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宝迷案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0-09

一、巧赶乞丐错失良机

“叮当”一声脆响打破了财政局家属楼的宁静,随后传来一个老女人沙哑的哭声:“我又没惹你,你为啥子踢我,还我瓷碗,呜……还我瓷碗……”

财政局钱无量局长从家里赶了出来,看到这种情形,炸雷般地大吼一声:“干啥子,还不住手!”吼声一出,果然厉害,两人都停住了手。老妇女看到钱局威严的目光便把吊住领带的手松开了。钱公子狼狈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对钱局说:“这老不死的,跑到这里来撒野,弄死她算了!”说着还想去卡老妇人的脖子,钱局厉声喝道:“还不快走,看你这样子像什么话!”钱公子听父亲这样说,才扯了扯衣服悻悻地离开了。

刚才出现的那位年青人就是钱局的大公子,在市地税局上班。钱公子平时看惯了华丽精美的物品,对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老妇人看不顺眼,便用“飞毛腿”一脚踢翻了老妇人手中的瓷碗,哪知这老妇人黑是黑有性格,眼看自己赖以生存的饭碗被打破了,自是又哭又闹不依不饶,一时情急还抱住钱公子的腿不放。钱公子恼羞成怒,又扇了老妇两耳光。老妇又吊住钱公子的领带不肯松手,一时间楼道塞满了围观的人群,大家慑于钱家权势敢怒不敢言,整个楼道乌烟瘴气混乱不堪。

这时,钱局俯下身子对老妇人说:“大妈,这小伙子不懂事,不要跟他一般见识,来,饿了吧,快吃点东西!”说着就把手中的鸡蛋面包递了过去。老妇见钱局这么亲切又送来这么好的东西,不敢相信是真的,她眼里噙着泪花摇了摇头,钱局说:“大妈,我不会害你的,快吃吧!”老妇人这才接过面包狼吞虎咽地大嚼起来,三下五除二吃完了,接着“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起了响头,“官老爷啊,您真是好人呀,您真是好人呀!财神菩萨保佑你升官发财,大富大贵呀!”围观的人不由地笑了,“老婆子,算你拜对人了,他就是活财神呀!”钱局笑转身就走了。

钱局来到门外拐弯处,碰见一个挑东西的“棒棒”,他随手抽出了一张十元的钞票说:“你给我把楼道口的那个老叫花子撵走!”“棒棒”接过钱二话没说抽出扁担向老妇人走去,“死瘟丧,坐到这儿干啥子,给老子找死哟!”说着就劈头盖脸一阵扁担向老妇人打去。“哎哟——哎哟——”老妇凄厉的哀呜响彻了楼宇,撕心裂肺,翻身爬起向街上跑去……

二、无心插柳喜从天降

钱局昨晚打了一通宵麻将,输掉四千多,心里很不是滋味,回到家中灌了几口五粮液就和衣躺下了,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四点才醒过来,简单洗漱了一下就下楼去蹓跶。他漫无目的地转悠,一个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他揉了揉惺松的睡眼,仔细一瞧,哟,这不被撵走的老妇人吗?怎么又回来了?再一看她的手里拿着一个瓷瓶,白底青花,细颈平口,虽然蒙着污泥,但仍然可以看出它的姿态来。

他是一个古玩收藏爱好者,平时出差开会总爱到古玩市场去转一转,见到有合适的心爱之物就会慷慨解囊,可一直以没收藏到压轴珍品倍感遗憾。这时看到老妇人手里的瓷瓶,凭直觉这绝非一般器物。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装着漫不经心若无其事,左逛逛右瞧瞧不知不觉地向老妇人靠拢。老妇一抬头,猛然一见自己面前立着一个西装革履大腹便便的人,惊恐万状连连后退,口里嗫嚅道:“我没犯法,不要抓我,我没犯法,不要抓我!”钱局满脸堆笑地说:“老人家,别怕,您不认得我了吗?”老妇人惊魂未定又看了看,一下跪在地上磕起了响头。“官老爷,谢谢你的大恩大德!”他把老妇人搀扶了起来,仔细地拍尽了老人身上的尘土,又从附近超市买来一袋蛋糕和一瓶矿泉水放到了老人手里说:“老人家,饿坏了吧,快吃吧,你把瓷瓶给我,我帮你拿着!”

他接过瓷瓶迫不急待地用衣袖擦了又擦,再看瓶底有朱红题款“龙凤呈祥,匡胤亲笔”,看到这里,他不由地想到了什么,便俯下身子对老妇人说:“老人家,这里人多混杂,很不安全的,你千万别走开,千万别走开!一定要等我回来!”说完就往家里跑去。

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前飞奔,气喘吁吁地跑回家中从书架上拿出一本“瓷器通鉴”翻了起来,翻到“宋代篇”写道:“宋太祖赵匡胤曾命官窑烧制了两只青花瓷瓶,绘龙凤呈祥图,代表景德镇瓷器最高工艺,是稀世珍品。”看到这里,他两眼放光,心里一阵狂跳,忙不迭地冲出门去。

