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因你开始,因你而终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11

温凉坐在神庙的台阶上,身后是供奉佛祖的大殿。刺眼的日光让她微眯着眼,有几个带着遮阳帽压着声音打闹的女孩子从她身旁走过,那声音里满是羞涩,谈论着自己喜欢的男孩,温凉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

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她来到佛前,阖上双眼,双手合十,诚意十足地向佛祖许愿:佛祖在上,请保佑我,让他爱上我,我愿用往后余生的幸运换这一个愿望!

然而,佛祖似乎并没有听到她的祷告,因为后来的日子里,她眼睁睁地无能为力地看着他渐行渐远,直至他结婚。

一阵铃声响起,哨声也随之响起,如夺命连环call般。温凉深叹了一声,头发还滴着水,但她已顾不上擦了,急急忙忙套上鞋子就冲出了宿舍。

“前面那个女同学!别跑了!停下!”眼看着教室近在眼前,身后却突然响起了教务主任的声音。

温凉白眼一翻,嘴角一扯,跑得更快了。等跑进教室,她觉得自己已经快没了半条命。一边走向自己的座位,一边看向外边,确认教务主任没有追来才放下心来。

看到同桌朝自己投来一个崇拜的眼神,她向同桌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她一坐下,就问同桌周玫有没有纸巾,周玫摊手表示没有。前边的杨珩回头,看到她满头是汗,边给她递纸巾边打趣道:“再这样下去,你都可以入选国家田径队了啊!”

温凉接过纸巾,笑道:“那也不错啊!”顿了顿,又愤愤道:“这破学校,连厕所都不舍得多安装一个,一个宿舍十二个人,十二个人啊!只有一个厕所,你能想象吗?”

杨珩无语地看着她,觉得有必要提醒她一下,“我跟你一个学校,还同一个班呢。”

温凉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瞪他道:“男生和女生能一样吗?”

杨珩转回头,不打算再理她,按以往的经验,他是吵不过温凉的。温凉见他不理自己了,皱了皱眉,便也安静了下来。

翻出了书本,逼着自己静下心来看,二十分钟过去了,也没看进多少。抬头看前面坐得端正的男孩的后脑勺,琢磨着他是不是生气了,看了半分钟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温凉有些后悔刚刚那样子讲话,抬手抓了抓头发,发现头发还没干就更烦躁了。

教室里只剩下翻书声和沙沙的写字声,周玫似乎发现了她的烦躁,递了一张纸条过去。温凉摊开一看,上面写着几个清秀小字:你怎么了。温凉抓起笔,只回了“没事”两字。

她的眼睛往前后门和窗口扫了几眼确定没有老师后,才拿出压在众多科目书下的一本薄薄的书。这是她们班的女生偷偷流传的最受欢迎的一本爱情小说。男女主从最初的悸动,到勇敢向对方表白,虽然中间有些波折,但他们还是坚定地走到了一起。

正看得津津有味,她的肩膀就被拍了一下,力道还挺大的。以为是后面的同学要借东西,龇着牙回头,结果头才转到一半就发现她的右后方立着个人,眼睛马上上移,正对上笑得温柔的班主任。她心里有些发毛,那只还放在小说上的左手慢慢地拿旁边的历史书,打算用历史书覆盖住。然而还没拿到,那本小说就被班主任抽走了。她能够感觉到周围同学看过来的目光,禁不住红了脸。

她想辩解些什么,就见班主任屈指敲了敲她的桌面,然后朝她勾了勾手指,示意跟着她出去。

在办公室里,她终于等到班主任的目光从那本小说中移开,她迅速调整好表情,对着班主任笑着,有些讨好的意思。

“有喜欢的人了?”脸上是温温柔柔的笑。

温凉立马回道:“报告老班,没有!”班主任见她这样,不由地笑出声,“你这孩子干嘛呢,整那么严肃。老师也是从你们这个年纪过来的,这个年纪有喜欢的人是正常的。”

“老师,我真的没有。”

“好了,没有就没有。”说着,班主任拿起了那本封面是粉红色的小说,用手指拨弄了几下,继续说:“老师当初也是这么在课堂上偷偷地看着小说,想着自己暗恋的人。”

温凉见她脸上露出些怀念,有些好奇,不由地问道:“老师居然也会暗恋别人吗?最后怎么样了?”

