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和恨是孪生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10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煤城的秋又至了,沉闷了多日的天气,雨终于洒落下来。玉儿的心,此时也被飘落的雨点砸得乱乱的,不知所措,心也惶惶的,总预感着什么,不祥之兆么?身边的人安好着哩!还是昨夜的梦如阴影笼罩着自己?玉儿按耐不住自己的思绪,鬼使神差的拨通了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号码,滴、滴、滴……手机那端始终无人接听。疑惑中,半响,玉儿的手机铃声响起,那一端传来的是一个女孩急切焦虑的声音:“哪位,找我爸爸么?我爸爸心梗突发,正在人民医院抢救……”玉儿怔住了,手机瞬间滑落地,通话挂断……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只觉得双手发麻,头发根秫秫的。

难道他真的?玉儿不敢往下想了,前阵子刚为几件错综复杂的事和他耍了小性子,并一再提醒自己再不要理他了,近十年畸形的情感经历该告一段落了。可今日为何会是这种心情,这般心神不定,要不要去看他?起身,又坐定。自己以什么身份去探望,他的家人会有何反应?如果不去,玉儿心又不甘。去了呢,这层窗户纸也就捅开了,他的家人会不会让自己难堪?玉儿好为难。慌乱的情绪使玉儿举棋不定,好一阵子,玉儿站起来对着穿衣镜整理好衣服和凌乱的头发,定定神,下定了决心准备去看他。为何还理会那么多呢!十年,人生有几个十年?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又有谁能体会?此刻的玉儿脑子里重现了曾让自己欢喜自己忧的男人。以往相处的情景如影片的花絮一样萦绕在脑海中,这些往事把玉儿的心都揉碎了。

想当年,二十刚出头的玉儿嫁给了老公齐千罗,两个人从白手起家,到经营一家鞋行,现在有了点积蓄。万万没想到,八年后,那个负心的家伙领着自家的雇员晓娜跑了,玉儿八年的青春也给陪葬了。想想刚结婚那阵儿,周围的人都投以羡慕的眼光,说玉儿的婚姻就是天赐良缘,郎才女貌。婚后二人也是相敬如宾,又添一子齐天,可谓锦上添花,小日子那可真是如鱼得水。然而,时光荏苒,世事难料,日渐红火的小日子,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个齐千罗色迷心窍,不知道啥时侯开始和店员晓娜好上了。等玉儿发现不对头,还没来得及揭穿的时候,人家齐千罗带着晓娜玩了个彻底消失。

玉儿那阵子真的心灰意冷了,再也不相信世上有真心的好男人了。她独自带着八岁的儿子,继续经营着还能够维持生计的店铺,日子过得平平淡淡、简简单单,虽然孤独,却也觉得不错。然而,平静的生活,就在老公离开一年后的某一天被激起了波澜。

那是个初春的双休日,玉儿把儿子齐天送进英文补习班,去店铺开张营业,两个店员把新到货的男款鞋,按玉儿的安排陈列在架上,进来的客人漫不经心的选购,店员帮忙导购。就在这个当儿,一前一后进来两位貌不惊人的男士。两位男士可能第一次光顾这个鞋店,左顾右盼的。那位西装革履稍显老成的男人,指着陈列的新款鞋,示意同来稍显年轻的男士看。店员反应快,赶紧迎过去招呼。就在这个当儿,穿西装的接通个电话,边试着鞋码是否合适边通话。两位选好了鞋包装好,一同起身走了。玉儿转过头,看见刚才试鞋子的座位上有一部商务通手机。玉儿第一反应,一定是刚才那两位落下的,赶紧让店员出去追喊那两位,可是那两位先生出门驾车早就冲进了车行道。

玉儿拿起手机放到吧台里,心想,这个人一定会折回来寻找,再就是等有电话呼进来,可等了大半天,倒是有人打电话进来,对方一听是女士接的就挂断了。忙了一天的玉儿感到累了,看时间该打烊回家接儿子了,放在吧台里的那部手机响了,玉儿接通电话,对方是个男士,听话音原来是机主打来的。此人当时试鞋子时接个电话,顺手把手机放在身边座位上,想着赶时间回单位处理事,手机就遗留在鞋店里了。

玉儿万万没想到,一段孽缘,就是从这部商务通手机开始的。

一部商务通丢了倒不觉得怎样,但机子里存了好多东西,丢了就是一个很大的损失,为了答谢玉儿,男士特邀玉儿和两名店员吃大餐。玉儿也没客气,就答应下了。玉儿想,这也是告诫店员的好机会,捡到物件要完璧归赵的,也是经商竖立行业口碑的一种方式。借着吃饭的当儿,玉儿了解到,男士名叫萧峰,四十岁,煤城某局的头儿。看样子待人倒是厚实,言谈不俗。和他同来购物的,是他的司机小梁子。玉儿拘谨,不想和萧峰谈得太多,甚至都没有用正面眼光去看萧峰,餐桌上聊了关于鞋店的一些近况,没谈及家庭。玉儿也不想让萧峰知道自己的处境,毕竟和萧峰只是一面之交。萧峰一再说,以后玉儿的事就是他萧峰的事。