他无法抑制内心的狂喜,急匆匆地往楼下跑去,平时走惯了的楼道这时却磕磕碰碰的。他心如火燎恨不得飞到老妇人那里,快走完楼道时,冷不防脚尖绊到台阶,肥硕的身躯重重倒在地上,摔了个“恶狗抢食”,待到爬起来时,满脸灰尘,门牙摔掉一颗,鲜血顺着嘴角直往外流。他此刻全然感觉不到痛了,又继续以极快的速度向前跑去。

来到老妇人刚才等待的地方,他左瞧瞧右看看,没看见老妇人半点身影。究竟到哪里去了呢?他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往脑门上冲,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不行,我必须找到她!他在心里说着,便在附近寻找了起来。

先找到一家杂货店,他上前问那个满脸横肉的老板:“你看见一个穿着烂衣服走路有点瘸的老婆婆了吗?”老板眉毛一竖,说:“她是你什么人?”钱局满脸堆笑,说:“她是我妈,一个人出来溜达,不想走散了,你看见了吗?”老板“哦”了一声,随手往左一指,说:“往那边去了。”他忙退了出来,往前方疾步走去,一边走一边左看右瞧,恨不得马上找到那个老太婆。

长长的街道快要走到尽头还没有半点音讯,他内心十分沮丧,碰破的脸疼痛难忍,双脚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只好折转身往回走,只叹自己命薄,没有财运啊!

这时脑海中又闪现出青花瓷瓶的影子,熠熠生辉,光彩夺目,又觉得花花绿绿的钞票铺天盖地的向自己涌来。疲惫的神经马上又兴奋起来,不,我不能这样算了,我一定要找到老太婆,我一定要得到青花瓷瓶!

他跑到一个修皮鞋的老头那里笑容满面地递上了一只烟,问道:“大叔,您看到一个拿着瓷瓶的老大娘吗?”老头和蔼地说:“她是你妈妈吗?”他说:“对呀!”老头又说道:“你也太不像话啦!你穿得这样体面,你看你妈穿得啥样啊!还让她一个人在街上走!”他又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了上去说:“大叔,教训得对,我一定改,我一定改!”老头把钱挡了回去说:“我不要你的钱,她往右边那条街道走了。”他赶忙收回钱往右边那条街道去找了,边走边骂道:“他妈的,杂货店老板害我,给老子指反方向,看老子回头不收拾你!”

他心中又燃起了希望,走了不远,看到前面有一个背影很像老太婆,眼一亮,对了,终于找到了!他快步走了上去,“老婆婆,我终于找到你了!”那人一扭头,“神经病,我不认识你啊!”他仔细一瞧说:“哦,对不起!我找错人了!”那人骂骂咧咧地走了,他心头浇了一盆冷水,“莫不是老头也骗我吧,干脆不找了!”

他怒气冲冲地往回走着,想去找老头算帐,刚走出没几步觉得脸上一阵刺痛,撞上人了,他正要开口骂人,刚张开嘴,霎时惊呆了,啊,这不是老太婆吗?太巧了!他连忙扶着老太婆的双肩,急切地说:“老婆婆,我找你找得好苦啊,瓷瓶呢?”老太婆说:“我也在找你啊,瓷瓶放在家里了!”“什么,家里了?快带我去!”钱局扶着老太婆往她家里走去。

他们穿过一条狭窄的小巷,来到一片破旧的木板房,木板房的旁边就是老太婆的“家”,其实哪儿像家啊,就是由几张破毡搭成的窝棚,仅能容一个人在其中睡觉。

老太婆一脸担心地说:“为怕小孩拿了去,瓷瓶就放在被套里!”钱局二话没说,撕开了被套,取出了瓷瓶,老太婆看着心痛,“我仅有的一床被套,你怎么给我撕坏了呢?”钱局亲切地说:“大妈,没关系的,我给你买床新的!您一个人流浪在外受了不少苦,真不容易啊,上我家住吧!”老妇人摇了摇头说:“我是生来的苦命,消受不起呀!”钱局说:“大妈,您这就见外了,我亲妈去世得早,见到您我就想起了我的亲妈,您就把我当成自己的亲儿子吧!自己的儿子有什么好客气的,再说我也不忍心您在外挨饿受冻遭人冷眼啊!”说完不由分说提着瓷瓶扶着老人往家里走去。

扶到楼下,老人被“棒棒”打过的腿还在痛,无法上楼,钱局不顾自己大腹便便步履蹒跚一步一挪地背着老人爬上了四楼,来到家门口放下老人,他已是气喘吁吁双退发软了。按响了门铃,防盗门“吱呀”一声开了,露出了钱夫人满脸横肉的脸,“老东西,你拖了犁呀,看你累成这样子!”钱局喘了一口粗气说:“快,快把大妈扶进去!”钱夫人刚才没注意,现在才看见门外站着一个脏兮兮的老太婆,火冒三丈,对钱局嚷道:“吔,老东西,在哪个粪坑边上捡到个疯婆子,背你妈的时哟!”钱局赶忙捂住钱夫人的嘴说:“姑奶奶,别闹啦,回头我给你解释。”老人刚才听到钱夫人如此说,气得发抖,就要转身下楼,钱局连忙拉住老人陪着笑脸,说:“呃,大妈,她没有读过书,您老大人不计小人过,别给她计较!”说着便扶老人进了屋。

安顿好了老人,钱局就一把拉夫人进了书屋,锁上门,扬着手中的瓷瓶说:“夫人,我们发财了!钱夫人说:“别蒙老娘,捡到什么破烂货,发你个头!”“这是宋代景德镇官窑烧制的青花瓷瓶,一共都只制了两只,是稀世珍品,价值连城啊!”