班主任点了点头,温凉惊呼:“哇!老班居然也会像我们一样暗恋着别人啊!”

“温凉,你承认你早恋了。”听见这话,温凉便明白自己这是中计了,瞬间一脸惊恐,“我没有……”

班主任微笑道:“你刚刚说,老班居然也会暗恋别人?这不是承认了吗?”

温凉心中计量着该如何逃过这次“劫难”,还未想出来,班主任就已经笑眯眯了,说:“这次月考考不到年级第一,我就要请你的家长了哦!”

温凉点了点头。刚好晚读铃声响起,班主任拿着那本粉红色小说在她眼前晃了几晃,微笑着说:“回去晚读吧。”

温凉暗自咬牙,这次是她放松警惕了。

晚读下课,周玫和林意就围了过来,温凉诉说了一番后,忍不住往前边的位置看了一眼,“都是因为你!”

话刚落,杨珩就回头了,看了一眼温凉摊在桌面上的书,嗤笑道:“就这字,还想考年级第一?”温凉想反驳却又无从反驳,见他的视线还停留在她的书上,她凶巴巴道:“不准看!”

说完就听到周玫和林意的笑声。

温凉还沉浸在自己字丑的悲伤中,眼前就出现一本楷书字帖。她愣了一下才抬头,正对上杨珩的眼神,“傻掉了?”杨珩晃了晃手里的字帖问道。

温凉才不理会他那些别扭的话,伸手拿过了那本字帖,努力地压下扬起的嘴角,故作矜持地问道:“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杨珩哼笑道:“确实不太好。”说着正要伸手拿回去,温凉见状,拿着字帖赶紧背过手,表情夸张道:“给都给了,哪里还有收回去的道理?”

杨珩轻笑道:“好好努力吧,搞不懂你们女生怎么那么爱看那种言情小说?”

“哼,你是体会不到那种乐趣的。”

杨珩翻了个白眼就转回去继续埋头读书了,温凉按捺着内心的欣喜和激动,抬头看看前面那颗万分可爱的脑袋,原先觉得燥热的空气都清凉了不少,眼角眉梢都漾出了笑意……

身穿白色T恤的少年在球场上尽情驰骋,汗珠顺着他的脸颊流下,目光如炬地盯着对方抱着篮球的手,时刻想着从对方那里截下球。终于,在对方传球给同伴时,他一个快步、长臂一伸就拦下了球,不理会对方的虎视眈眈,双臂将球抛出一个完美的弧形,球准确无误地投进了篮筐。

温凉抓着夏知宜的手臂,激动地喊道:“知宜,看到没有,三分球!”夏知宜说道:“看到了,看到了,不要太激动了,你抓疼我了!”

温凉不好意思地侧脸对她笑,“对不起啊,我太高兴了啊!”夏知宜翻了个白眼,看了看周围的同学,凑近了温凉的耳朵,低声道:“这么激动,你不会是喜欢杨珩吧?”

听到夏知宜的话,温凉几乎要跳起来,立刻反驳道:“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喜欢他?我就是……就是看我们班赢球了,我这是有集体荣誉感啊!”

她的声音挺大的,围坐在球场阶梯上的同学都看了过来,她瞬间觉得脸红耳热的。

夏知宜一脸的坏笑,“不是就不是,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

温凉拧了下夏知宜的胳膊,说:“快看比赛!”

