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爵省亲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08

【剧本梗概】:

昔日臭名昭著,恶贯满盈的混混——刘三,竟因貌似国王死去的弟弟,加之能言善辩,又会见机行事,深得国王赏识,后被破格封赏为侯爵。但此人有深厚的劣根性,向来说一套做一套,从不为自己的臣民着想,凡事只讲排场。为了炫耀自己的高爵厚禄,派人大张旗鼓地为他做回乡省亲的准备。企图以自己的“锦衣玉食”,重拾自己昔日被人遗忘的尊严。不料因其飞扬跋扈,目中无人,反被乡民不齿,后因有人向国王举报其恶行,被国王以“欺君之罪”凌迟处决。最终以刘三“竹篮打水一场空”结束剧目。

【出演角色】:

国王,大臣甲,大臣乙,刘三,吕姬,王员外,赵三郎,马河东(邻居)等。

第一幕:阴差阳错,刘三变侯爵

国王:骁勇善战的二弟,为了救寡人脱离险境,自己却落得个身首异处,葬身于狼烟之中的结局。寡人亦念二弟的舍身相救之恩,使寡人陷于常相思之中。而今母后又身染重病,望在有生之年,见一眼二弟。这该让寡人如何是好?众位爱卿有何高见?

大臣甲:陛下,为何不将实情告知天下,将爵爷的事迹载入史册,使爵爷名垂千古,彪炳千秋。

国王:寡人认为不妥,恐怕母后承受不了打击。为二弟正名,当然可以。可眼下是如何让太后见一眼二弟?

大臣乙:启禀陛下,微臣有一计,不知可否当讲?

国王:爱卿,但说无妨!

大臣乙:几日前,臣在镇上见到一个貌似爵爷的三等公民,此人姓刘名三。可否,让他来假扮一下爵爷,来了却太后及陛下的心愿,不知当否?

国王:事已至此,就依爱卿之言吧,尽快安排此人面见寡人!

大臣乙:遵命!

(次日刘三出场)

刘三:“天下竟真有掉馅饼之美事,正好砸在我头上。难道我刘三也中了‘六合彩’,等到了我的时来运转之命,啊哈!”

刘三:草民见过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并做跪状)。

国王:台下之人可是刘三?抬起头来,让寡人仔细瞧来。嗯,与二弟是有几分貌相,甚合寡人之意,(做点头状)。王大人是否已将今日所谈之事告知与你,你意下如何?

刘三:草民十分感激陛下的厚爱。您乃万金之躯,真如草民的再生父母。只要陛下有需要草民的时候,草民就是上高山下油锅,也在所不辞!

国王:哈哈,好,寡人喜欢!

(旁白):就这样,刘三凭借油腔滑调与见机行事,得到了国王的重用。不多久,就被国王破格升为侯爵。

第二幕:乡民列队,迎接侯爵

王员外:列为乡民请注意,现在播报紧急通知:明日中午十二时,中央一侯爵将回乡省亲。望大家,张灯结彩,及早准备。要以迎接外国元首的礼仪迎接该侯爵。如有不遵者,将被驱逐出我省,望列为乡民互相转告,莫失良机!

吕姬:真不知这侯爵是俊是丑,是善是恶?可说,那无赖刘三,不知去哪里鬼混了。好像在人间蒸发一样。他明着暗着,可没少敲诈奴家,以致奴家芳龄四八,至今无人问及。唉,命苦不能怨政府啊,但愿这侯爵是办实事的,肯为奴家伸冤!

赵三郎:你这妇道人家,不回家准备,在这干什么?快回去打扫屋舍,看看你能否被侯爵选为丫奴,哈哈!

(旁白):吕姬回瞪了赵三郎一眼,退场了。次日中午十一时,乡民被王员外召集在香榭丽舍大街中心,准备列队迎接侯爵。

赵三郎:你看那队人马,胡踢,烂吹,瞎擂鼓,还像模像样的举着‘日月鸾凤旗’,还真拿自己当外国元首呢。再看看,他们的衣服和发髻,简直就是奇装异服。男人那样也就罢了。女孩子怎么也这么不入流,头戴鸡毛掸子,腰缠三尺金绳,裙摆都擦地面了,真是有伤大雅,成何体统啊。简直就是‘摩登女郎’,谁家有这样的女儿,哪还有脸面活下去啊?

王员外:不许喧哗,肃静!

(旁白):刘三出场。

众人低头参拜侯爵,只见刘三,大摇大摆的走下马车,挥手向乡民致意。“我刘三又回来了!”

众人(惊愕):是他,是他,原来是刘泼皮。天公太不作美了,怎让我们如此命苦!

第三幕:乡民愤怒告刘三

马河东:邻居,真是好久不见啊!

刘三:谁与你是邻居啊,也不照照镜子,我什么身份,你什么地位,你配吗?

马河东(强忍住心中怒火):欠我的钱,借我的米,该还了吧,可有些日子了吧?

刘三:真是可笑,我何时欠了你的钱,借了你的米?如今的我,可是富可敌国,还缺什么?哈哈!

马河东(忍无可忍):你春采俺桑,冬借俺粟,零取米麦无数。换田契强拿了三秤麻,还酒债又偷了俺几斛豆,有什么不明白的,明标着册立,现放着文书,真是贵人多忘事!

刘三(露出痞子状):我就这样,怎么样,不服告我!哈哈,借你个胆儿!!!

众乡民(齐呼):告他,告他!去了他的乌纱帽,看他还牛什么?

刘三(冷笑):好啊,我等着!

(旁白):此案闹得沸沸扬扬,朝中大臣,早对刘三不满。国王也厌倦了刘三的阿谀奉承。最终以“欺君之罪”凌迟处决了刘三。这才是“天作孽尤可为,人作孽不可活。”愿君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