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的黄昏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0-22

一树桃花染红,飘向故乡的云朵。虚设的梨白坠落,哽咽的诗句敲不出思乡的平仄。满头白发的母亲,就在那座山后!我用千纸鹤叠成小诗,悬挂起来,天堂的路近了。--题记

离开家乡很多年了,每当夜深人静,我就会想起家乡的黄昏,想起家乡潺潺的小溪,摇着金黄色的狗尾儿草,想起黄昏中那个披着黄丝巾在风中欢呼雀跃的采花姑娘......

那一年,我十四岁,在村子里的学校上初中二年级,那个年少的季节没给我留下太多的回忆,只记得我那时爱读各种各样的书籍。有《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还有《中国当代文学书刊》《读者文摘》《校园诗刊》以及各种版本的故事会,诗集,散文和小小说。那时候的我,喜欢留一头短发,喜欢穿男孩子的衣服,以至后来成为大家公认的假小子!

那时候的我,可以自己抄板报,可以自己编故事,优秀的作文经常被班主任老师当做范文让同学们来阅读,面对老师的提问,我可以对答如流。为此,班里的男生女生都喜欢和我做朋友。每学期的毕业留言薄上他(她)们会郑重的要求我给他(她)们写留言,于是,我也就煞有介事的乐此不彼。但因了男孩子似的性格,使我不喜欢女孩子的娇滴滴和扭捏作态,为此,说话耿直的我,还得罪过不少漂亮的小女生!

认识晴儿,是在初二的下半学期,她是从外地转来的。穿着城里姑娘的洋气衣服,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温柔白静的脸上时常洋溢着甜甜的笑,那个弯弯的眉毛就像书上说的月牙儿一样美!我喜欢晴儿的柔,喜欢她的文静,而且她的英语极好,接触多了,我就和晴儿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听她聊城里人的故事,听她聊她自己的喜好,她说话的时候喜欢看着远方,若有所思的样子!我当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却隐隐的觉得晴儿有心事,很脆弱的幽深。于是,男子汉似的心理使我觉得自己是她的哥们,我有义务保护她!

因为慢慢和晴儿熟悉起来,自然而然地也就经常玩在一起。她是寄住在我们邻村她舅妈家的。因为是邻村,学校就座落在两个村子之间,学校的对面有一条通往红卫河堤的蜿蜒的小路。无论是假期,周末或者闲暇的日子,我和小伙伴们就相约着去长堤上玩耍,春天挖野菜、撸榆钱和槐花;夏天去小河里捞小虾抓泥鳅;秋天捉蚱蜢吃桑葚;冬天则爬上长提去打雪仗,和雪花共舞!那时候的农村虽然不算太富裕,但也能吃得饱,穿得暖,同龄的孩子都能有学上,有书读。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我们,也就生出无限的乐趣来!

记得那是一个秋日的午后,虽然刚下过雨,但太阳还是毒辣辣的,我和小伙伴们相约着去小河堤采了一篮子野生的秋蘑菇,就在那个小路拐弯的打谷场上遇见了晴儿,她也采了许多的小蘑菇,看见我,就站在了那里!我也看见了她,两个人就攀谈起来!小伙伴们见我遇见了好朋友,打过招呼也就各自散了!

我们头顶着骄阳就站在打谷场上,那里堆满了像小山似的各家各户的谷垛,小路两边是开始发黄的狗尾儿草!

“你母亲疼你吗?”她问。

“你舅妈疼你吗?”我问。

我俩一起笑起来。我比晴儿大一岁,但她的个头比我矮好多,就像低年级的学生。她爱出汗,稍一运动就嘘嘘地喘。

“真渴!你带水了吗?”她不停的擦汗,不停的抬头看着太阳。

我说:“咱们找水吧!”田地旁边都有汲水的井。

她问:“我们能找到吗?”

我说:“应该能吧!”她就跟着我走!

找水的过程中,她突然想起一件让她很不安的事情。她就那么忧郁的望着远方,她说:“爸爸因为嫌弃妈妈是农村的,在外面有了女人,她妈妈知道后喝农药死了,去了很遥远的天堂!后来,她爸爸把那个女人带回家做了她的后妈,可是那个后妈不喜欢她,而且还带过来一个和她一样大的男孩子,舅舅见她可怜,就把她带到乡下来了!”

我认真地听着,终于明白晴儿平时为什么那么安静,说话时为什么喜欢看着远方,原来她是在想她去了天堂的妈妈!

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就开始给她编一个故事的结尾:晴儿的妈妈没有死,她只是去了天堂里的某个地方,在那个地方,晴儿的妈妈会遇到一个非常爱她的男人,他们会幸福的呆在一起,开心快乐的过日子!