温凉的视线回到球场的时候,杨珩正站在球场上冲着人群笑,那温暖而爽朗的笑容就这样撞入了她的眼眸里……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肆无忌惮地挤满了整个教室,温凉神色有些恹恹的,扭了扭酸累的脖子,已经被压得有些皱的数学练习本进入她的视线,忍不住咬牙切齿,要不是那什么鬼年级第一,自己又何至于午休时间都在教室里。抬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还差十几分钟午休才结束,她走去厕所洗了把脸,终于精神了点。

下午第六节的体育课,跑了几圈她就回教室了,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教室,叹息了一声,便继续做中午没算出来的数学题了。二十分钟过去了,她还是毫无思路。

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时,她总是喜欢咬着笔尖。

突然一道阴影覆盖住了她,还未抬头就听到杨珩的声音:“哟,这么简单都解不出来?”

她把笔重重地仍在桌上,双手环抱在胸前,也不看他,“这哪里简单啊!”

“啧,这么没耐心啊,让我来给你露一手!”杨珩把球放回座位,拿起她的那只笔,刷刷几下就解了出来。

温凉看着那答案上的几个公式,她是一脸的懊恼。

杨珩看着她那懊恼的神情,忍不住刺她:“这么简单都不会,你要能考年级第一,母猪都会上树咯!”

温凉没好气地看着他回击道:“你不打击我是会怎样?”说完,眼睛一转,直直地看着杨珩,他的额头上还有细细小小的汗珠,稍长的发温顺地贴在额头上。杨珩被她看得有些发毛,象征性地搓了搓手臂,有些警惕地问道:“干嘛?”

温凉嘿嘿笑道:“你说的对,这样我肯定是考不上年级第一的,但是有你啊!”杨珩是真正的学霸,数次年级第一名,从未掉落年级前三名。

“你想让我教你?”

温凉点头,杨珩嘴角扬起,“承包我两个星期的奶茶。”温凉痛快地答应了,眼睛笑成了一条线。

她和杨珩是初中同学,两人在初中并不算太熟悉,上了高中后又意外地在同一个班,两人像见到亲人般,一来二去的关系就变得越来越亲近了。

月考结束了,温凉只考了年级第四名。这几天她的心情很是低落,走过教师办公室每每都要往里看几眼,看到班主任打电话总会担心是不是打给她的父母。

然而一个星期过去了,班主任没有再找她,也没有请家长。不知是班主任忘记了还是怎么的,这件事就这样雷声大雨点小的过去了,温凉渐渐地放下心来。

二中一年一度的校运会来袭了,校园里各项比赛正热火朝天进行着。

教室里很多人都在围观班主任给杨珩、马煜等人化妆,今晚他们将代表071班表演节目。

杨珩先化好,与众人调笑了一番。直到众人去围观另一位同学,他才回头,看到温凉在埋头写作业,他敲了敲她的桌子,温凉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继续低头。

“哎,你觉得我化了妆怎么样?”

温凉边写作业边淡淡地说:“好看。”

“你都没看。”

“刚刚看过了。”

杨珩被她噎住了,打量了她一会儿,凑近她笑嘻嘻道:“我总觉得你是不敢看我,你不会是喜欢上了我吧?”

温凉正在写字的手顿了下,缓缓抬头,漫不经心地说:“对啊,我喜欢你啊,要不要试一试?”

杨珩夸张地哇了一声,双手做出护胸样,“我把你当朋友,你却……”

温凉不理他的表演,一扯嘴角,继续低头写作业。

杨珩见状,皱了眉,“你怎么了?你最近好像都不开心,因为没考到年级第一?其实……”

杨珩还想说些什么话安慰她,温凉打断了他:“我没有不开心,你想多了,可以不吵我吗?我想认真写作业。”杨珩一愣,觉得温凉好像真的哪里不一样了。

高考即将来临,每个人都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温凉的状态不是很好,班主任再一次找上了她。

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她还没有缓过神来。

脑海里全是班主任所说的话:“杨珩成绩很好,如果你想以后还跟他同一个城市,那么必须调整状态。如果你高考失利了,你们未来几乎没有可能了。”

