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者,父也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12-02

在自然界中,万物常常接受着太阳的毒烤猛晒,接受着风雨的千锤百炼,有的无法忍受,向它们认输,趴倒在地,有的迎难而上,犹如一轮皎洁的月亮,悬挂当空,耀眼无比。

而我们既是这万物之一,老师则是太阳,风雨。在小学的学习生涯中,老师的严厉、认真让我感到喘不过气来,于是非常羡慕那时认为快乐的好日子。盼了一天又一天,毕业后来到陌生的环境,认识了一大波更加严厉的老师,又想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但是躲不过了。

这些老师中只有一位是我最熟悉不过的了,他,身高175,体型微胖,头发有点蓬松,像个鸟巢,带着一副复古的眼镜。上课讲话:方言加普通话,他就是我的爸爸兼老师。

复读机

爸爸在第一天上课时,就说了一句别有韵味的话:“在学习中一共有七块饼,需按次序一块一块慢慢嚼,刚开始就去寻找第七块饼,在消化完之后肚子里依然是空虚的。”在他代课的这段期间,他依旧隔三差五地说这句话。久而久之,这句话被同学们当成了“口头禅”。并且在这样的“口头禅”教育下,同学们懂得了在学习中要稳中求进,切不可马虎。

蚂蚁字

爸爸不太擅长书法,写得字常常像蚂蚁爬过一样,便很少在黑板上写板书,除非逼不得已才会给我们展示他那别样的字迹。每逢此时,我的同桌常常要把眼睛眯成一条缝,才能模模糊糊看个大概,甚至于有可能把左右结构的字分隔开来,就好比祖国大陆于宝岛台湾之间的隔离。

开心果

在去年腊月二十,爸爸收到了评职称的消息。繁忙的腊月加上爸爸的紧张,生活就更显得乱七八糟的。然而,爸爸的心理承受力还算是好一点的,在调整了自己的压力之后,便开始准备评职称所需要的东西,尤其是没有保管好的备课本之类的,更需要自己加班加点地赶了。于是在老爸加班抄写累了休息的时候,玩笑着说:“我现在每天都在夜以继日地写字,感觉手指都被拽长了。”我听了之后半信半疑,便上前仔细观察爸爸的手指,发现果然如此,再加上老爸那滑稽无奈的表情,逗得我都合不拢嘴。

关于我老爸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爸爸是严父严师,亦幽默风趣,十二将我吓得胆战心惊,时而是我们的“开心果”。但是我能体会得到爸爸的辛苦,作为老师的艰辛,这种责任是伟大而无私的,这种责任是美丽而高贵的。介于此,我只想说,感谢爸爸为我撑起了一个温暖的家,教会了我终生受益匪浅的知识和道理,成为了我人生道路上最重要的航标。

作者:张海燕,中阳县第三中学校,151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