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假知县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豫剧《造假知县》

——新编六场古装幽默滑稽舞台剧

作者:杨天杰

剧情简介:

《造假知县》也可叫做《春姑娘告状》或《昏官抵命》。说的是北宋仁宗年间,河南陈州地界光山县陈家庄女子白莲花夜里睡觉醒来,摸了摸床上没有丈夫,即唤醒儿子寻父,儿子出门后也没回来。待白莲花和儿媳刘翠花寻到丈夫时,丈夫和儿子均被人杀。白莲花到县衙告状。县令曹不仁不予受理,白的侄女白春霞二次上告,县令将其撵出大堂。知府将案压下来后,县令假装现场勘察,描准白莲花的儿媳妇刘翠花,逼她嫁给衙门师爷黑中玉。唆使刘翠花告其婆婆与人通奸,谋害丈夫和儿子。白莲花受刑不过,屈打成招,被判处死刑,押进死牢。白莲花的娘家侄女白春霞上开封府告状,又被光山县令曹不仁秘密派人暗中截杀,幸遇暗中私访的王朝、马汉救出,见了包拯。包拯查清了真凶,斩了真正的杀人犯。县令曹不仁造假,被判铜铡铡死,其余人犯被判狗头铡送命。造假知县落得个丢职丢权并抵命的下场。

创作指导思想:

1、弘扬法治、惩贪除恶、主持正义的清官形象。

2、讽刺那些弄虚作假的跳梁小丑终没有好下场;

3、正气终久要压倒邪气,这是社会发展的潮流。弘扬小姑娘敢于向贪官污吏作斗争的正义精神;

编剧:杨天杰

时间:宋朝宋仁宗年间

地点:光山县

人物:

包拯:男,40岁。

王朝:男,30岁,包拯手下捕头之一。

马汉:男,30岁,包拯手下捕头之二。

衙役:若干人。

曹不仁:男,40岁,光山县令,追求名利的造假小人。(丑角)

白莲花:女,40岁,农村妇女。

刘翠花:女,22岁,白莲花儿媳妇。(花旦)

白春霞:女,15岁,白莲花娘家侄女(花旦)。

黑中玉:男,28岁,师爷,刘翠花后夫。(丑角)

黑玉田:男,35岁,扮演的假奸夫。真正的盗窃杀人犯。(丑角)

李巧凤:女,30岁,巧嘴媒婆。

黄树良:男,25岁,县令蜜派的暗杀走狗。

黑兴常:男,25岁,县令蜜派的暗杀走狗。

场次:

第一场:冤女告状

第二场:昏官用计

第三场:二施毒计

第四场:良女沉冤

第五场:少女告状

第六场:昏官抵命

第一场:冤女告状

【场景:坐北朝南的光山县衙。大堂墙上悬挂着一幅山河地理图,上是蓝天,有几朵白云飘浮,下是海浪,红日从海中升起。大堂正中央挂着一块匾,上书“明镜高悬”歪歪扭扭的四个字。大堂上排放着几张桌子,案桌放置整齐,桌上有一块黄绸布包着的县印、惊堂木、文房四宝等,三班衙役手拿棍棒排列两边。好一幅威武的样子。衙门外设有堂鼓等】

(曹不仁上)

曹不仁:(唱):

本县令姓曹名不仁,

科举赶考得零分。

为啥我能当县令?

这里的奥妙难启唇。

抢劫弄来县令印,

当个假知县来充真。

怀抱县印来上任,

办大案我就会造假创新闻。

玩阴谋脑汁全绞尽,

人都骂我不是人。(唱罢用手捋了捋那八字胡须)

白莲花:(白莲花上)(走到县衙门前,手拿鼓槌击惊堂鼓)咚!咚!咚!

曹不仁:堂外是什么人在乱敲鼓,简直是乱弹琴,扰乱老爷我办公。衙役,把那个乱弹琴的击鼓人带上来。

衙役:是。(不一会,带白莲花来到大堂,跪下给老爷磕头)

白莲花:民女叩见大老爷。

曹不仁:(瞪着两只贼眼瞧白莲花)(旁白)这个女子长得如此美貌,靓如仙女。女人漂亮了,会有人勾引的。哼!我一瞧就知道你是个贱女人,不是个好东西。浪骚货,有什么冤枉的,递状纸上来。

白莲花:民女没有状纸。

曹不仁:没有状纸告什么状?衙役,给我把这个贱女人轰出去。

黑中玉:老爷,这位农妇,她没有状纸可以叫她口诉嘛。

曹不仁:嗨,我咋就忘了大堂规则了,告状还可以口诉哩。刁女子,你就口诉吧。

白莲花:(跪在大堂上)我的青天大老爷,你听民女说:

