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患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8-08

【人物】

狗娃:男,55岁,退休工人,简称“娃”。有些傻。

狗妮:女,50岁,退休工人。狗娃妻,简称“妮”。有些狡诈。

娘:女,狗娃母亲,70岁,家属,苦命人。

【时间】现代某日。

【场景】某小区一居民楼内。

【道具】桌子,凳子,狗照,供品,盘子,绒绒狗(代替宠物狗)等。

【幕启】

娃:(学狗叫)汪……汪……(哭丧脸,抱狗照,穿孝衣上)哎呀,我的狗呀……我的宝贝狗呀……被一楼那个龟孙杨保生给打死了……疼死我啦……我的狗呀。我的好伙伴,我的亲爹呀!你死了,儿今天给你磕头啦……(将狗照放在桌上,蒙上黑纱,摆上供品,叩拜,哭)我的大狼狗哇,我的亲爹啊,恁老人家在天有灵,咬死杨保生那个杂种……

我的好狗啊,亲爹呀,你走了,儿今天给你行大礼啦……啊……啊。

娘:(惊慌上)啥?狗娃,恁爹死啦?这是听谁说的?我来时恁爹还好好的,啥时候死啦?

娃:娘,我哭的不是咱老家那个爹,也就是恁老头。我哭得是我养的那条大狼狗。昨天叫一楼的杨保生给打死啦……哎哟,心疼死我啦……

娘:你一口一个亲爹死了,原来是哭狗哩,吓了我一大跳!

娃:(哭嚎)哎呦,我的狗爹,我的亲爹,你死得好惨哪。明天,儿给你买个高级骨灰盒,给你立碑,就埋到一楼杨宝生家门口……啊……

娘:(气愤地)原来你这孝是给那条大狼狗戴的?狗娃呀狗娃,你认狼狗当亲爹,你这不是咒恁爹恁娘死哩?这事叫恁爹知道了,还不打死你呀?

娃:(不满地)俺爹咋啦?他还没有大狼狗亲哩。大狼狗是我从小养大的,俺爹是我从小养大的吗?

娘:你个吃屎长大的傻种,那年恁爷死了,你都不穿孝,今儿个狗死了,你到穿起孝了。你连祖宗八辈的脸都丢尽了!你,你呀……你可气死恁娘了。

娃:娘,俺爹从小就嫌我不成器,老打我,连你也嫌弃我,起个名还叫我“狗娃狗娃”的。这下可中了,我这辈子不跟狗亲跟谁亲?都是恁两口“狗娃狗娃”叫的!

娘:管你叫“狗娃”,那是你小时候太淘气,比个狗还淘神哩。再说,那时候咱家太穷,起个贱名好养活。

娃:恁两口叫了我一辈子“狗娃”,那我这辈子就犯狗命。认狗当亲爹,合情合理。

娘:(无奈地)真是个狗屁不知的东西,气死我了。你说你那狗是咋死的?

娃:叫一楼的杨保生用棍子活活给打死了。

娘:活活打死的?为啥呀?

娃:(气愤地)他说大狼狗成天汪汪在楼上乱叫唤,乱得他全家没法睡觉。还说狗在他家门口乱屙屎,让他老婆踩了一脚。哼,谁让他老婆不长眼了。他老婆一大清早就在门口骂俺两口,非叫我把狗给处理了。哼,处理了?咋处理,离了宝贝狗我没法活!

娘:住楼房哪有养大狼狗的?不像在农村老家。你把它拴在阳台上,成天汪汪乱咬,吵得惊天动地的,别说四邻八舍,连我都快犯心脏病了。人家让你处理了,我说应该!

娃:(不满地)哼,应该啥应该?我就是把你处理了,也不能把狗处理了!

娘:(恨恨地)你,你个鳖孙儿,傻种货,嘴里就没有半句人话!

娃:处理了?把狗处理了,谁替俺看家哩。狼狗一叫唤,哪个小偷敢登门?

