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妈妈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幸福小区的艾兴梅,十年前因家庭困难当保姆,带刘先生的孩子涛涛,她和丈夫看着孩子学会走路、学会喊爸爸妈妈。从幼儿园到小学,夫妻俩完全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早送晚接,无微不至的关爱。却多年没有拿到保姆费,眼看涛涛快十一岁了,是继续带还是放手,这个问题让艾兴梅夫妇很纠结。

如果继续?除了经济上的问题,还有他们年龄大了,没有更多精力照顾涛涛。如果放手?十年来,他们听惯了涛涛叫他们爸爸妈妈,又舍不得孩子离开。更让他们头疼的是,涛涛的母亲没有了音信,父亲也重病在身,涛涛由谁照顾成了他们的心病。

为增加收入当保姆

艾兴梅原在街道集体企业工作,1999年,她和很多同事一样下岗了,开始“住家休养”,每月从单位领400元钱的生活费,丈夫钟友明的工资,也比她多不了几个,女儿还在读书,花费也不少。一家三口住在十几平方米的房子里,日子不好过。

更难的是女儿大了,需要分房住,为了改善居住条件,她们家需要买一套期房,需要贷款,还贷的压力更让她喘不过气。如何增加收入,她东想西想,想到了帮人带孩子当保姆,多挣点钱。丈夫和女儿也同意她先试试看。

当年八九月间,艾兴梅经熟人介绍,认识了涛涛的父母。涛涛的父亲刘先生当年40多岁,母亲吴女士20多岁,两人都忙,无暇照顾孩子。刘先生夫妻每月给她700元钱,把涛涛全交给她在自己家里带,孩子的奶粉尿布什么的由刘先生夫妻另买。她觉得比较划算,就满口承认了。

涛涛来时刚满岁,又黑又小,不会说话,也不会走路。她第一眼看到涛涛时,并不觉得小家伙可爱。她的丈夫钟友明倒是爱得不得了,每天下班后,就带着涛涛到公园里玩,教孩汴京子走路。就这样,到家才20多天,涛涛就慢慢学会了走路。并开始说话叫爸爸了,钟友明更是把他当宝贝一样的喜爱。

眼看涛涛一天天长大,长得越来越白越来越胖,而且口口声声给他们叫爸爸妈妈,教涛涛喊叔叔阿姨,他就是不叫。艾兴梅也渐渐喜欢上了涛涛,夫妻俩就完全把他当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爱,一样的养育,他们的女儿每天放学回家,也把涛涛当亲弟弟带。

心血花在涛涛身上

艾兴梅当时住的房子是铁丝厂的宿舍,一栋房子三层楼,住着一二十户人家,都是厂里的职工,邻里关系融洽。而且住的大都是些还没生养的小夫妻,整栋楼只有涛涛一个小孩,大家都很喜欢他。涛涛每天四处爬,四处跑。也不认生,经常楼上楼下跑,到各家各户去串门,邻居们都给糖果他吃,给小玩具他耍,都把涛涛看成是艾兴梅的小儿子。

涛涛满三岁,艾兴梅就送他上幼儿园,每天准时接送,不是揹就是抱,深怕没有把他带好。遇生疮患病,她和丈夫都丢下功夫经佑照顾。有一次涛涛在幼儿园,头上摔破了一个小口子,出了点血,当时把艾兴梅吓坏了!,抱起涛涛就飞跑到医院治疗,她连饭者忘了吃。又一次,他在教室里攀上爬下,结果眉骨摔出一条口子,艾兴梅到幼儿园见到涛涛浑身是血吓得不行,和幼儿园老师大吵了一架。说要是涛涛有个三长两短,她就要和老师拼命!谁也看不出涛涛不是她的亲生儿子。

涛涛生病了住医院,他的父亲刘先生拿不出钱,艾兴梅就从自己腰包里掏。去年,涛涛得了疝气,住院作手术,她不仅垫付了一万多元的手术费用,还在医院24小时陪护,直至涛涛出院,她累得身体蚀了几斤肉,瘦得眼睛都成了黑眼圈。平时要是涛涛有一点感冒发烧,再晚,她都要送到医院去治疗。

艾兴梅不光对涛涛,无微不至的关爱,还注意对他的品德教育,在涛涛犯错的时候,艾兴梅也会严厉教训他,她认为作为“母亲”不能太宠孩子。还对涛涛立下了几条家规:一是要按时起床、按时睡觉;二是要听老师的话,好好读书,每天要完成作业;三是不要和同学、朋友吵架打架,要团结同学;四是学习成绩要在全班十名之内,否则就要受处罚。

