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策应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08

浓浓的硝烟遮住了晴朗的天空,红旗飘扬在五龙山上,密集的枪声让人感觉到了战斗的残酷。埋伏在山坡上的红军冒着枪林弹雨,在炮声中冲下了山……红一方面军不是到达陕北了吗?还会有这样惨烈的战斗?这是红二方面军激战五龙山的场面。

1936年9月16日,红二方面军根据中央军革委的部署,发动了著名的“成徽两康”战役,目的就是策应红四方面军北上。

1936年9月,红二方面军经过甘肃境内的腊子口后,部队分三路纵队继续向前挺进。9月l日左路纵队六军,在军长陈伯钧、政委王震、参谋长彭绍辉、政治部主任张子意的率领下,经峨县马坞到达礼县城。9月14日,中路纵队即二军、三十二军、总指挥部,在贺龙、任弼时、廿洒琪同志率领下,经岷县闾井,礼县江口,茨坝到西和境内,进驻姜席乡的彭寺、四图、周庄等村。9月15日,二军四师十二团为掩护大军,沿峰坪梁直插陛城向西和城射击,与敌军交火一个多小时。接着指挥部、共十二军取道强郑,宿营十里乡姚河、避风、二郎、横岭山一带。9月16日,进驻石峡并向成县进军。同日,右路纵队即二军六师,由师长贺炳炎、政委廖汉生率领十六、十七、十八3个团,经礼县雷坝、王坝到达西和县太石河乡崖湾宿营。9月18日,右路纵队大部分部队从嘉庆沟翻山去武都隆兴,小部分部队沿太石河而下,进驻大桥乡蔚家河口。“成徽两康”战役的序幕拉开了!

五龙山战役显然是异常惨烈,9月27日,国民党中央陆军王均部偷渡犀牛江,向成县方向进犯,企图将红二方面军一举歼灭在成县境内。因此,红二方面军第四师、第六师各一部迅速开往五龙山一带设防阻击敌人,以保证主力顺利北上。

五龙山地理位置独特,是成县县城的一道天然屏障,国民党部队要想攻击县城,必须先跨越此山。针对敌情,红军将山顶的道观用作临时的作战指挥部,并在整座山上严密布防,阻击敌军。

1936年9月17日,红二方面军所属二军团四师及红三十二军攻占成县县城,随后,又在县境西面的大川坝、五龙山一带同尾追而来的国民党第三军王均部展开激战。红军指战员默默坚守在阵地上,沉着应战,从阵地前敌人尸横遍野的画面,可以联想到战争的惨烈……经过一天多的激战,红军消灭了大量的敌人,胜利完成了钳制敌军、掩护主力集结的任务。但红军伤亡亦很重,除十八团政委周声宏英勇牺牲外,十二团政委杨秀山同志身负重伤,上百名战士壮烈牺牲。凌晨,部队奉命撤出战斗,经红川到徽县与大部队会合,成县县城又被敌人占领。

秋节的成县,山脚下的拋沙河水位上涨,形成一道护城河,使敌军难以快速接近。强敌面前,年轻的突击队队长贺虎泰然自若,举枪指挥战斗。敌我力量较为悬殊,加上红军当时的武器装备较国民党军队要远远落后,战斗进入白热化阶段。年轻的突击队队长在这次战斗中光荣牺牲了。

许多当地了老百姓也都投入了这次战役之中,帮助红军抢救伤员。贺虎的突然牺牲让战士与当地的百姓异常悲愤,红军指战员们同仇敌忾,发誓要为队长报仇雪恨,军民联手一鼓作气将敌人赶到了拋沙河西岸边,完成了阻击任务。

据张忠老人回忆,他的祖父张星月当年是家乡远近闻名的兽医,一个养马医马的好把式。1936年红军来到成县时,祖父被推举为支旗村的苏维埃主席,五龙山战役结束后,张星月带领乡亲们把当时最好的横川老酒送给红军,表示对红军战士的深情厚谊。支旗苏维埃主席张星月徒步四十多里地,专程从横川买来二十罇陈年老酿“横川烧酒”。在窗明几净的廊型厅堂里,浓郁芬芳的酒香轻轻飘散,像一层看不见的薄雾漫过桌面,沁人心脾。成县口音的问候以及这芳香的佳酿,对于疲累的红军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针,心潮起伏的战士们相互敬着酒,敬这一年来的千难万险,敬曾经走过的千山万水,敬那些并肩作战如今却已不在身旁的战友们。这样的庆功酒,对红军、对成县,都是第一次,也是最豪情昂扬的一次。

横川因为有了红军,因此改为了红川。

成县百姓和红军的鱼水关系是在血与火中凝结而成的。五龙山战役中,当地的老百姓密切配合红军,山下强坝村是红军的后勤基地,村民们负责为红军送饭送水,并将伤病员抬下山,为他们治病疗伤。

