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手轶事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7-29

甲:(喜滋滋拿着证书,对观众)一不留神拿了个辩论手优秀证书,赶紧回去给俺媳妇看看。

乙:(从另一侧上台,偶抬头瞧见甲)哎呦喂,我当是谁呢?王叮当。这不老同学嘛!

甲:(也是一愣,后来认出了乙,也学着乙腔调)哎呦喂,我当是谁呢?二秃子。这不老同学嘛!

乙:是我,二秃子。

甲:艾玛,我说二秃子(边说边去摩挲对方光头)十年了,你这光秃秃的荒漠,还没长出一星半点草毛来。

乙:(一扒拉甲的手)去去,说话咋那么难听呢?我这不是荒漠……

甲:哦,俺说错了,不是荒漠。

乙:嗯,不是。

甲:是一百八十瓦大灯泡。

乙:对——咳,不对,什么灯泡啊。

甲:那你告诉俺,是啥?

乙:(取下套子,露出谢顶头来,指着四周围头发,强调)好好瞧瞧,我这有头发。

甲:(夸张地乐了)艾玛,这头型,整个一个地中海啊。

乙:甭管什么海,反正我有头发。

甲:(点头)说的也是——我说二秃子,你闲的没事戴个套子干嘛?

乙:要元旦了,我们单位排演京剧《白蛇传》,我扮演法海,这不刚彩排回来就遇上你了。

甲:嗯,还别说,你这个造型还真有点大螃蟹风采。

乙:大螃蟹?

甲:对啊,螃蟹。那法海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愣去拆散人家许仙和白娘子,最后不是躲进蟹壳里了嘛。

乙:啊?这是夸人还是损人啊?

甲:这话说的,自然是夸您了。

乙:没听说过这么夸人的。

甲:(用拿证书那只手比划)这回就让你听说了。

乙:(这才发现,目光跟着对方的手臂游动)咦?这是什么东西?

甲:(颇为自豪)这是证书,俺得的。

乙:啥?证书?

甲:对。优秀辩论手证书。

乙:厉害啊。

甲:那是。俺是谁啊,上学时候就是辩论手……

乙:你可拉倒吧,可别提了(对观众)这人上学时候,就会五马长枪的跟人家抬杠。

甲:怎么说话呢?那不叫抬杠,那就辩论。辩论懂么?真没学问,怪不得只能唱法海。

乙:法海咋啦?法海也是男二号。

甲:呦呦呦,还男二号,分明就是一个男螃蟹。

乙:你……得得得,不稀得跟你理论,胡搅蛮缠(一甩胳膊)走了。

甲:(赶紧拉住乙)咳咳咳……别……别走嘛……开个玩笑,您别生气。俺……俺错了,行不?

乙:我都不稀得说你,你说你上学那阵,整天跟这个辩论,跟那个抬杠的,知道同学们私下里说你什么吗?

甲:(语气软下来)说俺什么?俺真不知道。

乙:说你是抬杠大王,死拔犟眼子(东北方言,就是犟的意思)。

甲:啥拔犟眼子啊?俺那是辩论。正直的辩论,也就是说真话辩论。

乙:说真话辩论就是真话抬杠也是真话拔犟眼子。

甲:嘿!俺还是头一回听说这种解释。(对观众)这人啊,没文化真可怕。

乙:对了,我挺好奇这个抬杠证书,你是怎么弄到手的。

甲:当然是喝了命(拼命的意思)的使劲抬了——得,抬干嘛,是辩论。烦人(对观众)差一点被他带沟里去。

乙:(捂着嘴偷乐)那你是反方还是正方啊?

甲:反方——咦?真没看出来啊,你还懂术语啊。

乙:这个谁不知道啊,还术语。

甲:你也会辩论?

乙:去年拿过第三。

甲:(赶紧握乙的手)艾玛,失敬,失敬。比俺强,俺只是个优秀奖,您是三等奖啊。

乙:(抬手一个优雅动作)那是。我记得当时我们三个人辩得非常激烈……

甲:等等等,您等等,三个人?

乙:对啊,就三个人。

甲:原来是这么个第三啊。

乙:你也别小看我。不信,咱们练练?

甲:练就练?俺是正直辩手,俺怕谁啊?

乙:我正方,你反方,如何?

甲:得了,就这么办(对观众)俺就擅长反方,看俺今天不把他辩倒了,俺的姓就倒着写。

乙:耍赖!“王”字倒着写也是王。

甲:甭说话了,快点开始。

乙:准备好了。

甲:辩论主题是:冬天好,还是夏天好?(对乙)请正方先阐述自己的观点。

乙:(清清嗓子)冬天,虽然寒冷萧条,但是,那些苍蝇啊蚊子啊都冻死了,很多细菌也冻死了。最美的是下雪之后,一望无际的雪景,老有诗情画意了。就像伟人诗词描述的那样,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甲:(故意咳嗽几声)时间到,反方该上场了。

乙:(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抬杠手,请。

甲:(乜了乙一眼,整理一下衣服,昂头挺胸)刚才正方说,冬天好,俺不喜欢,所以俺反对。为啥?因为,冬天就是一个十足的老流氓,每时每刻都在动(冻)手动(冻)脚,忒不讲究了。

乙:依你之意,那就是夏天好了。

甲:也未必。

乙:(疑惑)嗯?

