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闻荷塘踏歌声

来源: 网络时间: 2019-09-10

曾听闻青莲仙人的一句诗云:忽闻岸上踏歌声。而这两日,我听见了荷塘边的踏歌,突然感觉,似乎生出了别样的情愫。

踏着《荷塘月色》之曲

天中云朵袅袅,渐渐地遮盖了天空,又渐渐散开,渐渐染上了夕日的红光,渐渐地为天空盖上了一层黑幕。明月一轮,渐渐显得明亮,映着逐渐消沉的金乌一首,蝉鸣嗡动,乳燕回巢。

照着往日一般,我踱着小步,在这晚饭后的美好休闲时光,和姥爷妹妹聊着天,溜着狗,就这样散着步,享受着喧嚣之中意外宁静的夜色。

家的附近有一处荷塘,然而每年待我考试结束,已是菡萏盛放之时。今年虽气候异常,但却让我有幸能够在暑假伊始之时,在甚至并不浓密的莲叶间,看到塘水,也让我有幸能看到如此奇观。

那是一个老伯伯,衣着很闲适,嘴中还哼着小曲儿,走在了荷塘中的木桥上。木桥弯弯曲曲,虽然走起来不甚便利,但却使人能够一览荷塘全景,倒是绝佳的设计。老伯就这样走在这小桥上,忽而驻足了。

他想干什么?我疑惑地看着老伯忽然踏起脚来,似是在打节拍一般。老伯倒是好雅兴了,对着荷塘唱歌,穿着亦是这么闲适,如是看来,生活倒很是悠闲。看样子,来到这边唱歌怕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否则怎得踏出如此韵律的节拍?

韵律?我忽然就愣住了,目光不自觉地看向了荷塘中。果真,四面八方的游鱼皆是有所感应一般,扭身游去。如玛瑙般红得晶莹的锦鲤,高贵的身躯却一反我所常见的优雅,而是似乎有些争先恐后了。

满荷塘的锦鲤,约莫着大概数十近百之数,此时蜂拥而上,如我所见竟是像七龙戏珠,舞动着,忽而龙头就聚在了一块儿,有万蝶共华之貌。然而等那零散的锦鲤也拥了过去,据我所见竟是不能指出任何一条鱼来,一片红彤彤的,恰似好大一块玛瑙在水中,透亮,又涌现着生机。借着微微月光,我竟是看到玛瑙上还有些黑丝,估计着大概是尚未变色的小锦鲤。此时与红锦鲤集聚,非但不显得瑕疵斑驳,反而倒是平添了几分灵动之感。

只是那老伯,又为何唤鲤鱼过去?鲤鱼,又为何要从那老伯的意呢?正看着,想着,老伯倏地将手伸进怀中,取出的竟是一袋子鱼食。由于距离关系,我只能看到老伯微微翘起的嘴角,大概是在微笑,似乎很愉悦,又有些疼爱般,将鱼食轻轻洒下。于是鱼儿们愈发得欢狂,直溅得水面涟漪成片,彼此影响着,共鸣着,扩散着,之中又有涟漪不断产生,水面上竟然是像开了花一般。

月色明亮,夏风轻轻吹过,虽然周围依旧是人来人往,虽然周围依旧是喧嚣之状,但是在这荷塘边,是宁静的。我们宁静地看着荷塘中聚成玛瑙的锦鲤欢狂,看着这一切又重归于静。

我想,这一刻的美好,大概忽闻的,是荷塘中老伯,踏着《荷塘月色》歌声一般吧。

踏着落雪鱼冷之调

我弄明白,那个老伯的鱼食,自己掏钱买的。他对鱼儿是那么无微不至,于是鱼儿也就养成了对他的依赖,对踏歌声的依赖,对人的依赖。

从此我每天都去,都去看看那月下荷塘的人鱼共处的美好情境。忽而一日,我们出来得很早。夕阳刚刚落下,明月方才亮起,天还不暗,老伯也没有来。荷塘边,依旧与喧嚣不契合,依旧是宁静的,夏风吹过,漾起道道波纹。

