村外人传着的自己闺女不能生育的最好的反驳便是赶紧给龙芝找个婆家怀孕,只要龙芝怀孕了,谣言便不攻自破,自己也无需作过多的解释。可就在李二瘸又开始拖着两条瘸腿忙着给龙芝找婆家的时候,龙芝怀孕了!

李二瘸知晓龙芝怀孕后心里百般滋味。一方面他庆幸,庆幸的是谣言将不攻自破,王木匠一家丑恶的嘴脸也将暴露无遗,想到这些,他甚至都想让龙芝挺着肚子每天扎到街口的女人堆里,让她们看一看他的女儿不是不能生育;另一方面他不解、担心、气愤,是谁让龙芝怀了孕,这件事传出去他们一家还怎么做人。李二瘸极力将龙芝怀孕这件事捂着,现在的他已不想去攻破谣言,不想去揭露王木匠家丑恶的嘴脸,当前他最需做的便是找到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可是,没有不透风的墙,村里人明面上不说,但背后里已传得沸沸扬扬:龙芝怀孕了!

街口妇女们八卦的热点变成了猜测是谁让龙芝怀了孕,而对于早前王木匠家口口声声所说的龙芝不能生育的事情绝口不提,也并不关心王大正是不是真像龙芝所说的没有下身的家伙什儿。王木匠一家也静默了,唯恐避之不及。

在李二瘸的质问下,龙芝说村头的何三时不时地让她到他家,然后关上门,解她的纽扣……李二瘸怎么也想不到,这个自己昔日在采石场的工友竟会对自己的傻女儿下手。

昔日的采石场日子里,何三人懒惰,变着法子不愿意多劳作,拿到手的工资也就寥寥无几,这无关乎别人的痛痒,大家也便没什么说道,顶多背后里议论他这个人不思进取。可他手又不干净,场里面丢个东西,大家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他,只因没有确凿证据,拿他并没有办法。可一来二去,何三这名声在村里算是彻底臭了。何三三十三岁的年纪仍未讨到老婆,再这样耽搁下去,怕是这辈子也讨不到了。对于结婚生子,他自己也着急,看到不少人都去西南省份的山沟沟里讨,何三也带上了几万块钱讨了一个回来。毕竟是花了几万块钱“买回来的”,何三心里实在是不喜欢,讨回来的老婆便真成了生孩子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