娘:想防小偷,安个保险锁不就妥啦?成天养个大狼狗,吃得多,屙的多,天天替它扫屎尿。你看看那阳台,臭得没法落脚。楼前楼后,尽是狗屎,难怪邻居们烦。

娃:娘,要不,咱给狗专门弄个卫生间,安上水管,铺上瓷砖,一天冲它十来遍。

娘:烧的你,专门给狗弄个卫生间,你还给狗弄个客厅呢!

娃:娘,你说的对。咱家太窄了,要不你搬回老家住,把卧室腾出来给狗当客厅用,不,当新房用。我再弄条公狗来,让咱家的母狼狗下崽,一窝生个七个八个的。到时候啊,咱这满屋都是狗,我就当“狗司令”。

娘:(气愤地)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叫恁娘给狗腾地方?你今天非把恁娘气死不中,你个不孝的东西!哎呦,我的心脏病犯了,哎呦。

(捂心口,进里间屋去。狗妮抱一宠物狗,兴高采烈地上)

妮:哈……(唱)“亲亲宝贝喜上怀,谁都没有狗狗乖,自从退休没啥事,养个狗狗上楼来。”(十分欢喜地)瞧瞧,俺这狗狗多乖,多讨人喜欢?(亲狗)你看,它就像个小孩儿似的,天天不下怀。你让它打滚,它就打滚;你让它转圈,它就转圈。来,宝贝,跑累了吧?卧这歇会儿,我去给你弄点好吃的去。(在桌上放狗,看见狗照,大吃一惊)咦?狗娃,这是咋了?

娃:啊,老婆呀老婆,这天快塌了呀……(哭)啊……啊,我的宝贝狼狗叫一楼那个龟孙杨保生,给活活打死了啦……啊……(痛哭)

妮:活活给打死啦?(气愤地)为啥呀?

娃:狼狗咬了他家小孩腿一下,流了好多血。

妮:咬了他家小孩腿一下?那也不能活活把狗给打死啊!

娃:他家说领小孩上卫生防疫站打狂犬疫苗,连化验带打针,花了两千多块,非让咱家掏不可。

妮:花了两千多块?讹人哩。打个狂犬疫苗能花那么多钱?讹人哩,不给他。

娃:杨保生一直找我要钱,我不给,俺俩就吵了起来。后来,大狼狗又冲着他咬。他急了,掂条棍子就把狗给打死了。哎呦,俺的狗哇,心肝宝贝,你不该死呀,俺爷死我也没有这样心疼过啊。

妮:咱这大狼狗是德国进口的名犬,值八千多块呢。如今,为两千多块钱丧了命,不中,咱家吃亏了,狗娃,咱们告他去!

娃:告,上哪告?狗妮,现在他还告咱呢,说是要跟咱上法院打官司。

妮:打他娘个龟孙官司。狗娃,找几个兄弟过来,去把他家给砸了。

娃:对,我这就去打电话,找几个养狗的哥们,把杨保生家给平了,看他还臭牙不臭牙了。

娘:(着急出来制止)我说狗娃、狗妮两口,恁叫我省省心中不中?一条狗死就死了,再说咱也不占理。咱楼上楼下隔邻居住着,哪能说翻脸就翻脸?今天你带几个人去砸他家,明个他再找几个人来砸咱家,你还叫恁娘活不活了?

娃:那你说咋办?这狗就白死啦?

娘:我说狗娃呀,自从你退休之后,成天没正事,一门心思养狗。恁爹和我身体都不好,都需要人照顾了。可你倒好,啥活都不想干,天天就是玩狗,一会儿牵出去遛狗,一会儿放出去斗狗。它一叫唤,屋顶都快震塌了,弄得全楼的人都对咱家有意见。你知道大家背后管咱家人都叫啥?

娃、妮:叫啥?

娘:管你叫“狗孙儿”,管你叫“狗蹄儿”。管我叫一----

娃、妮:叫啥?

娘:叫——“老狗屎”!

娃:耶,叫个啥不中,为啥偏叫“老狗屎”?

娘:说我身上从早到晚都有一股狗屎味儿。你看看咱这家,还有法落脚没有?不是狗盘就是狗碗,不是狗锁就是狗链。大狼狗一会儿咬一会儿叫,一会儿屙一会儿尿,满屋都是狗屎味。哼,这都是恁俩干得好事!(气愤地进屋)

娃:狗屎味?狗屎咋啦?我闻着狗屎怪香哩!