高考后,开始填写志愿。杨珩填了上海交通大学,温凉虽也想跟他同一个学校,但和杨珩的成绩差了三十多分,她根本不可能去上海交通大学,最后只能填了上海大学。无法同一个学校,至少也要在同一个城市。

手机铃声响起,温凉也不看直接按下接听,闷闷的“喂”了一声,是杨珩。

温凉咬着牙听他说,对夏知宜如何如何喜欢,求她帮他追到夏知宜,她很想大声吼:“别再跟我说了!我喜欢你你知不知道?你喜欢她为什么要告诉我?”然她只是忍着快要泛出的泪,笑道:“很好啊,夏知宜是个很好的女孩子。”

无论杨珩怎么说,温凉都不答应帮他追夏知宜,她办不到。

温凉在家浑浑噩噩地待了几天后,夏知宜来找她了,脸上挂着笑容。果不其然,在之后的谈话中,夏知宜印证了她的想法,他们在一起了。

她才恍然,原来一个月前夏知宜说的喜欢的人就是杨珩。

温凉最初选择上海,是因为杨珩选择了这里,只是现在似乎没有什么意义了。

这天温凉在图书馆看书,手机突然响了,是杨珩,还不待她按下接听键,那边就挂了。温凉怔了一下,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还不待思考,QQ就来了消息。

打开了,是高中同学苏哲发来的,他们平时的交集并不多,她不明白苏哲怎么会找她聊天。她象征性地聊了几句就以看书为借口结束了这次聊天。

她还在想要不要回拨,杨珩再次打来了电话,她捂着手机走出图书馆才按下接听键,还来不及说话,杨珩就直接问:“你怎么不跟苏哲聊久点啊,好不容易给你制造的机会哦!”

温凉很疑惑,“你怎么知道我跟苏哲聊天?什么机会?”

“你不是喜欢他吗?我跟他说了,正好他对你也有意思,嘿嘿,够朋友吧!”

温凉明白了,甚至能够想象到杨珩此刻的表情,沉了声音说道:“谁告诉你我喜欢他?”

杨珩回道:“我猜的。我可发现了,高中的时候你总是偷看他。”笑了几声又继续道:“我都有女朋友了,可不想你孤家寡人哦!”

闻言,温凉喊道:“我看的不是他,我……我看的是你……”

“不是就不是,你这么冲干什么,我也是为你好。”

温凉吸了口气,说道:“杨珩你少管闲事!”

“温凉你这是什么意思?虽然是我不对,但是我也是为你好,你也不至于……”

温凉还在气头上,直接截掉了他的话,红着眼睛说道:“谁稀罕!”

“呵,行,算我好心喂了狗!”只听到“嘟嘟”的声音,杨珩挂了电话。

整整一天了,她都还没缓过来,书也看不进去了。

5月的风还带着凉意,温凉刚从图书馆出来不由地瑟缩了一下。抬手看了眼手表,离约定的时间只剩30分钟了,她不由地加快了步伐。

她是最后一个到的,迟到了4分钟。刚推开包厢的门,舍友就相继调侃她。

温凉自知理亏,也由着她们调侃。她很少和她们一起去逛街,也很少参加活动。如果不是舍友生日,她现在还会在图书馆的。

歌声包围着她,喝了几杯酒,她脑袋更加晕乎乎了。她找了个借口出去了,上完厕所后走出了KTV的门口,带着寒意的风让她清醒了几分。

她不喜那样的热闹,走进了一家奶茶店,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喝着温热的奶茶,感到全身都暖了起来。她手撑着侧脸看向窗外,一对情侣闯入了她的视线。

她用勺子搅动着手里的奶茶,眨了眨眼,终于还是落了泪。

她莫名地拿出了手机打给一直在追她的那个男孩,勾着嘴角,对那边轻声说道:“我们在一起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