“真的吗”她问。

“当然是真的。”我语气的肯定已经足够让她相信了。

“你说天堂离我们远吗?我能去吗”她说。

“不能,你现在必须和我还有老师同学们和你舅舅舅妈在一起。”我说。

“我可以把这个结局告诉舅舅舅妈了!”她开心地笑了,用力地拍了一下我的肩。

我更高兴了。现在想起来,那叫得意,那是我第一次受到一个城里女孩子的表扬。这时候,我俩发现打谷场的谷垛后面有一个从未见过的干枯的汲水井,井口一米见方,大约有两米多深。井口的周围被浓密的枯草包围井沿上长满了绿色的苔藓,靠近它,能感到湿湿的凉意!

我坐在井边上,觉着很舒坦。晴儿也想坐过来,可她不敢。

“给你讲个故事吧,关于这口井的故事!”我说。

“什么故事?”她问。

“你坐我旁边我就讲给你听,一个鬼故事。”

“你别吓我,那井太黑!“她说。可她还是很小心地走了过来,很小心地坐在我旁边。

我开始编故事给她听:“那是几年前,从河南来了个小木匠,家具活做的很精细,一副老实憨厚的样子。当时,他给我们村的民办老师家的女儿打嫁妆,嫁妆做完了,他却带着老师家的女儿私奔了!再后来,老师家的那个准女婿不愿意,因为他花了好多的彩礼钱,可是那些钱都被小木匠和他的女儿带走了,男方逼得紧,那个师母受不了这份打击,就跳这口井里自杀了......

“别说啦,你吓死人了!”晴儿喊了一句。

“再后来,老师找人把师母打捞出来,就晾在这井台上。”

“别说了,你太坏了!”晴儿猛地站起来,想离开井沿。

可是她的脚踏在了那些绿绿的苔藓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哧溜一下就掉了进去,就像中了邪似的。

晴儿在井下哭,我让她爬上来。她试了几次,没能爬上来,之后,便拼命地大叫,鬼哭狼嚎似的!

这时候,我男孩子般的勇敢的心充满了力量,我要保护她,不能让她受到惊吓。

“你闪开一点,我跳下来救你了!”我喊了一嗓子。

“快跳下来吧,你吓死人了!”晴儿哭喊着。

我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砰地一声和她撞个满怀。她没顾得上喊疼,无助地拽紧了我!

我安抚她:“别怕,有我呢!”那一刻我竟然忘记了这一切都是我编的这个鬼故事惹的祸,竟然还冒出一股傻劲来!

“还怕吗?晴儿”我问。

看她头上肿起一个包,胳膊上也有擦伤的痕迹,我心疼地哭了!

“你快帮我爬上去吧!”晴儿紧紧拽着我,好像我就是她的救命稻草一样。

枯井的壁上凹凸不平,立面有向上攀爬的蜗居。她刚才吓坏了,手脚不听使唤。

“现在可以上去了!”

我从后面托住她的脚,又使劲托起她的腿,她终于如释重负地爬了出去。

待我爬上井沿时,晴儿正站在距离我不远的地方,我小菜篮子里的小野菇撒落一地。

“我要惩罚你一下!”她说。因为她实在想不出报复我的更好的办法来。

我没生气,开始把小野菇往回捡。

她也走过来帮我捡,但嘴巴撅得老高,眼睛里喷着火!

“我恨你!”她说。

我笑了。晴儿挎起菜篮子走了,我追上了她。

来到打谷场上,绕过一个小谷垛就看不见她了。她的菜篮子就放在那里。

我使劲的喊:“晴儿!”

“喂!”从小谷垛里传来她的声音。

原来她把自己藏进谷棵里,只露出一个圆圆的脑袋,吓傻的脸和谷穗一个颜色了。

我也挤进去,挨在她身边,用谷棵把自己盖上,只露出一个圆圆的脑袋。

“你太坏了,像个坏小子!”她说着,嘴巴撅得老高老高。

“刚才掉下去,我仿佛看到死人的影子,好像抓住我不放,我怕极了!”她说完,眼睛又幽幽的望着远方。

我看她说话的样子,觉得很累了,竟然不知不觉的依偎着她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

朦胧中我听到一个像炸了锅的女人的声音:“你个小妮子,黑天了也不知道回家,还和一个野小子混在一起!”

我很纳闷,我咋就成了野小子了呢?那女人在黑暗中嘟哝着,拽起晴儿走了,把整个孤单的田野撂给了我。

“我犯错了吗?我咋成了野小子了呢?”

看着地下被打翻的野蘑菇,发愣了很久:“这小野菇,难道也犯了错?”

那个秋天快过完时,打谷场上的谷垛堆成高高的金黄色,我在那个落幕的黄昏和晴儿呆了整整一个下午,知道了她为什么会来这里,为什么喜欢忧郁的望着远方!

春天快来的时候,晴儿走了,被他爸爸接回了城里。原因是那个做她后妈的女人带着那个男孩子走了。

从那个黄昏以后,我就再也不留短发,不再穿男孩子的衣服,也不再编鬼故事吓人了!

那个黄昏以后,我不再是野小子,而是出落成儒雅的小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