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你好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04

剧中人物:

张泽,18岁,高三学生,是学校重点培养的优等生。

阳晓飞,18岁,张泽同桌,成绩优秀,但是喜欢睡觉。

范雪,18岁,高三学生,努力学习,但成绩一直在中下等。

范辙,23岁,大学毕业生,范雪哥哥。

陈老师,45岁,重点班班主任,对学生要求严格。

张毅,42岁,张泽父亲,对孩子也包容理解,性格开朗。

范一,44岁,范雪父亲,重事业,疏于陪伴家人。

宿管,同学A,同学B。

故事梗概:

张泽和范雪都是一中的学生,张泽一直保持着年级前三名,也是学校重点培养的对象。而范雪只是普通班的学生,尽管一直很努力,但成绩一直上不去,父亲极少抽出时间来陪她,也让她的性格越来越内向。

有一次晚自习,张泽因为有试卷落在了教室回去拿,当时已经接近凌晨,他意外发现有个教室还亮着灯,于是就好奇过去看了看,从窗口看见了正在自习的范雪……

剧本正文

一、学校日/外。

下课铃声响起,校园的楼梯和小路上到处都是学生。

校门口的路上,几个学生骑着单车在聊天,树影映在路面上,随着风摇晃。

阳晓飞:张泽,快点,今天好不容易休息,球馆去晚了就没位置了。

张泽(嘴角上扬地):知道了!(加快骑车的速度跟上去)

推出片名:《你好,青春》

二、教室日/内

语文课,老师正在上面讲古文,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

语文老师:今天我们要来讲《春江花月夜》,那么这首诗呢,是唐代诗人张若虚写的,很美的一首诗啊。(扶眼睛,转身写板书:春江花月夜)

语文老师:这首诗也是唐诗的一个标志,所以也有“孤篇压全唐”的美誉,这是不为过的。那么昨天呢我也让大家背诵了,现在我就找同学来背一下。(抬头,看向阳晓飞)

阳晓飞正在靠窗的位置睡觉,安静的教室传来轻轻打呼噜的声音。

张泽赶紧用手肘轻轻碰了下阳晓飞。

语文老师:阳晓飞!

阳晓飞(赶紧站起来揉揉眼睛):啊?(斜下头向张泽投去询问的眼神)

张泽(小声地):老师让你去擦黑板。(捂嘴偷笑)

阳晓飞上台拿起黑板擦把老师刚写的板书擦了,转身走下去。

语文老师:站那儿!这两节课你就不用坐着了!

全班哄堂大笑。

三、寝室夜/内

寝室已经熄灯,每个人床头亮着台灯,坐在床上看书做题。

阳晓飞(停下笔):张泽,今天你可太不够意思了啊,让我在同学面前出糗。

张泽:这儿可不怪我,再说就算告诉你你昨天也没背啊。

阳晓飞:那不一样。(突然想起什么)对了,今天数学老师发的卷子你带回来没有。

张泽:没啊,我放教室了。

阳晓飞:哥们给你个补偿的机会,去把你的卷子拿回来,我要对答案。

张泽:你明天再去对呗。

阳晓飞:(从床下拿起一只臭袜子)你去不去,你不去我把这袜子塞你被窝里。

张泽:别,我去行吧,大哥你这袜子就是核武器,赶紧去洗洗吧。(捏着鼻子下床穿鞋。)

宿管OS:(敲门声)睡觉了睡觉了啊!再不睡觉把恁们那小台灯一个个儿收了,晚上不好好睡觉,白天能学好么。

四、校园夜/内

张泽偷偷翻过男宿和教室之间的门,准备回教室找卷子。

夜晚的月光很皎洁,路灯亮着柔和的白光。

张泽抬起头,看见还有一个教室里亮着灯。

张泽OS:这么晚,难道有人偷东西?(偷偷靠近教室)

张泽从窗户看进去,教室里亮着台灯,一个女生还在低头做题目,他突然觉得心跳快了一点。

回自己班级拿完试卷,下楼梯的时候,张泽看见了刚刚那个女生。

张泽:你好同学。

范雪(疑惑地):你好。(下意识拉开距离)

张泽:哦,我是1班的,叫张泽。刚回来拿东西,刚看你教室还亮着,所以好奇去看了看。(把自己手中的试卷给她看,停顿了一下)对了,这么晚了,回寝室的大门都关了,你怎么回去。

范雪(放下心来,得意洋洋地):翻过去啊。

张泽(惊讶地):啊?