在红二方面军的配合下,成县成立了属于自己的苏维埃政府,农民有了自己的武装,捍卫红色政权的活动也有声有色地展开了……

红二方面军在成县境内活动达半月之久,发动群众,组织武装,建立苏维埃政权,打击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也有上千名贫苦农民参加了红军,跟随红军北上。

1936年8月下旬,红二方面军经过10个多月的艰苦转战,历尽千辛万苦,翻越岷山山脉,胜利通过腊子口,到达哈达铺。当时,蒋介石极力调兵遣将,进行围追堵截,妄图阻止红军三大主力会师于西北。根据这一情况,中央军委指示,红二方面军下一步的行动是:“东出甘南和陕西省西南部,占领成县、徽县、两当、康县、凤县和宝鸡地区,从右路拖住胡宗南的尾巴,配合一、四方面军进行静(宁)会(宁)战役。”按照这一战略部署,9月8日,红二方面军总指挥部发布了《第二方面军基本命令》,决定组织成徽两康战役,分三路纵队向上述地区进军,打击成县、徽县、两当、康县、凤县、略阳之敌,并在这一地区建立临时根据地。二军团六师为右路纵队,向康县、略阳方面挺进;红二方面军总指挥部和所属二军团四师及红三十二军为中路纵队,向成县方面挺进;六军团军直及所属第十六师、第十七师、第十八师和模范师,为左路纵队,向两当、徽县方面挺进。这次战役的序幕,是以攻占成、徽、两、康等4座县城拉开的。9月17日,二军团四师首先占领成县,六师占领康县。18日,红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进驻成县县城,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等总部首长住在北街天主堂内。清晨,六军团前卫师占领两当县。午后6时,六军团十八师之一部占领徽县,缴获军衣百余套。随后,六军团十六、十七两个师和模范师乘胜追击,向凤县方向挺进。至此,成徽两康地区全部为红军所占领。

这是一场未载入史册的战斗,江洛阻击战在徽县是一场比较残酷的战斗。

大战在即,国民党守备部队派出了督战官亲临阵地,检查防御工事,企图将六军团十八师歼灭在徽县。从每个国民党士兵的脸上就能猜测出答案,显然他们对红军失去了勇气。督战官拿着望远镜,不停地观察红军的阵地,梦想能出现令人振奋的奇迹。

战斗打响了,敌人发起了强有力的冲锋。手榴弹相继在敌群中爆炸,尽管国民党部队装备精良,但也是尸体横飞。敌人的冲锋尽管十分猛烈,但兵源却在逐步减少。

勇猛顽强的红军战士,用血肉之躯捍卫了阵地主权,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冲锋,阵地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战斗结束后,阵地上只有残缺的军旗在迎风飘扬。一个个可爱的战士牺牲在这异地他乡,红军战士以血的代价,赢得了胜利。

浓浓的硝烟还没有散尽,仿佛在告诉熟睡战士们胜利的消息,夕阳久久不肯告别,仿佛在分享胜利的喜悦……

1936年9月18日,红二方面军十八师攻克徽县县城,当地群众由于受到国民党反动派的蛊惑和宣传,整个徽县县城已经是人去城空。红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建议,在文庙搭台唱戏,吸引老百姓回城。戏班子唱了三天的戏,真的把老百姓吸引回城了。与此同时,军团和师、团各级宣传队,还组织人员四处张贴标语,散发传单,召开群众大会,揭露国民党反动派欺压民众的罪行。红军在文庙宣布成立了苏维埃政府,红军很快与当地人民建立了感情,在徽县得到了休整。

徽县从古到今就是人杰地灵的地方,山川隽美,景色秀丽,素有陇上小江南之称。特别是坐落在徽县嘉陵镇田河村的古银杏树群,给徽县涂抹了浓重的色彩。这里有153棵千年以上的银杏树,树龄上千年以上的古银杏树屡见不鲜,历史上经常以银杏树作为天水至嘉陵的路标,在田河村从现存下来的间距在0.5公里左右的5棵银杏就可见一斑。这5棵银杏树中,寿命最长的就要数田家村矗立在银杏博物馆之前的一棵银杏树了,它相传植于周代,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

徽县的美景随处可见,条件艰苦的女兵在林溪之间寻找乐趣。她们一边给战士们洗衣服一边动情地放开喉咙纵情歌唱,甜美的歌声回荡在整个山谷……

红二方面军迅速在徽县巩固了革命根据地,群众性的宣传扩红工作全面展开。然而,回族武林高手燕三教似乎很不买账,贺龙本身就酷爱武术,对武术也十分偏好,也喜欢结交懂武之人。当红军到达徽县后,贺龙就从回族青年马耀武口中听说过燕三教这个人,他很想尽快结识燕三教,以武会友。