从那时起,萧峰变成了鞋店的常客,偶尔派小梁子送过来一些他出公差捎回来的特产之类的。玉儿当然是竭力拒收,小梁子把东西往吧台一放就走人,弄得玉儿无奈,倒是感觉欠了萧峰一个人情似的。

不是有句话么,来而无往非礼也!玉儿终于选了个适当的机会,把萧峰约了出来,答谢这么久的厚待。再就是告诉自己,单身容易招惹是非,身边毕竟有店员,告诉萧峰以后注意影响。

不说还好,这一说萧峰笑了:“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老土,谁还没个三朋四友?就把我当大哥好了,哪天把你儿子领过来认认舅舅。”晕了!玉儿真没辙了。交往中,玉儿知道萧峰有完整的家庭,有一女,身居要职,而且还有在朋友那入股的产业。很有前途,头脑、思维非同一般。经过几次接触,深感其才华、能力都是玉儿所钦佩的。

有些事或许是机缘巧合。

玉儿的弟弟在应聘公务员上遇到了棘手的事,玉儿知道最后一关面试,得送人情礼呀!真让玉儿为难了,想想母亲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弟弟身上,当年母亲为了安排弟弟的工作早就把家底掏空了,玉儿现在真想帮帮唯一的弟弟,但手里原有的余钱都让老公拐跑了。这两年没赚什么钱,即使赚到了,也都投资在鞋行里了。刚巧萧峰打来电话说,晚上请几个外地来的大学同学吃饭,说借此机会介绍玉儿认识,让玉儿长长见识,或许对她的生意有所帮助。玉儿正为弟弟的事一筹莫展哩!哪有心事去吃饭,心正焦虑着呢!就一口回绝了。萧峰一再追问不悦的原因,玉儿也就顺口说出烦心的事。这对萧峰来说,真是在玉儿面前表现的大好机会,过了二十分钟左右,萧峰亲自送来一张五万元的银行卡,卡号是六个幺,说暂借给玉儿,不急着还。玉儿犹豫了,她心里明白,萧峰出手大方,但是用了这笔钱之后,在他面前,自己的口齿就不会那么灵动了,想想也真的没有别的办法能帮弟弟了。玉儿当着萧峰的面犹豫片刻,看着萧峰诚恳的表情,还是伸手接过了那张卡。

这下子,玉儿更加觉得萧峰的人情还不起了。

雨季到了,刚下完雨的空气有点潮,室内不算热,玉儿关掉空调,把窗帘拉开。今晚的玉儿化了淡淡的妆,高挽起了发髻,特意让卷曲的一缕发丝垂在耳鬓,映衬着玉儿的瓜子脸。丝质的小衫儿隐约透着文胸的底色,卡腰的拖地长纱裙,隐隐约约透露着玉儿修长的双腿。整个人显得更加漂亮,魅力十足。萧峰目不转睛的看着玉儿在客厅里来回摆动着的腰肢,为之心颤!因为担心玉儿看出他的心情,故意站起来去翻看玉儿宝贝儿子的相册,来缓解自己激动的神态。齐天放假去了外婆那,这是玉儿和萧峰交往半年之久,第一次把萧峰请到家,精心做了几样小菜,弄了两样甜点。两人接触了这么久,虽然萧峰殷勤不断,玉儿心里还是有防线的。玉儿猜出了萧峰的小算盘,没有给萧峰太多的机会。一直保持着女人特有的矜持。

该来的是挡也挡不住的,玉儿预感,今晚会发生些什么。

起初,两个人真想喝点白酒,但玉儿酒量有限,担心会醉的一塌糊涂,让萧峰看笑话,所以,就拿出红酒给彼此的高脚杯倾满。一顿客套之后,两个人的酒也就进行得差不多了,绷紧的神经放松了不少。萧峰讲了一个小段子,玉儿含在口里的酒,还没来得及咽下就笑喷了。萧峰连忙拿纸巾替玉儿擦拭,玉儿已经感觉萧峰火辣的眼神盯着自己的酥胸。紧张的玉儿拽了拽丝质小衫的领儿,慌乱中筷子刮落到地上。玉儿弯腰去捡,萧峰止住了玉儿,揽着玉儿的腰替她捡起了筷子。两人起身相视无语,此时空气都凝结了,只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和喘息。红酒产生的热量让两个人的心再一次膨胀,此时的玉儿,已经无力抵挡萧峰的柔情了……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在玉儿床上的时候,玉儿睡意朦胧地睁开眼睛,感觉自己好像做梦似的。床上好久没有男人的味道了,身边躺着的萧峰,让玉儿不得不细细端详。虽然和帅气不沾边,微暗的肤色透着健康,眉宇间显示着男人的刚毅。骨子里有股男人少有的那股子劲儿,就如人常说的,多了几分恋人肉吧!接触久了,自然看得顺气多了。玉儿没有叫醒萧峰,因为他知道,夜里萧峰疯狂的宣泄很疲惫,顿生怜惜之意。