刚好走到大门前,范雪回过头,看着张泽笑了笑。

范雪:看我的。(爬上门翻了过去)

张泽站在门这边没动。

范雪(回过头疑惑地):你怎么了?

张泽(紧张的):那个……你走光了……(突然安静下来)

啊……!

五、校园日/内

自习课,班主任在查班,阳晓飞递给张泽一张纸条。

阳晓飞OS:张泽,模考结束了,今天下午放假,去球馆打球怎么样,好久没去了。

张泽偷偷看了一眼班主任,把纸条递回去。

张泽OS:行啊,反正你也赢不过。

六、校园日/外

接片头场景:

下课铃声响起,校园的楼梯和小路上到处都是学生。

校门口的路上,几个学生骑着单车在聊天,树影映在路面上,随着风摇晃。

阳晓飞:张泽,快点,今天好不容易休息,球馆去晚了就没位置了。

张泽(嘴角上扬地):知道了!(加快骑车的速度跟上去)

七、篮球馆日/内

很多人在打球,张泽和阳晓飞一行人换好球服走进球场。

阳晓飞:老规矩,三对三,二十球。

张泽(不屑地笑):随便啊,反正你也没赢过。

球场上几个人开始热火朝天的打起球来,球场旁一群人在喊加油。张泽拉远距离,又投进一个漂亮的三分球。

张泽:(走会场内,对着阳晓飞笑了笑)飞哥,今天状态不佳啊,四比零。(运球出场发球。)

同学A:张泽,接球!

球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张泽扭过头,突然看见范雪在场外观众席坐着,愣了一下,球被抢走了。

阳晓飞一个转身上篮,迎来一阵喝彩。

阳晓飞:(拍了下张泽肩膀)嘿,看什么呢,怎么突然愣了?

张泽:啊,没事,我想我妈了,继续继续。(继续比赛掩饰尴尬)

……

张泽:看我绝杀!(场外带球过人,一个漂亮的三步篮)

几个人同时欢呼起来。

八、篮球馆日/内

张泽擦了擦汗,走到观众席上,坐在范雪身边,阳晓飞几个人在和别人打比赛。

张泽(假装不经意地):好巧,你怎么会在这儿。

范雪(扭过头):是你啊,(双手托着下巴,无奈地)我哥毕业了回来工作,今天没上班,非要拉我过来看他打球,说看他的英姿。

张泽:你哥哥?

范雪:是啊,就是那个。(范雪指了指一个穿蓝色球服,正在走过来的人)

范辙走过来,对范雪打了下招呼,然后在她身边坐下来。

范辙:阿雪,这是……(坏笑地)你男朋友?

范雪(紧张地):哥你别瞎猜,(说话声音渐渐小了起来,脸色也红了起来。)他就是跟我一个学校的朋友。

范辙:行,那你们先聊着,我去买水。

范雪(脸红地):嗯。

九、校园日/内

校园模考放榜,很多人在告示栏前看自己的排名。张泽的名字排在第二位。

张泽路过榜单,看见自己的名字,正准备走开,忽然看见了范雪。他走过去,拍了拍范雪的肩膀。

张泽:嘿,考得怎么样?

范雪(无奈地叹了口气):喏。(指着自己的名字,排在400多名)

张泽:你其实挺努力的,就是方法不对,这样吧,今后放过晚自习我去给你补习。

范雪(惊讶地):啊?你给我补习?

张泽:对啊,我们是朋友嘛。

张泽os:原来她叫……范雪。

十、校园日/夜

张泽下过自习来到范雪班上给她补习,班里还有很多同学。

同学B:范雪,这是谁,以前没见过啊,不会是……你男朋友吧!

教室里响起起哄的声音。

范雪:哎呀不是,这是我朋友,来给我补习的。

教室渐渐安静下来,张泽开始给范雪补习。

第二天,张泽也过去给范雪补习,第三天,第四天……(准备几组镜头切换)

十一、教务处办公室日/内

1班班主任陈老师正在打电话。

陈老师:喂,是张泽的家长吧,是这样的,这边我有同学反映啊,最近这个张泽同学跟一个女生走的很近,我觉得我有必要把这个情况跟你们说明下……哎,好,那就这么说了。(挂断电话)