一天晚饭后,贺龙特意去街上买了四斤牛肉,让马耀武带路去燕三教家。可惜燕三教不在家。第二天中午,贺龙让马耀武通知卫生员老张背上药箱,一块儿去燕三教家,燕三教还是不在家,贺龙说是来给大娘看病的,原来头天晚上在闲聊中,贺龙了解到了燕三教的娘患了严重的风湿病,行动不便。贺龙就派去了医生多次给老人看病。真诚终于打动了燕三教,燕三教邀请贺龙前去燕家做客。夜间,贺龙和燕三教相互切磋武术,二人成为了莫逆之交。

在贺龙的提议下,燕三教把燕家刀传授给了红军战士。贺龙在部队中选拔了一些懂得武术的战士,跟着燕三教学习燕家刀。刀光闪烁,咄咄逼人,在燕三教的细心指导下,战士们很快掌握了燕家刀法,后来这些红军战士成为了战场上的中流砥柱。

红二方面军在陇南的东征西杀,目的十分明显,就是有力地配合红四方面军迅速北上。

红四方面军在土司杨积庆的暗中帮助下,迅速通过了甘南藏区,到达了岷州。鲁大昌在二郎山构筑的防御工事被摧毁了,红四方面军在临潭成立了苏维埃政府。

1936年9月16日至18日,中共中央西北局在岷县三十里铺召开了著名的“中共西北局岷州三十里铺会议”,史称“岷州会议”。与会者有朱德、张国焘、陈昌浩、李卓然、董振堂、孙玉清、何长工、傅钟等。张国焘等少数人认为在静会地区与胡宗南部作战是不利的,坚持其“西进计划”,主张红四方面军由临潭西进青海,经循化、乐都翻越祁连山,向河西走廊和新疆前进。朱德等大多数同志认为,集中一、四方面军主力,在静会地区击败胡宗南部是完全可能的,时机紧迫,红四方面军应立即北上。这一正确主张,得到了大多数人特别是陈昌浩的支持。

岷县位于甘肃省南部、洮河中游,地处青藏高原东麓与西秦岭陇南山地接壤区,介于兰州、西安、成都三个顶点形成的平面正三角形的中心区和定西、天水、陇南、甘南几地中心。是“西控青海、南通巴蜀、东去三秦”的交通枢纽。

根据党中央《静会战役计划》,制定了《通庄静会战役计划》,作出了“准备北上,迎击胡敌”的决定。会议否定了张国焘错误的西进计划,维护了党中央的统一领导,维护了毛泽东等党中央领导人对军事斗争的正确指挥,维护了党和红军的团结。充分体现了党指挥枪,少数服从多数,个人服从组织,党内集中统一的组织原则,保证了我军在条件有利时取得战役的节节胜利;也能使我军在条件不利,特别是遇到严重困难、军情紧急时刻很快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岷州制定的“通庄静会战役计划”,不仅对粉碎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有重要意义,而且对实现红军三大主力会师于西北、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起着重要作用。

夕阳的余晖洒在临潭冶力关的群山峻岭上,光芒四射,暮色暗淡,残阳如血,印透了一片天空。当年红军走过的地方,如今也已换了模样,冶力关的新农村如同江南水乡呈现在人们面前,这整齐的徽派建筑风格与秀美的大自然浑然一体。

红四方面军统帅人物张国焘表面上接受了中央军革委的命令,实际上秘密派出了一支小分队西出临潭探路,想找到一条通往青海的捷径。小分队在这里历经磨难,险些全军覆没,也没有找到一条能让张国焘满意的途径。张国焘不得不放弃了从这里西进的计划……

蜿蜒的白龙江水日复一日的静静流淌,余晖下的冶力关冶海五彩斑斓,静静的水面荡起了涟漪,它似乎像诉说历史,一下子把人们又拉到了那个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当年从这里走过的红军如果能看到如今的冶力关新貌,一定会惬意地微笑。

红四方面军的滞留,给红二方面军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贺龙在指挥部里徘徊,望着军事地图久久不能平静,三大主力红军会师陕北,是中央军革委的部署,是毛主席提出的宏伟设想,如果能平稳地完成设想,将给中国革命带来喜人的希望。从目前的形势上看,蒋介石也在调兵遣将,命令胡宗南部迅速赶往陕甘一带,企图与毛炳文部6师17旅,马鸿宾部35师105旅、骑兵团和104旅形成合围之势,妄想将红军的三大主力在没有会师前消灭。

红二方面军不能让蒋介石的阴谋得逞,贺龙不停地调兵遣将,扩大革命根据地,以声东击西、围点打援等战术迷惑敌人,掩护红四方面军北上,以牺牲自己的利益换取更大的战果。

贺龙坚定了信念:那就是红军三大主力会师一定会成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