涛涛这孩子也很听话,说保证不违犯家规。他从小学一年级读到4年级,成绩都在斑上名列前茅,每学期都得到老师的表扬和奖励。为了能让涛涛读上好的中学,艾兴梅又让他上了托管班,缴的费用还是她夫妇出的,刘先生只说今后给他们付,其实就是一句空话。

放心不下涛涛去乡下

艾兴梅因丈夫生病和搬家等原因,曾三次要求刘先生将孩子接走,前两次说接没有接。最后一次,艾兴梅因为要搬到新房,她气愤地向刘先生提出不再带涛涛,当时刘先生向她倒了一大堆苦水,说涛涛的妈在外地,断绝了联系,又说他自己身体不好,还要工作,实在没有能力照顾,央求她继续照顾涛涛。她听刘先生说得可怜,心软了,同意继续带涛涛。最终,她带着涛涛搬到了新华大道幸福苑的新家。

过了两年,艾兴梅的丈夫被查出患有直肠癌,跟着就住院动了手术,之后接受化疗,花费了十多万元。当时,夫妇俩觉得实在照顾不了涛涛,就又向刘先生提出将孩子送回他家,可刘先生面黄肌瘦,一幅病哀哀的相,又是大倒苦水,流着眼泪,磕头作揖哀求他们继续照顾涛涛,说如果带涛涛的钱他若拿不出来,下辈子就给他们当牛做马还。

面对刘先生的难处,艾兴梅心又软了:“涛涛跟了我们这么多年,也有了感情,我们确实也不想他走,就接着带嘛!”在那段时间,她上午要送涛涛上学、带丈夫去做化疗,下午又要到学校接,虽然很累,但还能对付。

几年过去了,刘先生给艾兴梅带涛涛的保姆费一直欠着,更不要说随涨。而且从去年下半年起,不知何故,刘先生几乎不来看他的儿子。艾兴梅夫妻带着涛涛去找到刘先生,说出的话让他们震惊:“我已是不久离人世的人,实在无力支付费用,涛的妈也已没有音信,我无脸来见儿子和你们,如果你们夫妻实在没法照顾涛涛,我只有把他送人---- ”

当时,他们认为刘先生说的是气话,把涛涛交到刘先生手里走了。没有想到他第二天,就把涛涛送到了乡下的一个远房亲戚家里。过了两天,艾兴梅夫妇俩,得知刘先生真的将涛涛送给了乡下人,又赶紧坐长途车去把涛涛接了回来。他们一是担心涛涛过不惯乡下的生活,二是怕那一家,不了解涛涛的习惯,带不好涛涛。于是,他们又把涛涛接到了自己家里,涛涛也高兴得眉开眼笑说:爸爸、妈妈,只要在你们家里,无论叫我做什么者可以。

把涛涛当亲儿留下

艾兴梅夫妇,都已年过花甲,照顾涛涛越来越力不从心,加之他的学费、生活费目前都是他们在负担,他们每月的养老金。总共只有3000多元,经济上的压力很大,不得不再次考虑把涛涛送回家。

艾兴梅的女儿说,带孩子更是责任问题,他们不是孩子的监护人,万一涛涛出了什么意外,我们承担不起。但现在让他们为难的是,刘先生病重,开始是吐血住院,后来又心脏出了毛病,心脏搭桥手术只做了一次,因为没钱,第二次手术一直没做。而今眼目下,已是泥菩萨过河—— 自身难保,他的媳妇仍然联系不上,没有只靠。

艾兴梅的女儿,再次去找到刘先生。他说,他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每隔三四个月就要住院一次,也没有稳定的收入,暂时没有能力抚养孩子。孩子母亲已经失联多年,他也报了警,至今杳无音信。他已经有两年没见涛涛了,也想儿子,可感觉没脸见他,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也知道艾兴梅家很困难,也在考虑将孩子接回去。等他病好出院后,一定来把涛涛接回去。

可是,没过多久,刘先生不幸去世了,涛涛已无家可归。艾兴梅的心里是一篮子豇豆,一篮茄子——两篮(难),她对涛涛说,“我送你去福利院好不好?”涛涛哇的一声哭了:“妈妈,我那里也不去,我不去学校读书了,我去捡破烂卖挣钱----”说得艾兴梅也哭了起来,把涛涛紧紧抱住:“乖孩子,妈妈不送你走,从今后你就是我的亲儿子,不要你捡破烂,我再没有钱,也要让你把书读出来-----”

艾兴梅对涛涛既是保姆,更是妈妈,在任何情况下不离不弃,他从小学一年级读到五年级,学习成绩好、品德好,老师都喜欢他,表扬艾兴梅是好家长。社区居委会和街道办了解到的艾兴梅,倾尽心血贴钱养育刘先生的儿子涛涛,真是不容易,真是了不起,总结了她的事迹报送到市里,被评为了十大好人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