妮:就是嘛(亲狗),俺这宝贝狗狗天天吃的是点心、鲜肉,屙的屎比香油还香哩。哎呀,狗娃,快,快,宝贝要屙屎啦,快,拿个盘子接住。

娃:(赶紧从桌上拿起一个盘子,给狗接屎)哎呀,狗狗屙啦,屙啦。

妮:噫,噫,看看,屙了一大盘,金黄金黄的。狗娃,你闻闻,是不是比香油还香?高级营养品哩。

娃:狗妮,那可得放好,吃了大补哩。看看,俺家的狗金贵,连屙的屎都闪闪发光。瞧,热乎乎哩。(将屎盘放在桌上)

妮:(洋洋得意地)狗娃,坐这儿,我讲一件事你听听,可有意思啦。

娃:(高兴地),哎,老婆,啥事?

妮:我昨天回俺娘家,抱着狗狗上公交车。谁知司机把眼一瞪,冲着我喊:“下去,狗不能上公交车。”

娃:(着急地)不让狗上公交车,那你咋办?

妮:我呀,想了一个好办法。回家拿了一条小被子,把俺这宝贝狗狗一包,我抱着它就上车啦。

娃:这回司机没撵你下车?

妮:(十分得意地)哈——,全车的人都以为我抱着小孩上车呢,对我可礼貌啦。

娃:真哩?咋礼貌?

妮:我刚一上车,这时候哇,就有一个小伙子站起来对我说:“抱小孩的阿姨,您过来坐吧。”我一看,他还给我让座呢。我呀,一屁股就坐下啦。我对那个小伙子说呀:“大兄弟,谢谢你啦。”哈哈哈——

娃:老婆,你真中。后来呢?

妮:这公交车一直开,跑了半个多小时,等我快下车时,你猜咋啦?

娃:咋啦?

妮:这狗狗受不了啦,大概是被子裹得太严,它嫌闷得慌,就在我怀里汪汪地叫唤开啦。

娃:(着急地)哟,狗妮,这下麻烦啦……

妮:小狗这一叫,全车的人都扭头往我这儿看,七嘴八舌地说开我了。

娃:说啥啦?

妮:咦?你这宝贝儿子咋变了种啦?

娃:哼!变啥种?本来就不是我的种嘛!

妮:这回公交车司机可不愿意了,冲着我喊:“把你的狗从车门口扔下去!”

娃:耶,这咋办?

妮:我一看,正好到站,“吱溜”一下,我就下车了。回头再看看那个给我让座的小伙子,脸气得通红,正隔着车窗玻璃瞪我呢。哈哈哈……

娃:老婆,你可真中,真中!

妮:这回我可是沾了狗宝宝的光了,要不是它,谁给我让座呢?

娃:哎呀,哈——用小被子包着狗。太好玩啦,太有意思啦。哈哈——

娘:(出屋)恁俩一说狗就没完没了。啥时候啦,还不吃饭?我饿啦(坐在桌旁)。

狗娃,给恁娘端饭去!

妮:对,对,开饭,开饭。狗狗也饿了。

娃:娘,饭来啦(端起桌上的狗屎盘,递给娘)。

好饭上来啦,娘,你闻闻,比香油还香哩。

娘:啥好饭?比香油还香哩(闻,大怒)。这不是狗屎吗?噫,臭死啦,熏死我啦!(捂鼻)

妮:哈——太有意思啦,太有意思啦。这屋里屋外,到处都是关于狗的趣事。哈——

娘:(大怒)呸!呸!恁俩这一对狗夫妻,就这样摆置恁娘哩?狗娃,我打死你个不孝儿!你弄一盘狗屎叫恁娘吃哩,你个傻种!

妮:哈——狗狗宝贝,你多有趣啊(亲狗,抱狗下)。哈——

娘:(撵着狗娃打,满场跑。狗娃学狗叫,气得娘坐下,垂泪)

养儿不孝气死娘,今生今世痛断肠。养狗养得四邻怨,亲爹亲娘遭了秧。唉,唉。(下)

娃:(狗娃学狗爬,进)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