钱夫人从书房走了出来,紧挨着老妇人坐下,装模作样地给自己两个嘴巴,一个劲陪不是,“大妈,刚才多有得罪,您老人家可别往心里去,我们真心诚意地请您来,您就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嘛!您要吃什么,穿什么尽管开口,千万不要客气哟!”老妇人受宠若惊不知说什么好。

安顿了老人睡下,钱局夫妇把瓷瓶用清洁剂洗得干干净净,又用酒精擦拭了一遍。夫妻俩依偎在床上共同赏玩这青花瓷瓶,钱夫人说:“这老太婆脏兮兮的,我真是看不顺眼,还是把她打发走了吧!”钱局说:“我也这样想,可是要得到这件宝贝不出点血怕不好消灾哟,我看给她一万吧!”“吔,你出手还大方哟,给她二千元都把她从脑壳上看到脚底下。”钱局说:“好,两千就两千!”

第二天早上吃罢早饭,钱局给老人倒了一杯“龙井”,真诚地说:“大妈,我们买了一些鲜花,缺少一个插花的瓶子,你老人家就把这瓶子送给我们插花吧,我们给你买一个不锈钢的亮晃晃的大碗!”老妇人说:“恩人啊,这旧瓶子也不值钱,要你就拿去吧!”钱夫人说:“大妈,我的两个在外读书的儿子今天就要回来了,本来该留您老人家长住在这儿,但房间太挤,这儿是两千元,您老人家拿去住旅馆买补品,用完了我们亲自给您送钱去。”说着递给老人一叠钞票,推辞了一会儿,老人千恩万谢地把钱收下了,他们把老人送下了楼,转身就回家了。

三、京城鉴定一波三折

回到家中,钱局禁不住又从保险柜中拿出青花瓷瓶把玩起来,他翻来覆去地看,钱局最后落眼到瓶底的题款上,看到题款色泽鲜艳宛若新出,心里又犯嘀咕:“妈的,该不会是赝品吧!这题款怎么这样鲜艳呢!”看着看着他脱口而出,“如果是假的,那可就惨了!”一听这话钱夫人脸上立马晴转阴,眉毛一竖:“什么?假的?你龟儿子不要看走眼啰,我们可出了两千元钱啊!”

钱夫人这时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忽然她眉头一皱,双手拍掌,说:“有了,中央台不是开办了‘鉴宝栏目’吗?我们为什么不把它带到北京,请专家鉴定呢?”钱局一听,“对,夫人高见,我们明天就动身!”

来到北京,他们找了一家宾馆住下,他们丝毫不敢大意,进了宾馆房间马上把门锁上,从编织袋中拿出青花瓷瓶放在床上,两人轮番看着,连吃饭都叫宾馆服务员送,生怕青花瓷瓶长翅膀飞走了。钱局夫妇保持高度警觉,满以为这样可保万无一失,那知第二天一早,准备将宝物拿去鉴定时,却见床上空空如也,不由大惊失色。

钱局焦急万分,惊恐地说:“我们一直看护着,怎么会不见呢?难道长了翅膀飞了不成?”钱夫人也是吓得脸色煞白,“没有这样的怪事哟!好端端的怎么会不见了?”他们赶忙在卧室里寻找了起来,地面、壁柜都找遍了,还是不见半点踪影。这时,钱局越发焦急起来,“莫不是有来无影去无踪飞檐走壁的强盗来偷走了?”他自言自语,钱夫人说:“说不定走漏了风声,坏人起了歹意哟?”钱局越听越急火冒三丈,“你妈哟,教你看着,你看骡子去了呀!”钱夫人怒从心中来:“你娘的,连只瓶子都看不住,有啥用啊!”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激烈争吵了起来,钱局越说越激动,挥动拳头向钱夫人砸去,钱夫人随手操起香水瓶还击,越闹越凶不可收拾。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服务生问:“先生,有什么事需要帮助吗?”室内霎时安静下来,钱局说:“没什么事,谢谢!”服务生回答:“有什么事随时通知,竭诚为你服务!”说完就走了。

钱局夫妇这时也冷静了下来,再吵也不是办法,如果泄漏了真相对自己更为不利,还是再找吧。于是两人又在屋里翻箱倒柜找了起来,一遍又一遍,还是没有半点收获,唉,真是急死人哪!钱局提起电话准备拨打“110”,钱夫人连忙制止了:“你娃想吃官司进局子啊?”钱局如霜打的茄子耷拉着脑袋,“那又咋办呢?就这样两手空空的回去?”钱夫人气得默不作声只顾抹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