甲:你先别瞪眼睛,听俺说嘛。这个夏天啊,有人是这么说的,莺蝶燕舞,碧草青青,鲜花盛开,好一幅美景。

乙:是这样啊。

甲:错!大错特错!夏天更是一个老流氓,每时每刻逼着你(指着乙)脱衣服,脱衣服……脱了一件又一件……脱了一件又一件……最后脱的剩下一条小裤衩了,还逼着你脱。你说说,是不是忒不地道了?

乙:啊?合算是冬夏都是流氓啊。

甲:嗯,然也!

乙:你这是抬杠。

甲:你不说辩论就是抬杠嘛。

乙:好么,在这儿等着我呢。

甲:咋样?认输了吧?

乙:(一抱拳)甘拜下风!

甲:俺问你,你是喜欢抬杠的人啊,还是喜欢溜须拍马的人?

乙:这个么……好像溜须拍马的人说的话比较受用,不太喜欢抬杠的人。

甲:说的是实话,谁不爱听好话呢。

乙:就是。

甲:前一阵子,俺去书法协会找俺舅舅。

乙:你舅舅上书法协会了?

甲:嗯哪,是前年去的。

乙:厉害啊。

甲:还行吧,一般般。

乙:还谦虚上了——接着说。

甲:俺们班组有个工友意外受伤了,那个工友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不是很好,俺就发动班组人员捐款,可巧俺的卡里钱不够,俺就想着去跟俺舅舅借点,等开了工资再还他。

乙:没想到你还是那么急公好义——那你舅舅借给你钱了吗?

甲:别着急啊,听俺说啊——俺到了协会一看,好家伙,一屋子人都站着,围着一张大桌子议论着……

乙:这么热闹,干嘛呢?

甲:俺也好奇啊,赶紧钻进人群去看。结果,你猜咋的?

乙:咋的了?快说,别卖关子了。

甲:只见一个人拿着一个硕大的毛笔,那毛笔像个刷墙的刷子,正在那儿甩着膀子这胡噜一下,那划啦一下,好像耍大枪一样。

乙:哦,明白了,在写书法呢这是。

甲:俺一看,艾玛,敢情这书法就是这么瞎划拉出来的。

乙:人家那是狂草吧?

甲:俺看就是狂彪(彪,傻的意思)。

乙:(对观众)没文化真可怕。

甲:俺正在那儿纳闷呢,突然有人在俺后面大声说,主席,您呀太厉害啦,您这字是突飞猛进的发展啊。

乙:嗯,说明这个协会主席字写得好,又进步了。

甲:噗!好啥呀?黑乎乎的一片,跟一群蟑螂爬过似得。关键一点,俺愣是没看清写的啥玩意。

乙:你能看出啥来?一个抬杠手。

甲:(瞪了乙一眼)老老实实听俺说,别皇上看左右而言他。

乙:那是“王顾左右而言他”。

甲:王,皇上,不都一个意思嘛,你别抬杠!

乙:嘿!还赖上我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呀。好好,我不知声了,你说。

甲:俺当时头也没回说了一句,厉害啥呀?跟画鬼符似得,纯粹是言不由衷地胡说八道。

乙:这协会主席写的真那么差劲?不会是你抬杠的毛病又犯了吧?

甲:等你知道那个协会主席是谁的话,你就不这么说了。

乙:谁啊?我认识吗?

甲:柳大能。

乙:啊?他呀,一个欺世盗名的所谓书法家。

甲:可不,就是他。

乙:那人,真不配称为书法家——对了,你说了那话,人家没跟你辩论啊?

甲:何止是辩论,俺被那人给打了一巴掌。

乙:啊,这么厉害,咋还动手了?

甲:那人一边打俺还一边骂俺,混账小子,咋啥话都往外胡咧咧,走,出去!

乙:(对观众)得,遇上硬茬子了。

甲:俺赶紧说,您别生气,别打俺了,俺……俺跟你走。

乙:有好戏看了。

甲:(颇不满意的)幸灾乐祸,啥人啊?

乙:到底打起来了没有?

甲:到了外面,俺抱着脑袋还等着他打俺呢,可是等了半天,拳头没落下来了……

乙:咋这么熊了?完蛋玩意。(对着观众捂嘴偷乐)

甲:俺悄悄放下手来,只见他过来就拍俺的肩头说,好小子,你说得对,俺早就想这么说了,可就是没胆量。

乙:咦?原来那人认可你的话啊?不过,这也不能白打啊,你应该回过去一拳。

甲:那可不成!不能打人,更不能打他!

乙:说了半天,他谁啊?

甲:俺舅舅。

乙:你舅舅不是书法家嘛。

甲:谁说他是书法家了?

乙:那他是?

甲:书法协会打扫卫生的。

乙: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