……

教务处,陈老师正在和一个中年男士谈话。

陈老师:张毅是吧,张泽同学的父亲。(扶了扶眼镜)是这样的,有同学反映啊,说张泽同学最近经常下了晚自习,去别的班给一个女生补习。(叹气)你也知道,这高三了,张泽同学是我们的重点培养对象,是很有可能考进清华的,万一在这个节骨点上思想出了问题,那就不好了。

张毅(皱了皱眉头):陈老师,如果是补习的话,那也没什么问题啊,这是好事。

陈老师:对,现在看是没什么问题,可万一要是早恋的话,这么好个苗子……

张毅:陈老师,我们现在教学不能这么死板是吧,您想,我儿子给人家补习,那两个人的成绩肯定都会进步,这对学生和学校来说,都是好事儿对吧。

陈老师:对,对。

张毅:再说了,如果我儿子真的早恋了,他给这姑娘补习,两个人一起考进好大学,不是更好么,万一现在把他们俩分开,那才会出问题吧。

陈老师:这么说是没错……

张毅:(笑了笑,看看时间)陈老师,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张毅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陈老师看着他走了出去,又拨通了一个号码。

陈老师:喂,是范雪同学的家长么,我是学校的老师……

十二、教务处办公室日/内

范一(语气凌厉地):你说说你,读书不好好读,成绩一直上不去,这也就算了,可是现在是什么时候?要高考了你早恋!

范雪低着头不说话。

陈老师:范先生,孩子的事情也要好好教育,不过张泽同学呢,是我们年级重点培养的对象,要是现在被这些事情影响了成绩,我也没办法对学校交代啊。

范一:谢谢您啊陈老师,我回去一定好好管教这丫头。(转过头,生气地)跟我回去!

范一和范雪走出了办公室。

十三、范雪家日/内

范一(生气地):你看看自己的成绩,就这样还不好好学习,去学人早恋!你这样干脆不要去考大学了!

范雪(带着哭腔的):你就知道骂我,你一直忙自己的生意,从来都不照顾我的感受,就连妈和你离婚之后你也没多陪过我一天,他只是我朋友,来给我补习的,你都不问我,就知道骂我!

范一:老师电话都打过来了,还问你什么!

范辙:好了爸,你也别就知道骂小雪,这些年你在外面做生意,没有时间陪小雪,她的性格越来越内向,你关心过她么?(叹气)再说了,如果有人帮小雪补习是好事,现在这样一闹,对两个人学习的影响才最大呢。

正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范辙打开门,张毅和张泽站在门口。

张毅:您好,是范雪同学家么,我是张泽同学的父亲,我这小子的事情,陈老师应该和你们说了吧。

范辙(无奈地):你看。(指向剑拔弩张的两人)叔叔你们先进来坐吧。

张毅(微笑的):你好,您是范雪同学的父亲吧,我是张泽的父亲。关于孩子早恋的事情,我问过这小子了,确实没有,他们只是同学关系。(顿了顿),而且,您是家长,您应该明白,现在这种情况,对孩子的影响才是最大的。

范一:您这么说,是让我现在不要管孩子?

张毅:也不是这么说,只是如果两个人的成绩都能够进步,那不就是我们家长最希望的么。

范一(顿了一会儿):下次模考你的成绩要是有进步,这事我就不管了。

张毅:哎,这就对了嘛。(意味深长的)范雪同学,叔叔觉得你很不错,不要让叔叔失望。(顿了顿)对了,小子,给范雪同学道个歉,这事说起来还都怪你。

张泽:对不起啊,范雪同学。

张毅:这就对了,今后要给范雪同学好好补习,不要让人家以为你成绩退步,知道么。

说完,张毅道了别,带着张泽离开了范雪家。

十四、教室日/内

张泽又继续给范雪补习。

第二天,张泽也过去给范雪补习,第三天,第四天……(准备几组镜头切换)

十五、校园日/内

联考放榜,张泽和范雪站在公示栏前看自己的成绩。张泽排在第一名,范雪第四十八名。

张泽(得意地):不错嘛,看起来我的补习还是很有效果的。

范雪:少来,那是本姑娘天资聪颖。

张泽:就你,算了吧,我这才叫天才,你充其量是个高仿的。

范雪(撇嘴):自恋狂。

张泽:对了,为了奖励你成绩进步,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地点你定。

范雪:真的?

张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两个人一同出去,在校外找了一家甜品店。

张泽(紧张的):那个,范雪……

范雪(疑惑地):怎么了?

张泽(掏口袋):我这儿有个东西想给你。(递过去一张纸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