我们走在桥上。这座桥,仿佛一轮弯月像荷塘中探进,漆成古木般的颜色,护栏不高,刚刚好能让人看清塘中,又不至于跌落。这座桥的弯折数太多了,多到甚至让我沉醉,让我无心去计数。豫园的九曲桥,鼎鼎有名;这里虽也是曲折繁多,甚至于多过九曲之数,然而亦无量胜过那九曲桥,便是斗胆,将之唤为“荷月桥”,既是合了那桥的形态,又衬了“荷塘月色”的美名。

正想着,忽然发觉今夜的月色并不是十分明,明亮的月光间,还看到了云纱缭绕在月边。刚想对这月色想些什么,忽然就见到了一位老爷爷走到了那位老伯日常所驻足的地方。他是想干什么呢?今天那位老伯不在,他要来代替吗?我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手表,那位老伯出来的时间是一个小时后,就算代替总归不会这么早的吧?

手中绳子颤动着,却是土豆不满我长期停留着,开始催促我了。我无奈地笑笑,看着土豆信庭闲步,又将头转向了老爷爷那边。却只看到老爷爷学着那位老伯的样,在那里踏着脚步,连歌声,都是那首歌,那首熟悉的歌曲,那首老伯经常会哼的歌曲。

锦鲤照常游去,聚拢,兴奋地跃动着,期待着鱼食洒下。可是,并没有,那位老爷爷无动于衷,似乎对此还津津乐道,招呼来了同行的人,学着之前老伯的动作,踏着脚,哼着歌,谈笑着。锦鲤们依旧在等,依旧在跃,可是脚步声愈发得整齐,鱼食却久久没来。我看见锦鲤们,似乎是有些失落,有些不可置信,有些恋恋不忘,散开了。散开的队形不再整齐,游动的神态不再欢愉。看到这一幕,我忽然感到有些过分了。

鱼儿们始终是对人相信着的啊!它们一日日地在那里守候,老伯伯一日日地陪它们戏耍,喂它们鱼食,将它们几近看作自己的孩子一般。然而这些人呢?他们在那里戏弄着锦鲤,玩笑着锦鲤,仅仅是为了好玩,为了自己的乐趣啊!他们将老伯苦心置于何处?我不得为之。但是他们的态度,却让我知道,他们从来就没有将这当成是一回事!

鱼儿只有七秒钟的记忆。等到老伯来,它们必定会如往常一样拥上去。只要这些人走了,老伯是不会知道所有所发生的这一切的。然而如果老伯知道了,他会怎么想?是怜惜,还是痛恨呢?

我忽然感到有些可悲了。我喜欢那些锦鲤,我怜惜那些锦鲤,我为它们感到可怜,然而我救不了它们啊!

朗朗月色,清清荷塘,本是人与鱼和睦相处的最好时光,却让这玩笑般的举动,硬生生地毁于一旦!

或许,他们也只是想要去亲近罢了,但是不尊重的亲近,就是亵渎,是对锦鲤的亵渎,是对动物的亵渎,是对人与动物美好感情的亵渎!

“荷塘月色”之曲,不再是曲了,变得杂乱无章,凄婉无比。这月色似乎不再皎洁,忽闻荷塘踏歌声,踏得竟是六月飞雪之调,竟是霜天冷鱼之调!

我只愿这世上,不再有那么多欺骗,不再有那么多对美好的破坏。在达到自己目的的同时,也要尊重那些生灵,不去伤害它们。

我只愿任何时候,我们忽闻的都是美好的乐章。

此时,乌黑的云层将月脸重重蒙住,夏风忽然间也大了起来,塘面愤怒地掀起波涛,花草树木不禁打起寒颤。是要下雨了吗?此时我似乎又听见了荷塘的踏歌声,那么得凄婉悲凉。