玉儿悄悄的收拾头晚餐桌的残局,重新做了早点。看时间不早了,才叫醒萧峰。萧峰起床洗漱完毕,怜惜地捧起玉儿的脸,羞答答的玉儿,低着头小声的埋怨着萧峰不该留宿在这。玉儿心里暗想,不知道萧峰如何和家人解释一夜未归的原由。萧峰早就猜透了玉儿的心事,拍了拍玉儿的肩:“放心吧!我不会伤害我的家人,也……不能伤害你……”凡事都是相对的,玉儿此时竟违背了自己做事的原则,自然而不自然的进入了第三者的角色。在情感上,玉儿还没有做到抵御一切外来因素侵袭的能力。

从此,玉儿每天的日子如昨,只是心里多了份甜蜜和对萧峰的眷恋。萧峰也很会照顾人,有事没事就送些家用过来。这期间,萧峰趁单位不忙领着玉儿出去游玩,去领略大自然的恩赐,同时也享受着二人世界的浪漫和甜蜜。虽步入三十岁的行列,玉儿早就感觉自己少了那么点活跃的心气儿了。可是,自从和萧峰交往后的玉儿,觉得自己犹如小鱼在适温的河水浮游一般,心情每天都好的不得了。还不知不觉对文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个人会静静的赏读汪国真的爱情诗,汪国真的那首《一个季节的变化》就是玉儿当前的心绪。“你像春天的雨水/飘飘洒洒/在我心中溅起涟漪/水花/雨过天晴/水面如镜平滑”。还有那首《能够认识你,真好》“不知多少次/暗中祈祷/只为了心中的梦/不再飘渺/有一天/我们真的相遇了/万千欣喜/竟什么也说不出来/只用微笑说/能够认识你真好。”似乎这首小诗就迎合了玉儿和萧峰彼此的感觉。两个人相见时,玉儿会翻弄几首喜欢的,像模像样的朗诵给萧峰。萧峰看起来严肃,真要动起心思,还真有一番兴致。一壶茶一首诗,一杯酒一首词,还动不动摇头晃脑的吟唱。玉儿看着在发挥想象的萧峰那副滑稽的表情就想偷笑,心里暗想,这不是难为人么,真看他随兴发挥的妙句,不得不佩服其囊中有墨。这时,两个人就感觉生活真正融入了诗情画意。确确实实装一把当代的陆游、唐婉。再有呢!玉儿也不担心两个人的来往会影响到萧峰的工作与家庭。玉儿看出萧峰是个干练、有心计的人。一切做得天衣无缝,似乎两人的关系就是顺从天意。

二人相安无事的交往了两年多,虽是地下的,但玉儿还是觉得很满足。生活多了一份色彩,那种诗情画意的情愫,无时无刻不在内心里滋长。虽然,这种存在方式不是耀眼的光环,但足可以让玉儿心不寂寥。女人也许最容易满足,一点点好就会把心熏染。在玉儿的抽屉里,也积攒下了两个人甜蜜的故事,玉儿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拿出来回味,或者编几首自由诗作为续补。也就在玉儿沉醉于爱河,没有任何戒备的情况下,另一个女人已经悄然走进了萧峰的世界。玉儿没想到的是,这个女人竟然左右着萧峰,让萧峰在仕途上产生质的飞跃。

萧峰近来出差开会的时候多了,单位忙的电话都很少打来,只是偶尔送过来一些东西,玉儿开始起了疑心。三五个月过去了,玉儿终于按耐不住了,她一下子想到了小梁子,萧峰的司机。对,可以从小梁子那透支一些情况吧!他拨通了小梁子的电话,告诉自己是玉儿姐姐,约小梁子下了班出来喝茶。小梁子是何等精明的人,知道玉儿的意图,再说这两三年玉儿鞋店来了新款,玉儿都会选双合意的送给小梁子。真是拿人家的手短,怎好拒绝,只好硬着头皮去见玉儿。

见到小梁子,玉儿也不拐弯抹角,明人不说暗话,说明了自己的意思,就想知道萧峰近来怎么着了?小梁子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一直搓着自己的手,不敢抬头看玉儿,心里合计如何迈过眼下这关。说与不说,左右为难着哩!在玉儿再三的追问下,小梁子无奈的道出了实情。

原来,萧峰单位人事调动,就连萧峰都没想到,新助手站在萧峰面前,竟然让萧峰惊呆了,原来是自己小学的同学杜爱玲——曾经的初恋!由于种种原因,最后没能走到一起,各自成家也就再没啥来往了。杜爱玲也万万没想到萧峰变化如此之大,年纪尚轻就爬得这么快。在曾经喜欢过的男人身边做事,真是求之不得的事,不免心里暗暗打起了萧峰的主意。利用工作之便,亲密接触自然是理所当然。再说,哪个男人会经得住女人的诱惑,何况性格开朗的杜爱玲风韵犹存,彼此尚存的那点火花不点自燃。几场酒局下来,萧峰就忘乎所以,自觉不自觉地就投进了杜爱玲的温柔乡,早就把曾经觉得完美可爱的玉儿忘在一边了。借着招商引资考察的机会,萧峰领着杜爱玲一道出去了半个月之久。不难想象,两个人是如何再续前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