(唱):

民女家住城西陈家庄,

我的丈夫叫陈大康。

民女姓白叫莲花,

二十年前出嫁穿嫁妆。

婚后生个小儿郎,

我儿子取名叫陈中良。

事情发生在昨晚上,

我和我的丈夫睡一床。

民女醒来觉得空荡荡,

摸了摸床上没夫郎。

奴家就赶紧穿衣裳,

叫醒我儿陈中良。

我儿开门到街上,

出去了再也没回家见妻房。

我和儿媳出门去张望,

这一回我家遭祸殃。

我的儿子和夫郎,

父子双双都死亡。

不知那个黑心狼,

杀害他父子见阎王。

敬请老爷你在上,

赶快捉拿杀人狂。

逮捉凶犯将其绑,

为奴夫和儿子报冤枉。

曹不仁:哈哈哈哈,告状!八字街门朝南开,有理没钱别进来。告状,先拿三千两白银给老爷我。

白莲花:民女家穷得叮当响,连饭都吃不上,我没有银子给老爷你。

曹不仁:(唱):

不拿白银你别胡讲,

我不听你瞎囔囔。

没有银子你别告状,

你赶快离开我大堂。

你说杀人谁相信?

你分明是把老爷诓。

白莲花:(唱):

老爷你可不能忘,

咱县你把县令当。

父母官应为民着想,

你不该撵我离大堂。

我丈夫儿子被杀见阎王,

奴家心里多悲伤。

尸体还在大街放,

如今没往棺材装。

老爷啊,应当立案侦查捕凶狂,

大老爷你无辜赶我算哪桩?

曹不仁:(唱):

我在本县当县长,

谁敢跟我论短长。

你这刁女来告状,

分明是来耍疯狂。

你人证物证都没有,

没带地保和街坊。

没有证据咋告状,

没有银子不吃香。

你不走我叫衙役抡大棒,

抬出刑具叫你尝。

首先打烂你的嘴,

再打你的后脊梁。

如果你再不离开,

叫衙役手拿大板照你夯。

专门打你女红妆,

专门打你女娇娘。

如果你叫老爷管,

你就把杀人凶犯带大堂。

白莲花:(唱):

老爷你咋理不讲,

我看你是混着吃皇粮。

白拿皇上俸禄和银两,

来给我民女逞刚强。

你就不衬做父母官,

你白穿七品官衣裳。

出了人命案你不管,

我问你咋把县令当?

曹不仁:(唱):

你这刁女咋恁犟,

我劝你听我说端详。

你赶快快跟我离大堂,

回到家你别再声张。

如果你再来告状,

我把你逮捕送牢房。

(白)刁女白莲花,你一没人证,二没物证,三没街坊,四没地保,五没有银子,你说你丈夫和儿子被人杀了,谁相信呢?除非你把杀人凶犯跟我带到大堂上来。衙役听令,跟我把这个贱女人轰走。

众衙役:是。(七手八脚把白莲花推出衙门外,然后转回来)老爷,那个女子灰溜溜地走了。

白春霞:(唱):

我一路走来一路想,

我姑父表哥死的真冤枉。

我姑妈县衙去告状,

侄女我一直挂念在胸膛。

不由我抬头往前望,

我姑妈已经来到我身旁。

看姑妈两眼泪水往下淌,

一阵阵的心悲伤。

(白)姑妈,告状告赢了没有?

白莲花:侄女,别提了,这年头哪有青天。县令恁借手中权力,蛮不讲理。给我要三千两银子,我没有,把我从大堂轰出来了。还说叫我把凶犯带到大堂才能告状。我要知道凶犯是谁,我还告啥状哩。唉,铁匠砸炭——自认倒霉(捣煤)吧。

白春霞:(唱):

曹不仁县令真够呛,

这县令咋就恁贪赃。

张口就是要银两,

用大棒把我姑姑夯。

既然姑妈告不赢状,

小侄女我要告状上大堂。(白春霞走到衙门前,咚!咚!咚!敲了三声堂鼓)

曹不仁:哈哈哈哈,(一阵奸笑)我办案的能力强,一会就结案了。退堂!(一言未尽,衙门外又有人击鼓)咚!咚!咚!这是谁击鼓?把衙门关上,不准进来。衙役,去把击鼓人轰走。

黑中玉:老爷,有人击鼓,还是放进来问个究竟为好。要么,人家越级上访就要惹大麻烦了。

曹不仁:说的有理。衙役,带击鼓人上堂。

白春霞:(被衙役带到大堂,跪下)老爷,民女有冤要告状。

曹不仁:你小小的一个姑娘,有什么冤枉?

白春霞:神州无日月,河南有青天。老爷你是大青天,小奴家来告状哩。

曹不仁:你有银子没有?

