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那天,她离开了讲台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0-09

安然终于踏上了三尺讲台。这是她梦寐以求的愿望。虽然只是代课教师,对她来说也满足了。这还是哥帮她实现了这愿望。哥花了一千块钱,一条中华烟托人求情送礼才搞定。安然是个不错的女子,身材苗条,模样好看,可就是应了一句老话,自古红颜多薄命。她嫁了个不争气的老公。老公好赌,在外打工,不但不管家里,还欠了许多外债,债主追债不知道把他追去哪里了。安然对这个老公是毫无办法。唯一办法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离婚。但安然没有走这条路。她不想给孩子一个不完整的家。

孩子总得要人管,安然不想把孩子交给别人管理,她得把孩子带在身边她才放心。所以她做了留守女人。用微薄的代课工资补贴家用。

安然什么都不想,就想着把学生们教好,把自己的孩子带好。

安然的课上得特别棒,孩子们听得津津有味,看着孩子们一个个充满好奇的目光,充满崇拜的目光,安然心里特别满足。她喜欢孩子们,她在孩子们面前找到了自信感,找到了满足感。与孩子们打成一片,跟孩子们欢歌笑语,谈天说地。她把孩子们当作自己的孩子来看。

安然的这份辛苦也终于得到了回报。在教师节这天,学校还表扬了她。校长说,等开完会,去办公室找她。

对于校长,这个不怒自威,仪表堂堂,肃然起敬的男人找她。安然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别提有多紧张。

开完会,安然敲开了办公室的门,校长应了一声。一看,校长好像在看什么文件之类的东西。安然不敢打扰,她在等校长发话。过了约二十多分钟。校长才把眼神从文件中移开,对安然说到:“安然,你真是个好教师。要是我们这队伍中多几个像你这样的人才就好了。”“校长过奖了,若真是我能干的话还不是你校长领导有方。”

“哈哈,看不出你这女子还真会说话,不过我这当领导的还不是有为难之处,比如现在就有一个难解决的困难。上面教育局的压下来一个代课教师,要在我这落脚。并且指定要在你处上课。所以今天找你来,我是找你商量,看是不是把你工作调动一下?”“可是校长,我家离学校很近,我的孩子又在我那上学,我跟学生们混得很熟了。这对我来说好方便啊!”安然急了,原来校长找她就是为了这个来的。什么狗屁校长,亏她哥还送了一千块钱给他,亏她心里一直把他当神一样看。上面一发话,怕丢了乌纱帽,软了骨头。来撵我来了。

见安然没同意,校长就不再提此事,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东拉西扯开了,安然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可心里却不是滋味,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校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学校里静悄悄的,老师孩子们早已离开了学校,安然不敢起身离开。倒是校长好像记得时间不早了。对安然说:“你的教师节的礼品还没拿吧,上我宿舍去取。”安然这才跟着校长后面取她的礼品。

校长开了门,让她进了屋,顺手把门关上了,安然警觉起来,本能地往墙角一站,男人的手已贴上安然的脸,嘴里柔声到:“真漂亮。”

安然惊慌失措:“校长,别……别这样。”

“我喜欢你,你与别的女人不同,很特别。要知道,有很多女人都想跟我,我不愁找不到女人。”

他这一句话说得不错,别小看一个小小的校长,孩子转学的,老师晋级的,一个个都围着他转,加上他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许多女人都想傍上她。安然这点很清楚。但她是个心气很高的女人,她不想攀龙附凤。因此对校长说:“校长,我不是那种女人,我得对我老公负责。我从没……”没等她把话说完,校长已经把她逼近死墙角,两手叉在墙上,整个人几乎贴上安然。连带威胁:“这事你老公不会知道的,只有天知地知。你若拒绝我,我把你弄到偏远地方去,你若依了我,我每个月给你一千块钱。”说罢,嘴已经凑到安然的唇上。堵住了安然的话。娇小的安然怎能抵得住那高大威猛的男人。

可怜的安然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看到他面前的男人一扫昔日的绅士风度,眼睛里射出的布满血丝的吃人的目光。

学校里出奇的静,静得可怕。安然神思恍忽走出了校长的宿舍。天没下雨也没太阳,阴沉沉的,她把伞撑开来,似乎怕这一片净土笑话她,怕苍天嘲弄她。

不知道怎样走回家的,安然把自己重重的甩在床上,开始放声痛哭。脑海里回放着刚才的情景。一枝红杏出墙了……

日子一天天过着,外面传来老公与别的女人同居的消息。安然紧崩的神经彻底崩溃了。她要发泄,发泄!!

安然第一次精心打扮自己,敲开了校长的门,主动圈住男人的脖子,热烈地送上自己的香唇……这一次她没了羞涩感,没了罪恶感。她尽情地享受着男人给她带来的快乐。她感觉自己骑着一匹白马在天上遨游,是这男人把他带进了天堂。两人缠绵着。她的身子软得如棉花一般。原来两情相悦是如此的美妙。是这男人让她真正地做了一回女人。

安然变了,变得越发美丽。变得楚楚动人。她不再去想那些烦心事。她的脸上开始有了笑容。她常常渴望着男人的到来,她喜欢听男人的甜言蜜语。她感觉这世界如此美好,蓝天好蓝,白云好白,花儿好鲜艳,鱼儿好自在。

又一年的教师节来了,安然早早地起了床,梳洗打扮,她的心情爽极了,因为很快就要见到她心爱的人。

来到学校,安然搜寻着她心爱的人的影子。但她落空了。这个节日怎会少了他?怎么?今日的教师节有些不同?老师们三五成群的站在操场上,好像在议论着啥,似乎出事了一般。安然一看,操场中心围了一群人,中间一人正口吐飞沫地大声吵着,其中有一位比较年轻一点的又在极力分辨着什么?中间一人安然知道这是校长夫人,另一位是学校的舞蹈老师。老实说校长夫人长了一张孩子脸,光看脸还是听漂亮的,但往下看确不好评价了,一个水桶腰,听说她每顿饭要吃三大碗。

安然一见校长夫人,脸上有些发烧,她觉得对不住这女人。她抢了她的男人,而这女人却毫不知情。

听到校长夫人在指着舞蹈老师说:“我今天算是豁出去了,反正我是不和他过下去了。你两昨天干的好事以为我不知道1"

年轻女人尴尬着:“没这回事,别乱说,校长跟我老公的关系那么好,我们咋会做出那种事来,你恐怕是误会了。”

“我误会了吗?就拿你老公跟他的关系作挡箭牌,尽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他不是跟主任的关系也很好吗?主任的老婆同样的跟他照睡不误。”

当场的人都哄堂大笑起来。有人在窃窃私语起来:这下校长栽得深了。

舞蹈老师脸色有些搁不住,急了:“你别血口喷人,你得拿出证据来。”

“我没凭没据,敢在胡说八道吗?要看你们昨天去哪儿开房的票据吗?”

女人哭着跑了,而此时的安然低头问自己:自己算啥?小三?小四?小五?头开始嗡嗡直响,接着是天旋地转,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在场的老师们谁也不知道安然突然昏倒原因。只知道她昏迷了几天几夜。发着高烧。

后来听说校长被老婆告发行贿受贿,作风不正等问题被撤了职,当然也离了婚。而安然从此以后离开了讲台,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