白春霞:我有蝇子,我不知道老爷要蝇子,我没有逮。

曹不仁:先拿三千两白银。

白春霞:白蝇?我没听说,俺村里有的是蝇子,不过是黑的。待我逮够三千只蝇子来我就给老爷您送到衙门来。

黑中玉:老爷,这个丫头说的不是银子,她说的是苍蝇。

曹不仁: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还敢戏弄老爷我,我来问你,你姓啥叫啥?今年多大,告的是谁,理由是啥?

白春霞:民女姓白,叫白春霞,人都叫我春姑娘,今年一十五岁,家住白马冈。我姑父表哥被人杀害,我来大堂告状,敬请老爷抓凶犯,给我姑父、表哥报仇雪冤。

曹不仁:大胆刁女,小小年纪,黄毛丫头,不满十八岁,还未成年,不能来告状,快走。

白春霞:老爷,我的父母官,你说我小小年纪,不能告状,我姑妈年龄大,死了丈夫,死了儿子,你咋就把她轰走了?

曹不仁:这个嘛,我有权在手,过期作废。我说不管就不管,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衙役,把这个不懂事的丫头片子跟我轰出去。(众衙役轰白春霞走)

白春霞:糊涂昏官,你等着,我要上府衙告你。

(第一场完)

第二场:县令生计

【场景:白莲花家农家小院,堂屋五间,东西各有陪房三间。院里栽着一棵梨树,正开白花。堂屋大厅内有桌子、椅子等一般家具。墙上挂着一幅松鹤延年的画,画两边挂着一副对联。上联是:福如东海长流水,下联是:寿似南山不老松。客厅中间放着一张八仙桌,桌子旁边有四把椅子、茶瓶和杯具等。】(曹不仁上)

曹不仁:(唱):

曹不仁我今日离大衙,

想起来我伤心落泪花。

大堂上我赶走白莲花,

又来了击鼓的白春霞。

白春霞是个黄毛丫,

我难斗春霞小姑娘她。

她到府衙把我告下,

知府跟我把文书发。

叫我立案逮凶犯,

立马就把凶犯拿。

我带着师爷黑中玉,

要到现场去侦查。

坐着大轿来得快,

不一会来到莲花家。

叫声莲花快开门,

用眼瞧,走出来一位女娇娃。

(白)老爷我问你,你是那一位呀?

刘翠花:(唱):

小奴家名叫刘翠花,

白莲花她是我婆婆妈。

我老公公和丈夫被人杀,

我婆母告状到县衙。

你就是县令老爷吧,

小奴家请你屋里去喝茶。

(白)县太爷来了,民女接待来迟,请恕罪。老爷,进屋喝茶。(曹不仁同黑中玉进屋饮茶,又漫聊天)

曹不仁:(唱):

我瞧见刘翠花女婵娟,

这女子长的就像月中仙。

水汪汪一对明亮眼,

两道娥眉柳叶弯。

一张银盆白粉脸,

两个酒窝溜溜圆。

看他年龄还不大,

正在青春韶华年。

估计就是二十二,

最大不过二十三。

瞧见这个大美女,

老爷我忽然想出计一端。

我就如此这么办,

一定能够逮凶顽。

逮到凶手破了案,

我照样做我的七品官。

(白)哼,有了刘翠花这个漂亮美女,我破这个杀人案就十拿九稳啦。

(念快板)破了案,坐大堂,老爷我喜得乐洋洋。

我不管你白莲花怎么样,到头来轮到你遭殃。

(白)我说师爷,现场我也不勘察了,走,回县衙。(曹不仁带着黑中玉离开陈家庄,要回县衙)

黑中玉:老爷,白莲花她丈夫和儿子被杀,现场还没有看,这样回去,案子能破得了吗?

曹不仁:我说黑师爷呀,你的脑袋咋就恁笨,你就不瞧瞧那个刘翠花长的有多美,有多水灵,一掐一股水,嫩的如小葱。大眼亮晶晶,脸蛋白生生。酒窝溜溜圆,樱桃一点红。瞧见刘翠花,老爷我忽然想出了计一宗。黑师爷,咱就如此这么办好了。

黑中玉:哈哈哈哈。妙计妙计。老爷真是张良在世,诸葛转身,妙计连连,我完全赞成。我这个光棍汉要逢桃花运,就能娶到女花容。(曹不仁与黑中玉回悬衙)

李巧凤:(上,唱):

本女子取名叫李巧凤,

家住城西疙瘩村。

我忽接县太爷一条令,

叫我去陈家庄上作媒人。

县令对我许愿有分寸,

叫我去游说刘翠花女贵坤。

叫刘翠花嫁给黑中玉,

说成了选定吉日就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